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148章 这人一看就有问题

第148章 这人一看就有问题

        方召打算先好好观察一下“同龄人”们的行为。先观察,再行动,若是现在就贸然走进去,大概会成为那其中的一个异类。

        所以,方召决定,将这里当做一个观察点,仔细看看那些人对于音乐的情绪和肢体反应。

        决定好之后,方召从兜里掏出个小本和笔,耳朵里捕捉着每一个音符,双眼盯着演艺大厅那边的情形。

        现在时间尚早,放的歌和登台表演的人,都不是什么大牌的人物,但也能保证这里一直有气氛,不至于冷场。

        据维恩所说,这里一般会先放一些节奏稍慢但又不失力度和爆力的歌曲,然后,随着夜色加深,时间变晚,才会越亢奋起来。

        方召打算好好观察一下这个过程,他是抱着一种研究学术问题的严谨态度来看待这件事情的。

        可能是来得比较早,在他要求一个适合听歌的地方之后,服务生给他选的这里,的确音响效果非常好,可以说,一路走来,走到这里的时候,以方召那耳力就能明显听出不同来,确实要比沿路过来的那些地方好。

        这边是一个个半封闭式包间,上方没有封住,身后的这面三米多高的墙壁是实的,挂着一些装饰品,还有一把电吉他,没有经过新世纪的各种简化,真就是依照方召熟悉的旧世纪的电吉他造的,但肯定不是旧世纪产的东西。旧世纪的那些都属于古董,属于名贵物品,就算这间店的老板再土豪,也不至于用真古董挂在这里当装饰。

        半封闭式包间左右两侧用玻璃隔墙与其他包间开,隔墙可以依据客人的要求调整透明与不透明,或者加上一些颜色、花纹等等。而朝向演艺大厅的那面,则是一些特殊材料制成的帘子,这些帘子可以被收起,也可以被放下。被放下时,也有不同的状态,普通模式下,就像是一层轻薄的窗纱,轻轻一吹就能被吹起的那种,但“全封闭模式”时,则能变成完全不透明的像是被钢化过一样的挡板,不用点力气还真没法轻易就闯进来。

        方召为了能观察演艺大厅的情形,帘子并没有放下。

        一个服务生端了个切好的果盘和点心进来的时候,正好见到方召从兜里掏出笔记本和笔的情形。

        新世纪的人,一个手环就能解决电话、上网、刷卡等等问题,大家都用电子文档,用纸质笔记本的人算是少数,像方召这种经常还在兜里带个笔记本的人,就更少了。那服务生看到坐在沙上认真写着什么的方召,眼中闪过惊讶,不过很快收敛,客人们有什么怪癖都不是他们能随意评论的。

        方召察觉到那服务生打量、好奇的视线了,不过没在意,他仔细分辨从音响设备里面传来的每一个曲调,新世纪这个新科技打造的信息时代,音乐的环境也不再是方召熟悉的那个时代,就算他已经适应了一年,但仍旧没有完全将新世纪音乐真正完全地融合吸收,他只是吸收了一部分,转化了一部分,别人都说他将古典与现代完美融合,但只有方召自己知道,他的创作风格是有很大局限的,这一次,他是想作出新的尝试,挣脱那种局限。

        新世纪的电子音乐,是利用各种新世纪音乐工具,用先进的后期软件、处理手段,不断去挑战人们的听力极限,这对方召有很大的吸引力,即便他现在还不太能适应这种风格,但他愿意去学,吸收那些经过数百年展而来的新的元素。

        通过虚拟平台听的演唱会和录像,体验感确实比不上实体店来得深刻。空气中飘动的气味分子,震动的音波和各种在气氛之下散开的杂音,都是能触动感觉神经的元素,坐在这里,看着那些,听着那些,方召脑子里涌出了许多感想。

