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101章 代言,更天然的形象

第101章 代言,更天然的形象

        知道卷毛不是牧洲“户口”之后,很多人就开始动心思。

        这么好的狗,天生就是参加牧羊赛的,放外洲可惜了,外洲哪有牧洲这么好的草场条件?外洲哪有牧洲人爱狗?!所以,这种狗就应该由牧洲人来养才对嘛!

        别人的狗?买啊!区区五千万而已,对于牧洲很多中大型农场主来说,并不是个很难接受的数字。

        但很快,他们就现,卷毛的主人也很有钱。

        “嘶,方召的狗?不爽啊,听说这小子挺有钱?苏侯的农场就是他插手的。”

        “有人问了,他不卖。”

        “刚跟玩音乐的朋友打听过,方召yi曲子yi千万以上,还是很早以前的价,全球巡讲之后价钱更高,怎么办?”

        “他yi个搞艺术的养狗干什么?”

        本打算买狗的人郁闷了,他们最不爽的就是想买的人家不卖,人家还不缺钱!

        “再等等吧,现在不卖也能理解,总决赛之后这狗的身价不知会高到什么程度,到时候再去跟那小子谈条件,说不定就行了。”

        “不过总决赛之后,价钱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出得起的了,您们大农场主去争夺吧,我们这些中型农场的暂时退出。”

        “话说回来,咱们就不能通过其他方式压价?支持别的狗,说不定有哪狗到时候能将那条小卷毛压下去,那样yi来,价格就高不起来了。”

        “有道理,不过,东区有哪条狗能比得过卷毛?金驹?”

        “金驹不行,牧羊表现还差点,东区这边是找不到合适的了。看西区那边有没有能压yi压的,不然,这年度总决赛最有价值赛犬的宝座,就要被外洲的狗摘了!”

        那些农场主们私下里合伙商量怎么将卷毛给压制yi下,不过,其他吃瓜群众倒是很喜欢这条狗,牧羊赛也没规定不准外洲的狗加入哪个农场参赛,因为牧洲的人yi直都认为,除了本洲的牧羊犬,外洲的狗都是笨蛋,这种考验智商的比赛,其他狗玩不了。

        卷毛是到现在为止,牧洲群众接受度最高的yi条狗了,尤其是决赛时那横向“飞”跃的yi幕,在比赛结束好多天之后,在火传,那yi幕充分阐释了什么叫“我疯起来自己都怕”。

        所以,在牧洲的,更多的人喜欢用“飞犬”去形容卷毛,他们觉得卷毛这名字太不正式,也显示不出这条头犬的特质,所以很多时候他们都直接称呼“飞犬”。牧洲这边能有人将它买过来自然是最好,买不回来,他们依旧很期待卷毛在总决赛的表现。

        牧洲这边炒得火热,还有人联系延洲那边的人看能不能得到点别的消息,而延洲的媒体就像闻到腥味的猫,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什么?牧洲东区决赛上的最有价值赛犬,是我们延洲的狗?!五千万身价?!狗有那么贵?哦,对,是牧洲,牧洲人都是yi群狗疯子。”

        不管怎样,上新闻!

        于是,很快,延洲那边,就有不少人知道这事了。

        齐安市郊,方召曾经居住过的那条黑街上。

        岳青如往常yi样,吃着午餐,端着yi杯茶慢慢喝,yi边看新闻yi边躺门口的椅子上晒太阳。

        “牧洲牧羊赛?这个有什么稀奇五千万?牧洲人真是疯子,啧啧,不知道五千万的狗噗!咳咳咳咳咳”

        岳青被呛了yi下,咳得整个人都恨不得蜷起来,手里的杯子也扔到yi边,好不容易缓过来,就听到艾丸从药店那边冲过来。

        “老岳!老岳,出大事了!”

        “什么?”

        “看过今天的新闻了吗?”

        “你说方召的那条小卷毛?”

        “是啊!”艾丸颤抖地伸出五根手指,激动地道,“五五千万!那条当年在咱们黑街不知道流浪了多久,差点死掉的小卷毛,身价五千万!这还是暂时的,听说等牧洲的那什么赛过了之后会更高,老岳,五千万!老子累死累活开药店兼职医生给人看病,昨天yi晚上都在给人看病,也就收获小十万,还把老子兴奋得睡不着,但是跟这狗yi比突然很想养狗了,咱街现在哪有流浪狗?我去捡yi条回来,说不定就不用开店了!”

        艾丸带着浓浓的黑眼圈,摇头晃脑地,像是在想什么美事,又摆摆头,嘟囔着什么。

        岳青进店拿了yi杯冰镇饮料给他,“喝点。”

        艾丸咕哝咕哝喝了两口,被冰得yi激灵。

        “醒了没?”岳青问。

        “醒了。”艾丸拖过来yi张椅子,坐在旁边,叹道,“有些人的运气真不是咱们能碰到的,更何况,方召那小子也有能力啊,这才多久?混得风生水起。五千万那小子也没看在眼里吧?唉,当初还是我给那小狗剃的毛,剃坏我yi台机器。给五千万身价的狗剃过毛,还剃光了,这事我能吹yi年!要是当初狗毛能全留下来,说不定能卖不少钱呢!”

        艾丸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中午黑街照下来的阳光,被刺得眯了眯眼,抬手挡住眼睛,“那小子与咱们不是yi路人,他还那么年轻,以后能走得更远,咱们以后再过几十年,说不定还是在黑街待着”

        岳青难得听艾丸这么感慨,看来真被那五千万身价的小卷毛给刺激到了,不过,感慨到yi半,怎么不继续说了?

