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116章 你老板依旧是你老板

第116章 你老板依旧是你老板

        适应练习,方召除了篮球之外,还玩了足球,羽毛球,骑自行车,驾驶汽车,射击等项目,那种真实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似乎他自己真的就站在yi个空间里,玩着各种工具,而不是进入yi个游戏。

        当方召退出适应性练习模式时,已经汗流浃背,离开游戏机的时候,方召才现原本穿着的居家服几乎全部汗湿,浑身的肌肉也像是真的做过那些运动。

        真神奇。

        方召看了看手臂上的绷紧的肌肉,抬臂直接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这才看向愣愣站在那里的扎克利和博肯。

        “有什么问题吗?”方召问。

        “没没有。”扎克利看了看综合数据那里鲜红的“9yi”,又看看站在那里的方召,问道:“您有没有不适感?比如头晕,站不稳之类?”

        方召走了几步,又在原地跳了跳,“没有什么不适感,就是刚脱离练习模式的时候稍微有点晕,但是过几秒就好了。”

        扎克利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各种身体测量数据,这些都是方召在练习中以及完全脱离游戏机之前的所有监测数据,这些数据都证明方召确实没有说谎。

        “第yi次使用第十代,刚脱离游戏机的时候确实会有点头晕,以后多使用几次就不会出现了。”看着最终数据,扎克利感慨道,“方先生的使用感受如何?”

        “挺好。”方召说道,“很容易上瘾。”

        扎克利露出自豪的笑,“能让玩家感觉上瘾,就是我们的最大成功。看来方先生也会在游戏中找到乐趣。”看来这台游戏机不会卖出去了。

        “老板,我能不能试试?”左俞期待地问道。

        方召看向扎克利,“他能用吗?”

        扎克利点头,“这台机器的主人是方先生您,只要您授权,他就能使用。”

        说着扎克利教方召如何设置权限。

        “行了,这位先生可以上去试试。”扎克利说道。

        左俞进入适应性练习模式之后,方召就看到扎克利面前的最后yi个屏幕上显示着“76”这个数字。扎克利跟他解释过这个数字的意义。

        “那位先生也适应得不错。”扎克利看着往上跳动的数字,转头问方召,“他是您保镖?”

        “对。”方召见到扎克利眼中的疑惑,问道,“有什么问题?”

        想说什么,扎克利最后还是摇摇头,“没什么。”他就是觉得,这位保镖的适应能力,应该还比不上这位据说是职业作曲家的年轻人。虽然起步点很高,但这应该是左俞本就使用过很多类似机械的缘故,刚才在方召使用机器的时候,扎克利跟左俞聊过,就知道左俞是个老手。

        扎克利的视线yi直在关注那些图表,而方召则是惊奇地看着躺在地板上的机器。

        刚才他同样是穿着这件“游戏服”躺在这里,但因为沉浸在适应训练中,并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形,现在才知道,他在适应模式中剧烈的运动,而模式之外,却是接近于静态的,只能看到微微的颤动。

        覆盖在人身体表面的机器布满了传感器,传感器将收集到的各种数据传达至信息处理器,最终yi图表的方式呈现在扎克利面前。

        综合数字从76,yi直上升到87之后就彻底不动了。

        当左俞同样汗流浃背出来的时候,面上带着满足的笑,“确实比以前那些游戏机的体验感要强,不愧是十代,想必真正的动力服与这个也差不了多少87?!”

        左俞脸上的笑,在看到综合值之后就变成了惊愕,“我只有87?”他可是记得方召刚才达到了9yi的。

        扎克利无奈道:“过85都算优良,这已经很高了。”

        “我老板刚才都达到9yi了!”左俞觉得自己的能力被鄙视了。

        “你老板适应能力强。”扎克利说道。

        “我可是特战队出来了!”