        他将自己感悟到的,观察、现到的东西,全都写进笔记本里,而就算是在写的过程中,方召的耳朵也没停止过抓捕那些音律,时不时抬头去看一看演艺大厅那边的人。

        在方召的左边包厢,一群下班的年轻职工们正在大声说笑,将白天压抑的情绪都泄出来,等说够了之后,就进场去肆意地动一把。

        在方召的右边包厢,一个失恋的年轻人正在喝酒:“别拦着我,我还要喝!她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旁边的朋友劝都劝不住。

        只有方召这里,平静得诡异。

        从包厢区域外面路过的人,都眼神怪异地从方召身上扫过,大概从来没见过这里出现这么个神奇情形。

        而就在方召奋笔疾书的时候,三个年轻人走进来,衣着都差不多,应该是同一个公司刚下班过来的,白色衬衫袖子卷至手肘,领口大开,露出结实的肌肉,头看起来很乱,但实际乱得有条理,带着一种年轻的张扬不羁,也是店里很受女性欢迎的那类。

        一个方脸的男人过来,敲了敲方召面前的茶几,“小子,商量个事,你挪个地儿,咱们换换,你就去那边包间,我们已经付账了。”

        方召看向他指着的一个方位,那边他进店的时候走过,听歌效果绝对比不上这里,也看不到演艺大厅的情形。

        “抱歉,你们找别人吧,我这里不换。”方召语气平和地道。

        那人脸上的肌肉动了动,然后看向方召的笔记本,“嘿,你是不是小学生?放学还来这里写作业?”

        说着突然伸手抢方召的笔记本,只是,刚接触到本子,就现一只拿着钢笔的手先一步压在本子上面,笔记本怎么都抽不出来。布满结实肌肉的胳膊动了几下,现,还真没法将笔记本抽出。

        跟着进来的另外两人也凑过来,看到方召的笔记本和钢笔,就像是看到什么可笑的事情一样,“竟然还用纸质笔记本和这种老古董的钢笔,现在小学生也没谁用这些东西了,幼儿园的小屁孩才用吧?”

        另一个人也笑道,“其实也不是,幼儿园的也不用这些,纸质的这些东西早过时了,不过现在好像流行用纸质笔记本装哔,装文艺,陶冶情操,显得有学问,文艺青年好泡妞嘛。”

        方召摇摇头,没理会他们,这帮小子他还懒得理会。

        “哎,我说你……”

        身材最高大的那人捋袖子走过来,又被另一个人拉住了。

        “干嘛拉着我?这种人就是欠收拾,老子最看不惯这些装文艺的小白脸!”被拉住的那人面上带着怒意,说话的时候还有酒气喷出。

        方召听到这话心里也乐了。小白脸?他这样的也算?在银翼的时候,明星太多,方召这样的,还就真成了路人,不过,放在大众水平上讲,只能说还过得去。

        方召倒是没有因为这几句话而恼羞成怒,他毕竟不是个情绪容易激动的毛头小子,这些人在他眼里就像几个幼儿园的小朋友在一个成年人面前放话“放学后别走”一样,听听就过了,他老人家还不至于跟这帮小子计较这些口头上的话语。

        维恩说过,这家店好的就是,没人敢在这里闹事,闹事的人不会有好下场,所以,方召知道,这三个小子不敢在这里乱来。大概是位置好的包间都已经有人,或者已经被人预定完了,就想着跟人换一个,这种事情,当然是挑软的捏,而瞧来瞧去,就盯上方召了。这里只有一个人,而且,看起来很好对付,本想着说几句狠话就能将人给逼走,没想,人家压根不吃他们这套。

        最高的那个似乎还想动武,被同伴拉住了,他们的确不敢在这里乱来,搞事也得看地方,他们还没胆在这里放肆,不过,暗里阴一把也是可以的。

        三人离开之后,一转身就向负责店里安全的安保队长搭话,说有个人看起来不正常,疑似危险分子。

        三人都是这里的老顾客了,跟安保队的人也熟,正好瞧见店里的安保队长巡查,就跑过去看似热心地提了一句,也聪明地以半遮掩式话语描述,使用了一些“可能”“或许”之类的词汇。

