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105章 最严安检日

第105章 最严安检日

        “今年第九代“挑战者”升级版与第十代“狂想曲”yi起,不过第十代是限量版,全球面向公众的只有yi百台,你的就是那百分之yi,到时候你不玩就将游戏机卖给别人吧,等价格炒起来再卖,第十代“狂想曲”比较特殊,像你们这样的应该用不习惯,留着也是浪费。            ”

        华励留下yi句话之后就离开了,看面色好像还挺郁闷,大概没想到方召跟其他圈内小辈们不同,让他没能显出业内前辈的逼格来。

        对于华励说的那些,方召是感谢的,他也知道华励的意思。

        华励说那么多就是为了告诉他,第yi,不要被现在的虚名冲昏了头,现有的名气很多都是冠在极光身上的,是火烈鸟与银翼联手打出来的,yi夜爆火的是极光,占主要的不是他方召,让方召冷静看待当前的形势,不要得意过头。第二,思考以后的路,也不要失了本心。

        不过华励想多了,方召自己清醒得很,他又不是真的只有二十出头,心理年龄比华励和明苍他们大多了。

        从餐厅里出来时,方召脚步顿了顿,看向外面某个方向。

        “老板,好像有人盯着这边,只是没靠近。”左俞早就现了,但yi是对方离得稍远,第二,他得守在这里,保护方召的安危放在第yi位。

        “无碍,不是什么重要事情。回去吧。”

        “是。”左俞应声道。

        不过,对于方召竟然能够现偷拍的人,还能找准方位这点,左俞不解,方召怎么能察觉到的?莫非公众人物都有过人的直觉和敏锐的感知力?以前左俞就听几个退伍后当保镖的朋友说过,yi些大明星就是这样,在感知到偷拍者的方位时,假装啥都不知道,然后摆出最好看的姿态。

        当晚,出现了几条消息。

        “极光项目制作人方召夜会神秘人”

        “神秘人身份揭晓,惊呆!”

        虚拟偶像极光最近存在感很强,而公众关注虚拟偶像的同时,也会关注这背后的团队,因此,看到“极光项目制作人”这几个字的时候就好奇了,这可是项目的头号人物,甚至可以说虚拟偶像极光就是他创造的。这样yi个人自然也是大家会在意的。

        大半夜不睡觉的熬夜yi族带着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冲进去,看清内容之后恨不得喷出yi口老血。

        老子还以为他跟哪个女明星绞上了,点进去现被骗了!

        不过很快,另yi些人就开始议论,方召跟火烈鸟的华励怎么会在yi起吃饭的?难道火烈鸟的人将方召挖过去?

        最近确实有很多传闻,yi些音乐创作工作室和某些娱乐公司在打方召的主意,想将方召挖过去,只是yi直没有什么进展。现在突然拍到方召和火烈鸟的人yi起,再想想之前华励对方召的高度评价,这是要挖银翼墙角啊!

        很快,yi些“方召即将跳槽”的消息也开始传了。

        次日,段千吉看着“极光项目制作人方召疑似跳槽”的那些消息时,脸都绿了,气得差点砸了通讯器。

        “扯!”

        yi边的助理安慰道:“老板,那些小媒体碰到些事情就爱瞎猜吸引公众眼球,不用太在意。”

        段千吉没吭声。

        虽然方召已经跟银翼签了合同,有年限限制,但方召真要违约,违约金方召也不是出不起,若火烈鸟真要将方召挖过去,那点违约金对于火烈鸟还真不算什么。

        不怪段千吉怀疑,现在银翼难得有个混出头的虚拟偶像,现在不能出岔子,方召就是现在支撑着虚拟项目部门的唯yiyi根支柱,这根支柱被挪走,段千吉相信,银翼的虚拟项目部门很快会回到老样子,就算再招几个专业大师过来她也没有信心能造出第二个极光。天时地利人和,这三样同时出现,才造出了yi个延洲无处不在的极光,下yi次还有这样的运气和实力吗?

        而且,虚拟项目部门的那些员工,都只认方召,方召离开,他们也会离开,yi旦方召跳槽,那几个核心员工大概率也会跟着跳,就相当于yi下子挖空了虚拟项目部门的心脏。员工倒是其次,主要的还是方召。在没找到足以替代方召的人之前,还真不敢将人放走。

        别的公司还好说,但火烈鸟?那是很多人都削尖脑袋想挤进去的,方召肯定也有那样的心思。而且,yi旦进了火烈鸟,只要不是什么懒惰的人,只要能力保证,此后的人生都不用担忧了。

        再想想之前方召确实经常和火烈鸟那边的人有联系,难道真如那些人猜测的,方召有了跳槽的心思?

        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她自认为能yi眼看穿,但方召是个特例,到现在为止,她都没能看懂方召这个人。

        段千吉严肃着yi张脸,yi下下用手指敲动桌面。

        这时边上的秘书收到个讯息,面色古怪,“老板,方召问您在不在,说有事想找您。”

        段千吉敲动桌面的手指yi抖,沉默了两秒才道:“让他上来吧。”

        方召进来的时候就现段千吉办公室内的气氛不对,不只是段千吉,她的助理和秘书看过来的视线也带着打量,像是在猜测什么。

        见到方召,段千吉面上才露出淡淡的笑,缓声问道:“又有什么事情?”

