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150章 跟着节奏,动起来!

第150章 跟着节奏,动起来!

        服务生推着一车酒水茶点过来的时候,现刚才来过的这个包间,竟然将帘子放下了。

        之前他过来的时候里面明明只有一个人,说是过来听歌的,但现在包间帘子已经放下,还是设定的“封闭模式”,包间的顶也封住,外面听不到里面的声音,里面的人也不会被外面的动静干扰。

        一个人在包间里用封闭的模式在干什么?只听歌?帘子和包间顶都封闭了还怎么听?

        服务生看看旁边,没有显示“勿扰”的标志,帘子封闭强度也不大,说明里面正在生的不是什么私密事情,目的只是隔断外面的杂音而已。

        心下稍定,服务生伸手,稍稍用力将帘子掀开,刚掀起一条缝,一阵迅连贯且颗粒清晰的乐句传至耳边,令服务生的往里走的脚步一顿,眼中闪过诧异之色。

        在“space”当服务生,没点耳力是没法站稳脚的,由于老板是曾经有名的电吉他演奏者,所以这里的人,从管理者到侍者,都得对电吉他有最基本的了解,而了解得越多,越能得到上层亲睐,爬得越高。所以,日常学习电吉他知识,听声音分辨演奏技法,是“space”里面服务生的必备技能,他们可以不会演奏,但不能不会听。

        他们的高薪酬并不仅仅要求每天的端茶、送水、引路和良好的服务态度,能做到这些的人,就齐安市都至少有数十万待业人员能做到,为何最终是他们这些人得到这份工作?

        耳力!分辨力!理解力!

        所以,尚未看到包间里的情形,只听声音,他就能得到个初步的判断。

        有人在演奏,演奏的乐器就是电吉他,从演奏音符的清晰度与准确度来看,演奏者左右手的制音能力相当强。

        高手!

        掀开帘子,服务生看清了里面的情形。

        方召正在给托马斯和程澜演示点弦技巧,刚才的那些声音就是通过左右手的击弦来完成。

        看到服务生进来,方召停下手中的动作,疑惑地看过去。

        服务生歉然道:“很抱歉打扰您,这是对刚才安保队打扰之事做出的赔偿。”

        将推车上的东西都摆出来,服务生也不留在这里打扰,很快就离开了。

        方召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这期间程澜和托马斯接到好几个来电,都被他们推了,是已经到达他们预订包间的朋友在催,不过,托马斯和程澜说有急事,待会儿再过去。

        “现在时间也晚了,讲的东西很多,虽然不算全面,但一些基础的都简单提了,今天就到这里。”方召说道。

        “啊?不讲了?竟然已经十点!时间过得也太快了。”托马斯意犹未尽。

        “师兄你也累了,你先休息吧,其他谢礼你肯定不要,那我们找个你有空的时间请你吃饭。”程澜说道。方召讲的那些,都是从基础开始,然后慢慢深入,反正他们应付考试是没问题的了。

        其实托马斯和程澜觉得,如果现在给他们期末考试关于古式电吉他的试题,满分一百来算,不说九十分,八十分他们是能考的,反正肯定不会挂科。以免忘记,两人决定回去之后再多看几遍,加深记忆。

        “对了师兄,刚才拍的视频,我们能不能给班里的其他人看?就我们本班人。”程澜问。

        “可以。”

        “师兄,你可以在学校内部教职工的个人页面,将这段视频放上去,然后设置权限订阅观看,比如花多少钱才能进去观看之类,学校很多老师都这样。”托马斯建议。

        “不必。”方召道。

        看了看沙前茶几上那满桌的酒水点心,方召又对两人道:“留一壶茶,这瓶酒和这盘茶点也留下,其他的你们都带过去。”

        “这……”

        托马斯和程澜两人觉得,今天让方召给他们讲了这么多东西,不仅没能帮方召付账,还连吃带拿,多不好意思。而且,两人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一两次,虽然不算很熟悉,但也知道茶几上的这些酒水茶点,都是比较贵的那些,平日里他们很少点的。

        不过,见方召坚持,他们也没再拒绝。

        “那……谢谢师兄!”

        两人将电吉他重新挂回墙上,一切还原之后,又认真朝方召道谢,才带着东西离开。

        包间的封闭模式撤销,顶打开,帘子掀起,外面的音乐节奏相比起方召刚进来那时候,要快很多,也劲爆很多,很容易带动气氛,说不定已经带动几波了。空气中流动的各种躁动的因子,也在乐声中升腾。

        方召喝了点茶润润喉咙,想了想,又打开茶几上的那瓶酒,在这种气氛下,还是酒更能融入。随后,打开笔记本,继续观察演艺大厅的情形。

        另一边,程澜将刚才拍的视频处理之后,给班级内部的交流群里面。

        这个时间点,班级群里还有人在聊越来越近的期末考试,抱怨最多的自然是关于古式乐器的。

        “我们是学创作的,用软件就能完成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学那些老掉牙的乐器知识?这些留给考古的人去吧!”

        “电吉他和古典吉他,不都是吉他?为什么知识点完全不同?还一个月就要考试了,这么多知识点让我怎么记?!脑细胞不够用啊。”

        “为了背那些资料,我际线都往上挪了。”

        正当这些人抱怨的时候,突然收到提示——“你的同学程澜在班级群里分享视频‘古式电吉他考试神器,勿外传’。”

        每天都有人在群里分享一些资料,有些有用,有些没用,但不管有用没用,看过才知道,为了应付考试,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分享的视频!

