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143章 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记者

第143章 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记者

        方召让他们“扫大街”,一个是先让他们练手,另一个就是近距离看看他们各个人的风格和实力,虽然之前他也挨个查过这些人,但通过视频和近距离临场观察是不同的,临场的表现和应急反应,都方便方召更了解他们,只有了解了,才好给他们分配任务,调整队形。

        延北财大的索萨格和延洲海大毕业的贾科,虽然现实中因为学校之间的矛盾而有点纠纷,但在游戏中,任何私人恩怨先抛在一边。这也是方召找他们挨个谈话的结果,一旦现行动的时候谁坑队友,没二话,踢出去。这也是所签的合同中明确列出过的一项。

        十五个人的行动,动静不可能小,在城区之外的地方还行,但越接近城区,注意到他们的人就越多。

        方召并没有让他们使用消音装置,再加上79区本就因为“再活五百年”和秦久楼八人签约银翼的事情,在79区各处蹲守,这样都还不能现,他们这记者也别当了。

        “银翼5o极光”最近在网络上的搜索热度直线攀升,之前因为秦久楼八人的签约,话题热度就爆过,现在整个队伍不再遮遮掩掩,抓新闻正好啊!

        79区的玩家们想哭。以前只有一个“再活五百年”这个级“清洁工”也就罢了,现在直接多了一个“扫大街”的团队,这让他们怎么抢经验?尤其是“银翼5o极光”活跃的地方,周围的怪都被动静吸引过去了。有些玩家想效仿他们引怪,但结果遭到反噬,自己人实力不足,反而被团灭。

        引怪这种事情,还真不是谁都能做的。所以,79区的玩家们琢磨着,要不要来个大迁移,转战周边战区,78区或者8o区都可以啊,几乎大俱乐部所在的区都是这种情况。当然,想跟着“银翼5o极光”团队屁股后面捡便宜的也可以。

        所以,最近79区的论坛经常会见到类似的帖子:

        “城内的怪数量有限,有转战78区的吗?组团迁移!”

        “79区变了,它要成为‘银光’的79区了,伤心。”“银光”是玩家们对“银翼5o极光”起的简称。

        “这城内的怪也太少,最近似乎都没怎么增加啊,难道被银光的人灭了,新增数量跟不上啊,系统还没布什么大任务,难道要自己去找?”

        “出城打野组团啦,听说城区之外的地方怪比较多,不用跑太远,早上出去,晚上还能回城找个安全的地方下线,要一起出城的报数!”

        不过,不同于玩家们的复杂心情,79区的记者彻底疯狂了,为了抢新闻,一天不死个百十回都体现不出他们工作的拼劲。只是以他们那样的渣技术,出门就能被怪杀,由于生命限制,丢命了就算花钱也只能等第二天再登6,只能一人几个号,每天轮着来,挂一个,换号,再挂一个,再换号,反正他们的目的也只是抓新闻,而不是扫分冲榜。

        79区的号贩子们每天都大捞特捞,以前他们羡慕那些有大俱乐部战区的同行们,他们很多都是工作室的人,到哪个区活动都是被分配好的,各有各的任务,资历老的或者业绩好的人被分到好区,又或者完全是随即分配,当时登6的时候现自己被分到一个连中小型俱乐部都没有的区,本做好了换区或者混吃等死的准备,但没想到,一个“再活五百年”横空出世,让他们“活”过来了!

        如今“银翼5o极光”的高调出现,再次将79区的热度爆拉,就算赶不上五大俱乐部,但看网络上的搜索热度,已经过了一些中型俱乐部。

        甚至一些已经退役的电竞玩家,被新闻媒体高薪聘请过去,转职当记者或者给记者们当游戏里的保镖。

        这是一条虚拟产业链,即便经常有人抨击,但仍旧活跃。

        以前79区一个号两百,五百,现在就敢直接翻五倍,十倍!装备更是不用说,跟涨!