        “申请外出休假。”

        “又休假?!你才回来多久?最近你们部门的任务也不重啊,事情都是宣传和营销那边在办,如果是没法专心创作,你可以在家创作,实在没灵感,出去走走也不是不行。”段千吉这已经算是缓声缓语了。

        “我不是申请个人休假,我是申请整个部门休假。”

        “休假几天,去干什么?”

        “yi周,我看了宣传部门那边的安排,我们部门任务也不重,正好休假带他们去牧洲看牧羊赛。”

        段千吉心中悬起的石头稍稍放下,查了yi下最近的安排,道:“我先核对yi下再给你回复。”

        “行,我待会儿再提交yi份详细的电子申请。”

        段千吉点点头,盯着方召,观察他面上任何yi丝细微的变化,问道:“昨天你见了火烈鸟音效组组长华励?不少人猜测你要被挖去火烈鸟啊。”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问了出来。

        “昨晚去薛老那边时华励也在,之后找地方喝了几杯。”方召知道段千吉在担心什么,“你放心,只要银翼不违约,我也不会。”

        得到方召肯定的回复,段千吉心中也彻底松了yi口气。在见到方召提交的申请时,也痛快地批准了,还问方召需不需要再增加yi艘飞行器。就如段千吉说过的,对于人才,她yi直很舍得。

        飞行器只yi艘就够,部门的核心员工也没几个人,yi艘坐得下。方召没有再多申请yi艘。

        下午下班的时间点,方召将部门的人召集起来开了个会,yi个是询问工作进展,分到手头的任务有没有完成。确定大家完成之后,便说了去牧洲看比赛的事情。

        虚拟项目部门的人乐疯了,在方召离开之后,他们难得也全部离开公司,游戏都没玩,回去收拾行李。

        公司内各个部门的技术宅们有个交流群,最近祖文他们几个在群内出尽了风头,谁都知道虚拟部门富起来了,想想以前打死不愿进,到现在想进都进不了,才不到yi年时间。

        祖文在技术宅群里面了个语音消息:“我们部门老大要带我们装哔带我们飞!再见了各位,不要太想我!牧洲的蓝天白云大草地我来了!”

        原本平静的群yi下子炸开了。

        “滚!老子还在加班!”

        “好贱!老子也在加班,加班费还没你们虚拟项目部的三分之yi!”

        “留步!祖文你是要去牧洲看牧羊赛吗?!”

        “祖文我不骂你,只要你回来带点牧洲特产就好”

        “祖文你们部门那条黄金狗yi定要看好了,别中途被人偷走!我还没亲眼见过呢,yi定要安然带回来,我要去摸yi摸!”

        卷毛五千万身价已经传遍整个部门,所以银翼公司内很多人又给卷毛安了个“黄金狗”的代号,虽然不是金色的毛,但这称号只是为了表示这狗的“贵”。

        祖文在群里撩了yi圈,心情更好了。长这么大,他还是在中学学校组织旅游的时候去过yi次牧洲,不过那时候限制太多,也没去看牧羊赛,呼吸了yi下牧洲的空气之后就回来了。

        两日后,虚拟项目部门的核心员工集合,前往牧洲。

        牧洲的牧羊决赛是牧洲yi年yi度的盛事,也会吸引很多外洲的人前来观赛。

        方召带着部门的人先去了杉木农场,然后在开赛日这天,同伍益和苏侯他们yi起来到位于青城市郊的赛场。

        停机场离赛场还有点距离,在方召他们到达的时候,就现已经有很多人提前到了,近yi半飞行器的编号都是外洲的。

        “今天外洲人来了不少,你们警惕些。”伍益说道。

        由于今天来的人多,背景太杂,安检也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从停机场出去的时候,方召看到外面有些警察牵着同样穿着警服的警犬守在停机场门口,警务人员应该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比鹰还要锐利的眼睛从每yi位来到赛场的人身上扫过,寻找着可疑之处。跟在他们身边的警犬因为热而伸出舌头喘气,看似随意,但那双狗眼也在观察着周围,竖起的耳朵捕捉人耳难以听到的声响。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青城牧羊赛场安检最严格的时候,”伍益跟方召他们解释,以免第yi次碰到这种情形的人紧张,“其实不只是赛场这里,整个牧洲的安检都严格了,所以我们也将开赛日这天,称为最严安检日,如果你们现那些警察或者警犬现可疑人物,yi定要尽快避开,防止被误伤。”

        伍益方说完就听方召道:“我觉得,我们好像被盯上了。”

        “呵,怎么可”伍益话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现有个警察盯着他们,跟在那警察旁边的警犬已经收回刚吐出的舌头,同样盯着他们这边,作为yi个养狗人,伍益太清楚那条警犬看他们的眼神所代表的意思了,那是怀疑和警惕,下yi刻就该叫了。

        “汪汪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