        在线的很多人也都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看的,毕竟在这之前,他们其实也看过不少参考视频了,收效甚微,甚至还越看越困惑。

        “咦?这人不是方召师兄吗?今天上过课的,我还去听了呢。”

        “这背景是哪里?托马斯?你和程澜在哪里碰到的方召师兄?”

        “看到墙上的古式电吉他我就知道在哪儿了。你们竟然去蹦迪!蹦迪为什么不叫我?!”

        “看不出,方召师兄还会古式电吉他?”

        “看不出,方召师兄竟然还会去那种地方。”

        ……

        半小时后。

        ……

        “看着不错啊,但是他讲的那些是真的吗?怎么感觉有好几处跟我看过的参考视频不一样?”

        “你没听师兄说嘛?‘听我的’!”

        “看起来挺唬人的,但如果是错误的知识点,记下来之后考试的时候会倒霉的。”

        ……

        一小时之后。

        “我将我大伯拉过来一起来看,他说到现在为止,方召师兄说的都是对的。提一句,我大伯是延洲古式电吉他协会前任会长。”

        “不管了,程澜,托马斯,私聊,视频传我一份!”

        “我也要!”

        “托马斯,是兄弟吗?是兄弟就别无视私信!”

        群内分享的东西,只有他们班级群里的人能看,但不能下载。所以,得找分享者要原视频。

        ……

        两小时后。

        “卧槽,我刚才在隔壁班看到有人在分享这个视频!咱们群里出了叛徒!”

        “谁他玛走漏的消息?”

        “重要的是视频从谁手里流出去的?不是说好了初恋、现任、暗恋,甭管谁找过来都不给的吗?!”

        “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隔壁学校有人在传这视频。”

        “我x!叛徒绝对不止一个!”

        “傻哔智障!传太多说不定出题老师临时改题!这不是坑自己人吗?”

        程澜正在享受自己的生日聚会,突然收到班里十多个人的来电,托马斯那边也是,看着还挺急,接通之后,得知那个视频竟然在两小时内传到延洲各个音乐院校,听说别的洲也有人通过某些渠道弄到了。

        如果是其他娱乐性视频,当然是传得越广越好,但这种是涉及教学和少有的古式乐器指导的,依照托马斯的想法,这种就应该标个高价放在网上卖,买的人绝对不少。不过,在班级群里分享这个视频,两人在同学间大出风头,在众多恭维声中有点飘飘然,但现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刚才喝了点酒有些混沌的脑子,一下子吓清醒了。

        要是方召因为这事生气怎么办?要是方召改主意了,决定将视频挂网上卖怎么办?现在视频已经传开,就算挂网上也没人买了,拥有那段视频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估计还在呈指数上升。

        思及至此,两人也顾不上生日宴什么的,立马冲到方召的那个包间,见方召还在那里,愧疚地将事情交待。

        “师兄,那视频流出去了,要不你还是在校网上传一份吧,至少说明版权在你这儿,不会被其他人冒充。”

        方召闻言还挺诧异,两个小时,传播范围就这么广了?

        倒不是后悔没将视频挂网上卖,方召只是诧异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关注古式电吉他,不过,他也听取了托马斯的建议,将那个视频上传到齐安音乐学院校网上,同时,还上传了一份在网络互动社交平台上,都是公开且免费。

        “师兄,你……不生气?”程澜小心问道。

        “为什么生气?了解的人多了也是好事,有助于对古式乐器文化的传播,视频传播范围广,说明对古式乐器感兴趣的人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见方召真没因为这事生气,两人悬起的心也稍稍放下。同时心中也挺佩服方召,在他们这个年纪,有方召这样心态的人,全球范围也没几个,说不定还就方召这么一个人,也难怪人家薛景大师会大力推荐方召,还带着方召全球巡讲,人家值得!换个人早变着法子捞钱了。

        “师兄你现在不回去?”程澜问。

        “不回,现在正热闹。”方召见这个时间点,店内的气氛也是最高的时候,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观察的机会。

        “既然你还不打算离开,不如跟我们一起进场玩吧。”程澜建议。

        托马斯也在旁边点头应和,“对对,进场最能感受气氛,跟坐包间里的感受绝对不一样!”

        方召想了想,也是,他已经旁观了这么久,其实可以尝试进场近距离感受那种气氛。

        托马斯和程澜两人,跟那边的朋友们说了声先进场玩,便在前面开道,不让场内跳动的人撞到方召,也将一些明显不清醒的人挡开。

        “这边这边,这边的音效特别好,我就喜欢在这一片跳。”托马斯大声喊道。没办法,就周围这气氛,声音小点儿压根都听不见什么。

        迷离的灯光下,微醉的人们都已经走入场中,如到达沸点的水,疯狂跳动,摇摆。

        “别管跳得好不好看,跟着音乐和大脑来,这就跟咱们创作乐曲一样,跟着第一感觉走。”托马斯在旁边讲解。

        “要是真不会,师兄我教你。”程澜道。

        “可别,师兄你别听她的,咱们男人得跳阳刚点,你跟着我学,肌肉别绷太紧,看我的肩膀,手臂……”托马斯演示了个简单的动作。

        “就这样,踏出第一步就好了,记得每一步的感觉,注意关节,跟着音乐节奏,动!起!来!”

        托马斯刚说完,侧头就看到方召身边的一个人,被方召一拳头,打飞了出去。

        托马斯:“……”

        程澜:“……”

        大哥,我不是让你这么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