        “你老板,依旧是你老板。”扎克利只想到了这个理由。

        确定使用无碍,还达到了9o的高适应值,扎克利yi点都不担心方召的使用问题,传了yi份详细说明给方召,留了个联系方式,“机器出问题的时候就直接拨这个号,就算我没有时间,也会有我的同事赶过来为您服务。”

        因为还有其他的任务,扎克利也没多待,叮嘱方召几句之后,就带着自己的助手离开了,原本装载第十代的那个箱子也yi同带走。

        冲了个澡,换了身干爽的衣服,方召叫住还在那里纳闷的左俞,他同左俞yi起回公司,虽然他现在成了个甩手经理,但还是得时不时过去看看。

        游戏机已经送来安装好,后面几天他恐怕会yi直玩下去,今天先去公司问问还有什么需要他签字的文件。

        在虚拟部门转了yi圈,方召拿着祝珍给的yi份文件,乘坐电梯上去影视部门那边,极光与影视部门合作的几个项目得跟那边核对yi下。

        进电梯的时候,方召看到电梯里还有五个人,yi个年纪稍大的经纪人,还有四个像是大学生的年轻人,三男yi女。应该是上面的车位满了,从地下停车场过来的。

        “方经理,去顶楼汇报工作?”那经纪人认识方召,笑着打招呼。

        “不,我去影视部那边,你又带新人了?”方召记得这人以前带的不是这几个。

        “是啊,这四个都是接下来要重点展的。”那经纪人也没瞒着。

        方召了然,这应该就是公司的战略储备人员,在娱乐市场被游戏冲击时,将这些提前投资的游戏&演员双职业人员调过来,重点展。

        那五个人同样也是要去影视部的,在电梯打开的时候,那经纪人没有先出去,而是朝方召作了个“您先请”的手势,原本有两个年轻人已经跟抬脚准备迈出去,见状又收回脚。

        等方召离开电梯,走远了,几个刚出电梯的年轻人才问他们的新经纪人,“他是谁?”

        “虚拟部门那边的头号,你们刚来,可能对他不熟悉。”那经纪人说道。

        “也是经理?”yi个戴着棒球帽的年轻人指了指方召离开的方向,不可思议般又问了yi遍,“他是yi个部门的经理?看着跟我差不多大啊,很有名?”

        “对,虚拟部门那边的,那时候火烈鸟音效组的组长还提到过他,哦,对,你们那时候正在进行过封闭训练,没关注娱乐新闻。那人厉害着呢,虚拟部门就是在他手上起来的,音乐创作圈子里的新星,敢直接找段董谈条件的牛掰人物,以前虚拟部门大家都恨不得远远避开,现在都削尖了脑袋想要挤进去,福利好,钱多,有前途。”

        “听起来很厉害,不过与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他又不混游戏圈。”yi个短的女孩玩着掌上游戏,无所谓地说道。

        “也是,但你们以后在公司遇到他注意点。”经纪人叮嘱道。

        “知道了”四人口头应着,也没真当回事,音乐创作的圈子跟他们太远,虚拟部门他们又不会进去,对方再厉害也不关他们什么事,顶多在公司看到让yi步就行了。

        方召去找影视部门经理贺昊时,那位正在看yi个直播的采访。

        “2s俱乐部的主力柯兹莫,最近风头正盛。”贺昊知道方召对游戏圈子不了解,解释道。

        想到什么,贺昊笑道,“这小子今天还怼过你们部门呢。”

        贺昊跟方召说了今天早上的新闻,当时方召正在家里等待安装机器,没关注新闻。

        “这小子对于火烈鸟选择虚拟偶像代言的事情不满,他觉得他们才是最职业的,并且多次写信给火烈鸟总部,请求更换代言人,代言游戏就应该选择最专业最优秀的人去代言,不过,火烈鸟那边好像也有松动,所以柯兹莫那小子今天格外得意,他觉得你们虚拟部门捡了最后yi次便宜,以后就没这么好运了。”

        这几个延洲有名的电子竞技俱乐部已经不再封闭训练。封闭训练之所以不对外公开,除了俱乐部内部的yi些训练机密之外,封闭训练是他们去熟悉那个游戏,练习不了解的事物使用方法,开始的练习肯定不是多美好的画面,视频出去说不定还会掉粉,但现在不同,真正熟练之后,再出那些视频就能撩动粉丝了。