        “我们只是三个热心的顾客,绝对没搞什么私人恩怨破坏店内和谐,就是刚才去厕所的时候见到的,那人看起来真挺奇怪的。”三人中一个看起来最老实的人,描述了一下方召那边的情形,没有过多的添油加醋,但也着重强调了最容易触动安保队长神经的几点,比如方召盯着演艺大厅一副观察的样子,一边看还一边在那个巴掌大的纸质笔记本里写写画画。

        “您是不知道他看向演艺大厅的眼神,根本不像是来这里找乐子的,就是那种……哎,我也说不清,反正那人肯定不正常,我觉得您最好过去探一探底细,就算最后没探出什么,也能让客人们安心不是?您不知道,从那包间经过的人都觉得那人怪异。”

        安保队长一听,那神经就绷紧了,他们做这种工作的,听到任何异常的事情,都是先往坏处想,然后将任何可能引起店内安全问题的因素解决掉。所以,在听到这些的时候,他脑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在打店里的主意,还盯上了人最多最热闹的演艺大厅,似乎在谋算什么。这要是规划好安排一场恐怖袭击,爆个炸弹之类,他们店的声誉就完了!就算他相信安检设备,但还是得以防万一。

        所以,在听过之后,安保队长就快带人前往那个包间。

        看了看包间号,再看看坐在里面一副严肃的样子正写写画画,似乎在认真思索什么的人,安保队长就知道,自己没找错人。看着的确不太正常。

        店内安保队的人身上穿着的也是与一般大公司职工的制式服装相似,不会给人一种以势逼人凶神恶煞的感觉。

        安保队长带着四个人,走进包间,不过面上还是带着客气。

        “打扰一下,先生,我们是‘space’的安保人员,例行每天的抽查任务,也是为了店内的安全问题着想,麻烦您配合。我想问问,先生你在做什么?”安保队长问。

        “听歌记笔记。有问题?”方召问道。

        问题?问题大了!谁他玛来这里听歌还记笔记!你神经病啊!?

        安保队长脸上的笑意变浅。但不管心中如何想的,在没有判定对方是危险分子之前,他们面上还是得保持着必须的客气。他们这是高档地方,就算是安保人员,态度也得注意着,得有素质,这才叫档次!不是那些光着膀子纹着文身的不正经人员!不然一开始就恶声恶气,若真得罪人了,丢的还是他们老板的脸。

        “请问,我能看一看您这上面的笔记吗?如果涉及**就算了。还请您出示一下相关证件,当然,最好是职业证件。”安保队长说道。

        方召打量了一下进来的五个人,点头道:“可以。”

        说着就将笔记本递过去。

        安保队长心中诧异,他没想到对方真这么轻易就将本子递过来了。不过,检查还是得认真。

        “谢谢配合。”他虽然只是个负责安保的,但在“space”这种地方,见识也多,接过笔记本的时候,手一碰纸,就知道这是那种非常高档的纸张,专门给一些专业人士使用的。他曾经见过一个文学工作者在店内使用过,店内的几个高层,也喜欢在兜里装一个高档的迷你的纸质笔记本,再在胸口别一根定制古董式钢笔,平时压根用不上,纯粹为了装哔。

        不过,面前这人就难说了,还真可能是某些神经不同于常人的文艺艺术工作者。

        所以,在接过笔记本的时候,安保队队长心中就真诚了三分,面上的笑更为得体,等翻开笔记本之后,看了上面的记载,面上的笑就变得有些僵硬和勉强,两腮的肌肉就不停抖动。

        跟在身后的一个安保队队员凑过来瞟了眼,再看向方召的视线像是在看一个奇葩。

        “通过非线性思维进行声音规划”是什么鬼?