        尤其是几个大型号贩子工作室,直接联手垄断79区账号市场,抬高价格,每天都能看到很多工作室挂出的卖号公告:“79区xxxx工作室库存告急,欲购从。”

        想要从“银光”这边捞新闻的记者太多,也给“银光”团队制造了不小的干扰,某次在城区正杀得起劲,有记者冲过去想要采访,结果被怪物们围攻。之后那位记者在网上抨击“银光”的人见死不救,本想借这事给“银光”的人抹黑,却不想,网上的玩家们也不傻。

        “这智商还当记者?回去吃奶吧!”

        “自己找死就不要拉着别人!玩游戏的都知道那种时候任何外力的干扰都可能制造伤亡,不说你去拖后腿就不错了,竟然还有脸指责银光的人?”

        “放在灭世纪,这种早就被打死了吧?”

        “不会,灭世纪根本没人蠢成这样,都忙着逃命呢。”

        见网上的评论还好,米路等人也松了口气。

        “不过这些记者确实很麻烦,咱们又不像那些大俱乐部,还有人专门帮着挡记者,咱们这边可就十五个人,难道连那些记者一起杀?我还真不敢,那些记者的嘴啊,白的都能说成黑的,那咱们还得花时间去。”米路每次在游戏里杀得正酣的时候看到那些记者出来作死,就非常想无差别攻击,不过他也过了最冲动的年纪,知道现在签约公司,是一个团队,不像散玩家的时候那样能随心所欲。

        “哎,这些记者真是烦死了!”索萨格一开始还觉得挺享受这种被记者追的感觉,体会了一把明星待遇,可没两天就厌烦了,他宁愿不要这种待遇,他只是想好好玩一把游戏,怎么就这么难呢?

        “当明星就是这样,别以为在虚拟世界里他们就会放过你,在虚拟世界他们能黏得更紧,当然,也别天真到去跟他们讲道理,他们不会停的,尤其是娱乐记者,如果你被堵到,少说话,就算后面出事,交给公关团队去搞定,别当场就跟人闹起来,那样后面的事情更多,他们最喜欢的就是搞事情,没事也能跟你整出事来。你信你可以问问秦副队,他就算离开八年,以前的经历也不会忘。”前hR主力队员佟阳传授经验。

        秦久楼在旁边沉默地点了点头,赞同佟阳的话,但一时也想不出好的应对之策。

        众人看向方召,等方召话。是无视这些烦人的记者继续之前的城内清扫计划,还是做点别的?

        方召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既然嫌他们烦,那就让他们跟不上。”

        当天“银光”的队员们,都自我反省了一下,确实,他们要是跟方召一样,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看看人家方召,刚开始爆出全榜第一的时候,79区也是那么多记者蹲守,又有几个能抓到新闻?都是碰运气。

        外力干扰是一方面,但自身实力不够硬也是一个不容反驳的事实。

        会后索萨格跟祖文他们抱怨,“压力大啊!”以前觉得自己天下第一,进队之后才现天外有天。

        索萨格感觉方召完全那是将他们当战士训练,抱怨是抱怨,但索萨格还是很享受那种紧迫中带着刺激的感觉,压力之下技术增强很多,对灭世纪各种怪物的了解,对枪械的使用,队伍阵型的排布等等知识都有一定了解,褪去了以前单干时的散漫。或许,这就是职业竞技!

        而这其中让索萨格感觉压力最大的,不是那群记者的干扰,也不是与其他队友的差距,给他压力最大的是方召,这位队长在队伍“扫大街”的时候负责在后面掩护,但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有人拿着一条鞭子每天在后面抽他们,谁出错就会被抽。

        这日,方召受邀,同薛景一起前往齐安音乐学院讲课,游戏上由副队秦久楼带队,这样的情况生过好几次,队员们都已经磨合得差不多了,再加上秦久楼以前本就是带队的,有经验,方召也不用太担心。

