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107章 群星云集

第107章 群星云集

        确定是yi场误会,祖文几人也狠狠松了yi口气,他们还真担心第yi次来看比赛就陷入威胁到生命的阴谋里面。

        “刚才吓死我了,你们没看到,那边那队拿着枪的人,差yi点就开枪了,真可怕!”万悦挽着曾晃的手臂,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紧张中缓过神来。

        祖文表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当时我的内心毫无畏惧,甚至有点想笑。”

        宋秒在旁边残酷打击:“我不信,刚才你吓得脸都白了,腿还在抖。”

        “总之,没出什么事就好,唉,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怀疑咱们携带危险物品的,就yi条小卷毛狗吗?”伍益非常不满,差yi点那些人就带枪上车吓唬他心爱的赛犬了,真被吓住,今天的比赛也别想继续了。

        卷毛狗已经被方召重新放回狗车上,他们从停机场出场口朝赛场那边过去的时候,还是会引来很多好奇的目光。

        “不过,到底为什么那些警犬要针对卷毛?”祖文还是不明白,“还有,那些精密的安检仪器都没响起警报声,为什么警犬yi叫他们就围过来?在你们牧洲,警犬比安检仪器还厉害?”

        伍益摇摇头,“被牵过来的警犬都是接受过最严格的训练,能出现在这里的都是被精心挑出的优秀犬,其实很多时候,yi些人能针对安检仪器使用躲避手段,避过仪器将危险物品带入,但那些被挑选出来的警犬却能凭它们过人的直觉,寻找危险人物。守墓人你们知道吧?就是每年被派守陵园的那些人,都是直觉相当强悍的人,被挑出来负责安检的这些狗也是类似的。至于为什么盯上卷毛,这个我还真不明白,大概是因为卷毛的战斗力很强?”

        “哈哈哈哈!”祖文听到这话忍不住笑起来。

        伍益和苏侯侧头扫了他yi眼,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很认真道:“它的战斗力是真的很强,来牧洲之后,打架就没输过。”

        只是,牧羊犬和警犬,毕竟不是不同的,其他牧羊犬也就算了,为什么那些警犬隔着狗车也会那么强烈的反应?简直就像是现了什么极端危险的事物。

        想到这里,伍益眼中闪过yi道亮光,他不但没因为这事而害怕,反而有种兴奋感,“王者,总是与众不同的!”他觉得总决赛的赢面更大了。

        祖文:“”对不起,他真的很想笑。

        而在方召他们离开之后,停机场出场口的警察们也在郁闷,但他们并没有责怪训斥那三条警犬。

        “那条就是来牧洲挑场子的狗?”yi名警察问同事。

        “就是它。”

        “我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东山农场的狗牧羊的时候,那些羊跟逃命似的跑得特别快了。”

        “嗯,我好想也明白了。”

        被称为队长的那人看着方召yi行离去的方向,说道:“以后碰到那条狗小心点,别yi个不注意就被撕了。”

        有些狗就是不可貌相,而且天赋异禀。再小的狗,它们身上储存的也是能熬过末世的那些幸存下来的狗的基因,而每yi条熬过末世的狗,都不可小视。小型犬在功勋犬中极少,但每yi条的能力都相当惊人。他们因为工作,也接触过很多军犬中的特殊犬种,所以,不会小看任何yi条看似无害的小狗。

        “那条小卷毛身上应该也有功勋犬的血统吧?”

        “那是条军犬的料,可惜被放出去牧羊了。”军犬警犬,与牧羊犬接受不同的训练,训练之后,前者不适合牧羊,后者不适合进行军事行动。

        “可惜了那么yi条好狗。被外洲人养了不说,还被当牧羊犬训练。”yi名警察不停叹息。

        片刻沉默后,突然有人问:“你们下注了没?”

        其他人抬起头来,目光灼灼。这里并没有规定警务人员不能下注,他们只是不能去观赛,得守着而已。

        “你们买哪个?”

        “废话!这还用问?”当然是哪个最让他们觉得危险,就买哪个!

        停机场附近看热闹的群众被赛场工作人员拦着,没能看清那边的情况,只能听到狗叫,还以为会生什么大事件,谁知道没过yi会儿,就平静下来了,好像什么都没生yi样。

        yi名赛场工作人员对那些还在好奇的围观群众道:“别看啦,yi场误会而已!”

        “喂,你们堵着路了!”yi个傲慢的声音响起。

        赛场工作人员回头看过去,见问话的是yi名刚从停机场出来的年轻人,戴着蝇眼yi般的绿色遮阳眼镜,没被眼镜遮住的下半边脸带着毫不掩饰的嚣张样。在这年轻人身边还有助理以及保镖yi类的人物,应该是哪个富家公子吧。不过今天这样的人太多,也没让大家觉得有什么特别,吸引大家注意力的是这个年轻人牵着的yi条肥狗。

        就这么yi条,能装下两条同高度的狗了吧?

        见大家都盯着自己的爱犬,年轻人更得意了,扬了扬下巴,“怎么样?喂养得好吧?这是上上届牧羊赛总冠军队伍里那条最有价值赛犬的后代,冠军犬血统!”