        “新世纪声乐的多元化裂变”又是什么鬼?还能裂变?

        “非常规的虚拟化、自由化、立体化声场空间”又是什么空间?

        “电子音乐经过虚拟、变质、组合、再生之后的艺术表现力……”哦,这个好像能明白点,能看懂前面四个字,至于什么“艺术表现”力,那是什么力?

        别说身后的安保队队员,安保队长也深觉压力山大,好歹他也是一线院校毕业,但是现在他感觉自己就是个文盲!

        这这这……这些完全看不懂啊!

        不过,虽然看不懂,但也知道这上面写的都是一些专业性的分析。

        再往后翻。

        应该是新买不久的本子,中间很多没写,但倒数几页写了,不是字,而是一些看不懂的符号。断断续续,写几行,空两段,再来几行,每行的字符长短不一,像是某种密码。

        “这些是?”安保队队长指了指笔记本上的倒数几页。

        “乐谱。”方召道。

        “乐……乐谱?”安保队队长就犯难了,乐谱这总东西不好逼问,这种属于私人**,涉及版权的,但这种也没人证实是否真是乐谱,这要是某种涉及店内安危的暗语呢?职业原因,他就喜欢凡事往坏处想。不过,涉及**和版权的东西,他就不会继续问了。

        将笔记本还给方召,刚想让方召出示证件,就见方召打开了手环,从个人终端上调出职业证件信息。

        一扫上面的个人信息,安保队长面上快变化数次,然后认真地微微躬身一礼,“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听歌了,稍后会奉上一些小礼物表示歉意,您请继续。这里非常适合听歌,受到的干扰也比较小,祝您听歌愉快。”

        方召点点头,也没有生气的意思,道:“这里确实很适合听歌,刚才有三个人还说要跟我换地方,我没答应。”

        安保队长身形一顿,随后转身示意手下人离开。

        离开包厢之后,安保队的队员就好奇地问,“头儿,那人什么来头?”

        “银翼虚拟部经理,延洲音乐协会会员,齐安音乐学院特聘讲师,火烈鸟特聘顾问……”说着后面的时候,安保队长几乎是咬牙切齿,面色虽然维持着温和的笑,但眼中闪过的寒光让身边的队员一个哆嗦。

        “刚才那三个人找出来,带出去跟他们重新说明一下店内的规矩!敢拿我当枪使!?”安保队长其实并不介意被人当枪使,前提是举报属实,为了店内的安危,被利用一下也没什么。但现在被举报的人是谁?齐安音乐学院特聘讲师!火烈鸟特聘顾问!两个“特聘”砸得他眼睛晕,重要的是,那人还那么年轻。

        火烈鸟就不用说了,都知道的全球大公司,“特聘顾问”这四个字多高的含金量,正常人都知道。

        齐安音乐学院?他们老板可是齐安音乐学院毕业的!

        大老板母校情节比较重,要是那人到他们大老板那儿告一句,他这安保队长说不定会被撸下去,所以,他得先表示表示,如果上面查下来,他也好交代。

        方召并未被这突然而来的检查打断思路,等安保人员离开之后,他继续做笔记,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店内的音乐节奏开始变化,演艺大厅那边,进场跳动的人也多了起来。

        “咦?师兄?方召师兄?”

        “不可能吧?方召师兄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还真在啊。”

        两个学生诧异地站在包间前,仔细看了看,确定这里面坐着的就是白天给他们上过课的方召。

        这两人都是白天在方召上完课之后问过问题的,方召有印象,是大六的学生,六年制的最后一年,临近毕业压力大,晚上出来玩一玩放松下也能理解。

        “师兄,只有你一个人?你这写什么呢?”一个学生问道。

        “听歌,写点感悟和分析。”方召道。

        “你真是……我辈楷模。”

        不是在音乐鉴赏课,而是在一个吵闹的夜店里写感悟分析,这是怎样的人才能做出的事情?

        这觉悟……高!实在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