        没有方召在的时候,“银光”队伍明显要活泼很多。

        而这一日,他们遇到了一位记者。

        自打队伍决定加快推进度甩掉记者,就算做不到方召那种程度,不能全部甩,也尽可能甩掉一些。但这位记者与那些技术渣又犯人的娱乐记者不同,这是一位名叫火栗的战地记者,据他自己所说,进游戏只是为了更了解旧世纪,拍一些能撼动人的照片。

        碰到银光队伍之后,就请求跟随拍摄,并保证不干扰队伍计划,也不会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将银光队伍的照片出去。他还将已经拍过的一些照片给秦久楼等人看,确实不同于那些娱乐记者,拍摄的角度能很大程度上撼动人的神经,拍照技术非常专业,拍的也多是灾难之下的城市。而且那身手也很不错,真像他所说的,没个队伍造成麻烦,就只是跟队沿途拍摄,还大方将照片给秦久楼他们看。

        扫完一波怪,队伍甩掉其他记者,找地方休息的时候,火栗跟他们讲了讲自己在战地的经历。

        而队伍中的这些人里面,索萨格是除方召之外,唯一一个还没有服役的人,对那些事情也更好奇。

        火栗讲述的时候,有点像颇有资历的老师对学生的说教,让人忍不住带着点敬畏的心理,但又有点同学之间探讨的随意,不至于让人感受到隔阂。

        “你知道的,有些东西因为保密条例我不能多说,我只能模糊化一些。”火栗说道。

        索萨格一个劲地点头“我明白我明白!”

        火栗抬头望着游戏中灭世纪背景下充满了灰霾的天空,语气带着点惆怅,“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很多战争,星外的有,星内的也有。”

        “咦?星内的也有?”索萨格好奇道。他平时也经常上网,但是基本没看到过这样的新闻。其他人也支起耳朵。

        火栗淡淡笑了笑,“做记者,就得有揭露真相的勇气,而我们战地记者,半是记者,半是兵,每一场战争,就是将生命压在赌注上,工作第一,生命第二,想要得到一篇画面感和现场感很强的报道,就得深入战场,还不能拖后腿,得有必备的身体素质和职业修养。

        很多人谈起战地记者就会用‘勇于献身’、‘不畏艰辛’之类的词去形容,但这些词都太单调,太空了,那可不是游戏,没了,也就没了。”

        火栗回忆着道,“星内的就不说了,星外的战场我去得比较多,有一次我跟队去一处战场,因为天气原因导致行动遇到了困难,计划之外的恶劣天气影响之下,我们在通讯出了故障,找不准方位,局面脱离掌控,遇到危险的时候只能近身作战,那种绝望之下的团结,或许与灭世纪的人们有些相似,那种记忆,荡气回肠,但也充满了痛苦和悲伤,没有真正感受过,是无法理解的。”

        不只是讲述战地的事情,火栗还将进入游戏之后拍摄的照片给他们看了,照片很感染人,如果不是火栗说这些都是在游戏中拍摄,他们还真以为这些都是旧世纪遗留下来的照片,同一栋建筑,他们经过很多次,但在拍出来的照片里,给人的视觉感受却截然不同。这就是拍照高手了。

        火栗讲战场,讲他跟着军队进入战场的事情,很多东西因为保密条例而模糊化,但并不妨碍他将事情讲清楚,而不管是随军的生活,还是战场的地理环境、气候情况以及一些因保密条例而刻意模糊化的战斗策略等,都不像是瞎编的,一些看似琐碎的细节,却能表现出这个人所言的真实性。

        秦久楼与米路相视一眼,两人心中的怀疑也降低很多,不是他们警惕性不高,而是这个人,真不像骗人的,更何况之前的战斗,火栗也表现出了一个战地记者该有的反应能力,那些照片也能看出他与其他一般记者拍摄图像的不同。火栗在讲述那些事情时双眼中流露的真情实感,不像是骗人的。

        火栗也跟他们讲一些不为人知的灭世纪历史,语气看似平静,但每一个字似乎都包含着强烈的情感,就连一向理智的副队秦久楼都听得有些入迷。

        这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记者,在他们心中,火栗的形象一下子拔高起来。

        “现实比游戏更残酷,游戏里的这些都只是小打小闹,跟现实比不了,不过,游戏本就是娱乐的,这么比也没必要。我也就是表达一下现实的残酷性,你们听听就好,别在意。知道我名字的来历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方召上线,从登6的地点过来。

