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106章 随身携带危险物品

第106章 随身携带危险物品

        原本很多从停机场出来的人,看到方召他们yi行还想过来打个招呼,认识的过来交流交流感情,不认识的满足yi下好奇心,除此之外,还有yi些媒体早就埋伏等着,争取拿到第yi手消息出去,东山农场被重点盯梢。

        但随着警犬的叫声,本来往这边涌过来的人,突然就停住步子,看看方召他们yi行人,再看看朝方召他们那边吠叫的警犬,脚步yi转,像是躲避瘟疫yi般,哗地就散开了。跟在方召他们后面出来的其他刚到来的人,也往停机场里面缩了回去。

        刚才还拥挤的出口处,yi下子空起来,方召他们周围形成yi个空圈。但那些人也没走远,就离着yi段距离张望,人都有好奇心,他们就是想看看到底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有人带炸弹?还是有其他的什么东西?尤其是yi些年轻的第yi次来到牧洲观赛的人,更是既紧张又兴奋。

        媒体们简直就跟打了鸡血yi样,紧密盯着那边。

        “汪汪汪!”

        吠叫的警犬将牵绳拉得紧绷,要不是旁边的警察牢牢抓住,它可能就要冲过去了。那警察抓紧套着警犬的牵绳,yi边说着什么,应该是通过微型通讯器说明这边的情况。

        而在那条警犬吠叫的时候,就有十来个警察快步过来,后面还有特战队的人朝这边过来。

        “怎怎么了?”祖文几个还是第yi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突然被这阵势吓住了,他只是个普通小市民,第yi次来到赛场观看牧羊赛,现在已经完全懵了,简直快吓哭了好吗?!

        刚才还觉得这里的安检严格,守卫如此严密,安全能保证他们也放心,可谁能料到生这样的事情?!

        “我我也不知道”庞普颂咽了咽唾沫,他以前最艰难的时候去面试都没这么紧张过,现在简直吓得连出声音都艰难。

        方召也不理解,有了前几次去陵园被盯上的经验,后来他就学会了在这些眼力强悍的人面前怎么伪装,脑子里的Bgm还欢快响着呢,浑身的气势也与去陵园时不同,不应该会出现让这些人紧绷起来的情况。

        跟在方召身边的左俞面上不显,但心中却在怀疑,难道自己藏着的枪被现了,不应该啊。

        不仅是方召他们,伍益和苏侯也傻眼了,他们参加过那么多次比赛,也经历过许多安检,就算这次严格点,但也不至于生这样的情况。

        “这这是怎么了?”伍益作为这里最年长的人,哆嗦着出声问道。

        走过来的警察鹰yi般的视线从他们身上扫过,看得伍益又哆嗦了yi下。

        “麻烦各位重新接受安全检查,请配合。”那警察面无表情地说道。

        说完也不管方召他们答不答应,手yi辉,已经带着安检工具的人就过来了,特战队的人也朝这边靠近。

        重新检查yi遍也没什么,身份证明也检查了yi遍,他们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就接受了第yi轮检查,不准携带枪支弹药,不准携带其他危险物品,再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

        负责检查的人看了左俞的身份证明之后,又打量了他好几眼,左俞回了个笑。

        “队长,yi切正常。”检查的人朝牵狗的那人说道。

        牵狗那警察又看向其他负责检查的人,只见那些人都摇了摇头,意思是没有现异常。

        那警察正蹙眉不解,手中的牵绳再次被挣了挣,他牵着的警犬,还有另外两条过来的警犬,都有些烦躁的样子,视线不停扫来扫去,像是在寻找什么。心中yi动,牵着狗围着方召他们走了yi圈。

        “汪汪汪汪!”警犬再次吠叫起来,这次比刚才叫得还要凶。

        除了最开始朝这边吠叫的警犬之外,后来的两条也在吠叫。

        看着猛烈吠叫的警犬,祖文视线盯住它们身上的牵绳,真担心牵绳会被挣断。

        那警察身体猛地yi震,锐利的目光带着寒意,指着旁边那辆车,对方召他们道:“打开!”

        “你们要上去检查这车?!”伍益忍不住了,冲过去拦住,“这里面都是这次要参赛的牧羊犬,还有我们队里的兽医!”

        赛场在从飞行器上下来之后,会有专人送过来yi辆专车,这专车不是给人用的,而是给“参赛者”用的,为了避免参赛的牧羊犬被前来观赛的人干扰,或者被yi些难以察觉的手段陷害,所以主办方会在参赛队伍到来之后,派出专车,将参赛的牧羊犬放在里面。里面除了狗,还有兽医团队照看。车是隔音的,外面的声音影响不到里面,就算外面再吵闹,里面也听不到,但车里的人已经从车窗看到了外面的情形,只是没有得到伍益的同意,没下车。

        “这之前就接受过检查,里面还有主办方的人守着,根本没有什么危险物品!”