        围观的牧洲人面上都猛地抽了抽。得意个屁啊!你真的懂怎么养狗吗?!白瞎了那么好的血统!糟蹋,完全是糟蹋啊!

        牧洲的人心痛不已。他们很少将优秀牧羊犬的后代卖给外洲人,就是为了防止这种自以为是的养狗方式,再好的狗送出去也被养成废物!

        那么好的先天条件,养成个猪样,还能干啥?!

        好像就只能卖萌了。

        对于周围愤怒的视线,年轻人脸上的笑容更大,他觉得这是别人在嫉妒他将狗养得好,不再理会周围的人,“走吧我的小天使,这次给你挑yi条满意的伴儿!嗯,就今年的最有价值赛犬吧。”

        待那个嚣张的年轻人带着yi群保镖离开之后,人群中才有人问道:“刚才那特拽的小子是谁?竟然还想要打咱们这届最有价值赛犬的主意?!”

        “不知道,谁认识?有外洲的人吗?”

        “不是我们桐洲的。”

        “也不是我们锦洲的。”

        “我们冀洲没这号傻哔人物。”

        yi个雷洲过来的记者扯了扯嘴角,偷偷往后撤,然后就给同事消息:萨罗大少刚拉了yi波仇恨。

        前往赛场那边的方召yi行人,在进场馆的时候就分开行动,伍益带着队伍去进行赛前检测,方召带着祖文他们前往观赛厅。

        他们来的比较早,因为参赛犬到场地之后需要经过好几轮检测,从血液到皮毛,从物理到生化检验,里里外外都得检查yi遍,防止任何作弊情况出现。

        当然,伍益和苏侯他们也得陪同检查,尤其是作为指导员的苏侯,防止服用违禁药物。所以他们来的比较早,检测完还需要时间休息,以保证最好状态参赛。

        方召他们进观赛厅之后,就找了延伸的看台,这在比赛之前都是露天的,只有在比赛真正开始的时候才会闭合起来。

        “哇!这就是传说看着厅内的各种布置,用自己的专业眼光分析着这里面的影音配置,最后得出个结论:“真特么有钱!”

        “这里不是VIp观赛厅,是参赛队伍使用的观赛厅,VIp观赛厅在那边。”方召站在露天的看台上,指向yi个方向。

        “卧槽,我好像看到个大明星了!好像是皇洲那边很出名的那个!”罗德尼惊呼。

        “哪儿呢那儿呢!”

        “嚯,还真是!还好我带望远镜了等等,那个大明星隔壁,好像还有个大明星,是拉洲还是锦洲的来着不对,好多!我又看到几个!都站在观赛厅的露天看台上呢!”

        “每年的牧洲牧羊赛总决赛都会吸引过来yi批明星,还有其他各界的重要人士,都会来的,只是不yi定会出现在露天看台。”宋秒yi边语气冷静地说着,yi边拿着望远镜伸长脖子往外瞧。

        作为参赛队伍所在的观赛厅,自然享有最好的位置,在这里,能看到大部分VIp观赛厅站台。

        “哇”站在另yi侧露天看台的庞普颂大叫道。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又现了哪个大明星?!”祖文yi溜烟从yi侧跑到另yi侧看台。

        庞普颂朝斜前方指过去,随后就是yi阵猛的吸气声。

        之前的那个露天看台能看到赛馆内侧的情形,而另yi边的看台,则能看到赛馆外面的情形。

        此时离方召他们降落已经有近yi个小时,而这个时候,到来的人也多了起来。站在这边的看台,能看到停机场那边的情形。停机场上方已经出现了众多飞行器,飞车,密密麻麻,警用的飞行装备分布在周围,空中的交通灯不停闪动,指导在空中排队等待的飞行器或者飞车在指定位点降落。

        祖文感觉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阵势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开战呢。”有种紧张又激动的感觉,血液都像是在升温。

        观赛厅打开的屏幕上不断播放着到来的yi些重要人物,比如全球知名演员,某个傻哔富少,各洲到来的豪门子女,还有接受牧洲政府邀请的其他洲的政要人物等等那些,都让媒体们疯狂。今天不用担心新闻了。

        “这就是为什么每年的这yi天会被称为最严安检日。”祖文觉得自己这yi趟来得真值,之前受到的惊吓都不值yi提了。

        “没想到这些人都对牧羊赛感兴趣。”庞普颂诧异道。

        yi旁的宋秒嗤笑yi声,“你真以为他们对狗赛有兴趣?他们看的不是比赛,看得是格调,是利益。”

        尤其是大大小小的明星,大部分都是来刷存在感的,而牧洲的媒体们也不会让他们失望,这种能提升关注度,让全球的人都知道今天牧洲牧羊赛正式开场的机会,怎么会放过?

        “对了,差点忘了这是全球直播的比赛!”祖文yi拍脑袋,对着镜子打理了yi下,然后摆了个自认为最帅的姿势站在场馆内侧的看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