        在新世纪,电子竞技俱乐部太多,作为商业性质的团体之yi,他们不仅要保证自身的实力,还要抓住粉丝的心。

        尤其是这种时候,难得十年yi度的全球电子游戏盛宴,从商业价值上讲,俱乐部没必要继续保持高冷的姿态,时不时放出yi些视频,接受yi些采访也是好事。

        比如天罡俱乐部的队长带队开着旧世纪汽车飙车的视频,比如Boom战队集体骑定制摩托车环城训练视频等等。

        而这次,2s俱乐部准备跟Boom俱乐部来yi场练习赛,项目是重型机车,他们也与火烈鸟分部谈好了,到时候官前开放yi个地图给他们比赛。

        而柯兹莫是这个练习赛的主力。

        “不过是旧世纪的yi个普通交通工具而已,驾驶难度大了点,但对我来说也很容易驾驭,能轻松上手,其实,我家里就有yi辆依照旧世纪机车制造的车,我前几年就开着玩了,游戏中并没有遇到什么难度。”采访中,柯兹莫笑得很张扬。

        “这次为什么选择跟Boom俱乐部来场练习赛,这是你们誓师之后的第yi场练习赛吧?”节目主持人问道。

        柯兹莫yi副很无奈的样子摊了摊手,“没办法,只有Boom俱乐部的有职业赛车手,其他几个队伍太弱了。”后面三个字加了重音。

        不用多想就知道此时看着这个新闻的另外三个俱乐部什么反应,同样被称为延洲五强,这小子竟然在采访中公然鄙视他们!

        “你们也知道,我的另yi个职业是赛车手,还获得过少年组洲锦标赛的冠军,不过后来重心转移到电子竞技上,没再参加那类赛事,也没能参加今年年初的青年组比赛。不过,我觉得,在这个上面我没有敌手,我没能参加锦标赛,但在游戏中从未停止过。旧世纪的交通工具操作起来比现在的难很多,但我是队中驾驶最厉害的。”说着柯兹莫感慨,“真想跟灭世时期的那些前辈们较量yi下。”

        “假如你有机会跟灭世时期的前辈们yi较高下,你觉得,谁会赢?”主持人笑问道。

        “当然是我!”柯兹莫朝镜头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脸上挂着的可不是开玩笑式的笑意,而是带着些许狂傲。他是真这么想。

        “那小子真自信。”方召突然说道。

        旁边的贺昊听到方召这话也赞同地点头,“那小子张狂了些,不过,也确实天赋惊人,他是赛车世家出身,也是双职业,是真有能力,他张狂也有张狂的资本。不过,将灭世时期的前辈们拿出来比较,有些失礼,明知道那些前辈们不可能活过来,谁能证明他比那些前辈们强?就凭他yi张嘴?”

        方召笑了笑,没再说话。

        采访还在继续,柯兹莫yi点不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什么问题,他还又强调了yi遍,“其实我觉得,大家应该正视历史,灭世时期的前辈们被过度美化,教科书中所说的那些太完美了,甚至很虚,yi看就很假。流传下来的视频中,没有yi个能证明教科书上所描述的那些情形,我是yi个职业赛车手,所以我的感触也最深,有些是真的没法做到。比如某篇提起的,灭世时期著名领导人方召骑着机车凌空开枪射中目标之后,连人带车摔出去,翻几圈,又滑行二十米之后,又连人带车起来继续跑,这不是扯淡嘛,以为是玩杂耍啊?简直侮辱我的智商!”

        方召:“”小兔崽子!

        直播中主持人笑得有些勉强,偏偏部分人还赞同地评论附议,强烈要求将历史书上的那yi段删掉。

        采访快结束时,柯兹莫面向屏幕,“我们比赛用的车型是火烈鸟专门设计的重型机车,难度更大,对那些新手们,我还有yi句话,多大饭量吃多少饭,新手们就别作死去尝试了,到时候看着我们就好。”

        方召:“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