        伍益不想让警察上去检查,几条狗已经调整到最好的状态,要是被那些警察和警犬吓住,可能会严重影响到比赛。警犬和牧羊犬,就像yi个接受过严格训练的战士,与yi个普通运动员,那能yi样吗?!他等了这么多年,难得运气爆棚熬进了决赛,怎么可能愿意在这个关键时候出状况?

        顶着那警察极具压力的目光,伍益就是不愿意让开。

        眼看着那些警察要硬闯,方召出声道:“不用上去检查,”又对伍益道,“去把卷毛牵出来,记得套绳。”

        “啊?方召,卷毛可是咱们这边的核心!”伍益不愿意。牵出来被吓住了咋办?到时候进赛场跑不动的。

        “放心,没事,去将它牵出来,yi定记得套绳。”方召强调道。

        “哦。”伍益不情不愿地走到车边,准备打开车门进去,但十多双警惕的视线逼压之下,那种严肃的氛围和压力,伍益腿软了,yi个踉跄,要不是苏侯扶了yi把,他就摔倒了。

        “行了,伍益你先在旁边跟他们yi起站着,我上去。”方召说着打开车门进去,很快又关上。

        车门在车尾,有两道门,两道门中间是个缓冲地带,只打开最外面的yi道门,车内还是听不见声音的。

        过了会儿,最外面那道门再次打开,而这yi次,车门刚打开yi个小缝,三条警犬就疯了yi般的叫起来,恨不得挣脱牵绳冲过去,yi个警察拉不住,还得两三人使力。

        伍益见几个特战队的人动了下枪,大概是随时准备着,yi旦有突事件就开枪了。他们这些农场主虽然也申请了枪支,但平日里也用得少,与这些人用的枪也不同。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气势,看着他们这样,伍益真的担心这些警察手yi抖,朝那边开枪。

        现场气氛显得格外紧张,祖文觉得,依照他看的那些影片中的情形,下yi刻就该火拼了。但他们这边又有什么值得这些警察这么防备的?

        祖文几人脑子里无限猜想,紧张得都忘了呼吸。

        外车门越开越大,十多个枪口对着那里,然后,紧张戒备着的所有人,就看到了单手牵着狗绳的方召,以及方召脚边那条穿着东山农场参赛服的卷毛狗。

        不过,气氛并没有因此而缓解,在方召牵着狗从车上下来的过程中,特战队的人都是在戒备状态,随时准备开枪,他们可不管你是不是参赛的人或狗,只要威胁到他人生命,威胁到赛场安全,yi律击毙。这是历来的规矩。

        方召牵着狗往前走了几步,yi手牵着狗,另yi只手抬起,示意他手中没有任何杀伤性武器,还牵着卷毛往远离狗车的方向走了十来米,那三条警犬也跟着移动,依旧在疯狂地吠叫,喉咙里还出低沉的吼声。

        在场的人都看出来了,三条警犬现的威胁不在狗车,而是方召那边,但那边只有yi个人,以及yi条体型不算大的参赛犬,那卷毛狗胆子还挺大,炸起毛跟三条警犬对着吼。

        “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

        祖文低声问看起来经验最丰富的伍益:“它们在用狗语交流吗?我看它们叫起来还断句啊?”

        伍益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祖文yi眼,“每条狗都有自己的吠叫习惯”然后yi脸沉思状,“据我的经验,它们应该在吵架。”

        “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要是没被牵着大概就得打yi架了,卷毛这是要yi挑三?不错啊,这气势yi点不弱!”祖文都忘了害怕,实在是眼前这yi幕太滑稽了,yi边是方召单手牵着小卷毛淡定站在那里,另yi边是七八个警察拉着三条警犬浑身戒备。

        只要对狗稍微有点研究的都能看出来,三条警犬针对的不是其他人,不是狗车,也不是牵着狗的方召,而是卷毛。

        安检的人过去用工具扫了yi遍,啥都检查出。

        之后,除了对着吠叫的四条狗,其他人都诡异地沉默了,包括yi直警惕着的特战队。

        不远处还有其他听到动静后跟着叫起来的狗,有些是警犬,有些是前来观赛的人带着的狗。

        这种情况持续了将近两分钟,特战队的人都看不下去。原来是狗与狗之间的那点事,这特么就尴尬了!

        方召指着跟三条警犬对着叫的卷毛,问面前的警察:“这算随身携带危险物品吗?”

        “咳应该不算吧?”那警员看向表情僵硬的队长,等待指示。

        “不算。”那队长扯出个笑,对方召yi行人道,“不好意思,误会yi场。”

        说完朝警队的人打了个手势,示意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