        “老岳。”

        “嗯,听着呢。”

        艾丸抬手指了指空中,“无人机。”

        岳青诧异地抬头,果然,yi艘无人机从高空往下降,送快递的型号,楼上谁家的快递?

        “不对啊,我怎么觉得,它是要yi直降到这最下面?”艾丸用手遮住阳光,看向降落下来的那艘无人机。

        岳青也感觉到了,这个位点,最下面的,也就只有他的商店了。

        “老岳,你买什么了?或者你老婆买什么了?”

        “没啊,进的货前几天就到了,而且就算买也不会通过这种来传递。”岳青看着那艘降下来的无人机,这个型号的无人机度比较快,运输也稳,就是运费比普通的无人机要贵好几倍。

        “岳青,快递。”无人机上传来电子模拟声。

        “还真是我的!”

        验证身份之后,无人机放下了yi个长宽约两米,高yi米多的保鲜箱。

        看到寄件人的名字时,岳青和艾丸相视yi眼,合伙将箱子挪进屋,店门yi关,艾丸就催着岳青拆箱。

        “快快快,看方召寄过来什么了!”

        岳青拆开之后,现里面都是yi些真空包装的肉制品,以及yi些密封的谷物类,还有yi些加工过的食物,产地是牧洲,牧洲那边就算加工食品,也是用天然作物加工而成的,在牧洲之外的地方卖得也不便宜。

        里面有方召的yi条留言,说的是他现在在牧洲,顺便给岳青和艾丸寄过来yi些牧洲的特产。

        “哈哈哈,那小子还没忘了咱们呢!老岳,方召说了,这里面有yi部分是我的,先暂时存你们家仓库,我那儿没存放设备,不说了,我回去关店门,待会儿吃烤肉!”

        岳青看着喜气洋洋跑出去的艾丸,笑着摇了摇头。他们就这样,没什么大志向,虽然也会抱怨,但很容易满足。

        方召不仅给岳青和艾丸他们这些曾经帮过他的人寄了东西过去,公司的人,还有延北市那边的方家二叔、老爷子老太太等那边也寄了东西过去。

        方老爷子高兴得又出去炫耀了。他们不是缺这点东西,只是方召有这心,他们高兴,而且他们也yi直关注着消息,知道方召现在混得很好,也欣喜。

        前段时间方召跟着薛景全球巡讲,方老太爷成天跟干休所的人炫耀:“我曾孙方召,以后是要成为大艺术家的!”

        以前放老太爷希望后辈都进军队展,叮嘱他们服役要积极,最好去yi些比较艰苦的地方锻炼,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现在老太爷有些担心了,那些去异星挖矿的服役太艰苦,说不定同批服役的人都很鲁莽暴躁,就自家那小曾孙,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搞艺术的人,多文艺的yi小伙啊,真去了那些地方服役,会被整残的好么?!

        于是,收到快递的当晚,失眠的老头老太太商量了yi晚上,想着到时候将自己那小曾孙安排到哪个地方去服役。

        要是方召知道两位老人的想法,肯定会告诉他们:您二位真的想多了。

        牧洲东西地区的常规赛都已经结束,在总决赛之前,会有yi个月的缓冲时间,给各农场yi个恢复和训练的空隙。

        杉木农场。

        卷毛和其他几条狗在田地里找田鼠洞,伍益让人看着,比赛之后人要放松,狗也让它们敞开玩yi玩,有兽医团队待命,应该没啥事。

        今天农场来了yi位比较特别的人。

        来人是苏侯的yi位堂兄,比苏侯要大将近二十岁,大学毕业之后就用手头的资金开公司了,成立“四象食品”公司。苏峰自己的农场依山傍水,还有四块形状像大象的石头,所以取名为四象农场。而这次苏峰过来这边,就是为了谈生意的,不是找苏侯,而是找方召。

        与杉木农场的农场主伍益相比,苏峰看上去更像是yi个商人。

        “代言?”方召看向苏峰,“狗粮?”

        苏峰想找卷毛代言他公司出品的yi款高档狗粮,在牧洲,这个市场不小,牧洲的人在狗身上舍得花钱。苏峰给的价钱也不低,初拟的合同也给方召看了,不同意还可以修改。

        方召看了看,合同方面倒是没什么问题,“我需要先看你们的产品再作决定。”

        “这个当然。”苏峰将几罐早就准备好的狗粮拿出来,还拿出了两份鉴定书,yi份是监管部门的,另yi份是农科院苏侯的亲哥给出的私人鉴定。

        “我知道你有你的考虑,相信应该已经有不少公司找过你,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多考虑考虑我们公司。”苏峰说道,“其实我这次来,还有yi件事情,也是与代言相关的,及我们公司的主要业务。”

        “还找卷毛?”

        “不,”苏峰笑了笑,“我找极光。”

        苏峰在打极光的主意,他这两年渐渐将自己公司品牌打出牧洲去,主打当然不可能是狗粮,狗粮只是他们公司展分支的其中yi支而已,还只是针对牧洲境内的。公司占主体的是销往外洲的农产品,但是竞争太激烈,就他们苏家都有不少能压着他,苏峰yi直在找着手点,这次牧羊赛,让他注意到了方召这个从延洲过来的作曲家、延洲三大娱乐公司银翼虚拟项目部门yi把手。

        “虚拟偶像极光的形象是棵树,正好啊!更符合天然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