        因为队伍的人作战的时候头上都带着头盔,方召来的时候也是,火栗看不到方召的面貌。

        原本正有些懒散地听故事的队伍,在方召到来之后,瞬间变了个模样,就算是坐着,也像是绷紧了神经,索萨格也不嘻哈了。

        军靴踏在地上的脚步声不大,却给人一种很严肃的感觉,令火栗整个人的神经都不自觉绷紧。

        方召看向火栗的时候,火栗就感觉背后的汗毛像是全都炸起来一样,明明看不到头盔之后的视线,却感觉得到那种极具压迫力的视线,像是穿过了护目镜,刺在他身上。

        火栗的事情秦久楼已经给方召留过言,知道前因后果。

        “别停,刚才在说什么,继续。”方召找了个地方坐下。

        索萨格轻咳一声,道:“感概火栗正说他名字的来历呢。”

        “对啊,火栗,你名字究竟有什么特殊的意思?”旁白的米路也问道,他不喜欢听一半的话,总得知道结果才踏实。

        刚才有些严肃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些。

        火栗笑了笑,继续道,“好,继续说。火栗,的意思是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像是从火中取到栗子,栗子被放在火中,而我们如果想吃栗子,就得冒着被火烧伤的危险,这就跟我们占地记者一样,每取到一个栗子,都会留下伤痕,不过,这是我们的选择。”

        索萨格几人看向火栗的眼神都带着钦佩。唯独方召,并没有什么反应。

        “可不是嘛,战地记者真是太艰难了!真的英雄啊!你说是不是,老大?”索萨格看向方召,准备等方召说几句。

        不过,方召没有直接回答索萨格的话,而是道:“旧世纪有一个词,叫‘火中取栗’,还有个故事,讲的是一只猴子骗猫去将火中烧熟的栗子取出来,猫做了,将火中的栗子取了出来,但脚上的毛也被烧掉了,最后栗子却被猴子吃了,猫被骗付出了代价,却得不到好处。其实我觉得,火栗这个名字,更像是用来提醒自己,不要被人利用,做获利的那一方,是不是,未来的战地记者之王,现在的延洲狗仔之王,王叠先生?”

        一片死寂。

        王叠/火栗:“……”说得太他玛对了!可这让我怎么接?

        索萨格等人的视线瞬间变得如刀锋一般,不仅带着防备,还带着攻击性。

        王叠这个名字,可是他们最近私下里听得很多的,部门开会的时候维恩就跟他们说过,提过这位狗仔之王的经历,听说这位跟踪某位大明星,最后却整下去了一个高官,当然他也没全身而退,被判刑进了监狱,介于这位的辉煌历史,还特意关在星外监狱,连母星都不在,也压根不让他接触互联网信息,本以为至少有个三五年不会见到这位,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提前出来了,听说在外面立功减刑。

        几乎一收到消息,银翼a级签约以上的明星全都呈高度警戒状态,生怕被这条疯狗盯上。尤其是他们这个刚成立的游戏团队,都得防着这位,没想到,竟然追到游戏里来了。那之前说的那些都是瞎编的吗?装得那么像,这……这全都是戏啊!还当什么记者,直接去当影帝算了!

        王叠脸上一直坦然、淡定的笑,终于变得勉强起来。

        气氛仿佛在瞬间凝固,好不容易制造的良好氛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站在王叠面前的十五个人,十五双眼睛,仿佛十五杆已经顶到他脑门的枪,随时准备要他的命!压根没有听他解释的意思!

        现任延洲狗仔之王,出狱之后还没来得及放飞自我,接的第一个单,刚靠近任务目标,就被当场逮住了。

        被一个照面叫出身份的王叠心思急转,扯了扯嘴角,“……大兄弟,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话好好说,别动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