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99章 飞起来了(二合一)

第99章 飞起来了(二合一)

        牧洲的音乐氛围确实不浓,很多的乐风他们也不了解,流行的歌星都不关注,更别说交响乐方面的创作人了,除了媒体报道的时候看过两眼,也就不会在意了。

        但是,现在,在本年度东区决赛赛场上,yi支参赛队伍的宣传片中出现了yi个他们并不熟悉的人,关注的人也就多了起来。

        “方召是谁?”

        很多平日里只关注农业、气象和牧羊赛的人,此时也兴起了yi点兴趣。

        从yi些音乐院校的学生那里得知方召是音乐创作圈内崛起的新秀,被很多圈内老前辈称赞,也被年轻yi辈的人追捧,部分牧洲人的反应就是:“听起来很厉害,但是为什么苏侯能请到这个人?”

        是啊,为什么苏侯能够请到方召为他创作东区决赛宣传片的背景音乐?

        不过,这时候就算他们很好奇,也无法得知真相。

        当然,牧洲群众的关注重心依然是苏侯,以及东山农场的七条狗。

        刚才那个宣传片的重点不是在宣传新的东山农场,而是在跟人们介绍东山农场的这位年轻小主人的成长。影与音的结合,让人印象太过深刻,也正因为这个宣传片,yi些人觉得,之前那样笑话苏侯确实不太好,毕竟还是个上中学的孩子,还是个挺努力能吃苦的孩子。

        年纪大些的人总是会对这些努力的年轻人有好感。

        yi些观看直播的家长也对着子女们唠叨起来:“看看人家苏侯”吧啦吧啦吧啦。

        苏侯自己大概也没想到会成为别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也没心思去关注,他正在备战。

        不知道是不是宣传片的原因,苏侯现在的紧张感少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yi股无法言喻的斗志,像是期待的很久终于到来的东西。

        苏侯跟方召说起这种感觉的时候,方召笑了笑,“那叫自信。”

        参赛队伍的宣传片全部放完之后,观看直播的人都现,这些个宣传片中,令他们印象最深的,就是苏侯的那个宣传片,那让他们记住了苏侯这个小农场主的成长。

        “好了!宣传片都是比谁能吹,接下来就是真正的拼实力了!”观看比赛的人收拾好心情,期待接下来的比赛。

        东区决赛,决定有哪四支队伍能进入总决赛,赛场比常规赛更大,牧羊的路程也更长,草地起伏波动较大,很容易生偏离路线的情况,需要指导员出面的情况比常规赛要多很多,用的时间当然也更久,yi般来说,十分钟内才能算过得去的成绩,往年能挤进决赛的队伍,所用时间都是在六分钟以内,而能争夺总决赛冠亚军的队伍,用时都在五分钟左右。

        伍益给队伍订的目标是八分钟,跑进十分钟,只能算及格,但真压线,还是个吊车尾的。

        “只要判断不出错,及时申请正确的指导打出手势,就不会有错。”

        作为指导员,苏侯能通过站台处的数个屏幕看到整个赛场的情况,知道正确的路线,而每年决赛的赛场,路线都是不同的,有时候还需要拐弯,那就是指导员出面的时候。

        属于牧羊赛的音乐响起来,这也意味着决赛正式开始了。不管是在赛场的人,还是牧洲各处观看直播的人,都暂时将其他的事情搁置,没议论完的事情也放下,全都关注起比赛,不仅仅是他们喜欢这种牧洲的传统比赛,还因为他们中许多人都下注,压了自己支持的队伍赢。

        第yi个出场的队伍是个多次参赛的老队伍了,里面的八条牧羊犬中,就有六条是去年参加过决赛的,再加上农场主可能早就有针对性地训练过许多次,所以出牧的牧羊犬并没有什么紧张和不适应的表现,农场主作为指导员,也在每yi次必要的时候申请临场指导,可以说,这第yi个出场的队伍,很好地完成了它们的比赛。

        “七分十六秒!”

        这个成绩算是不错的了,但那位农场主似乎并不满意这样的成绩,这比他们去年参赛的成绩还要多出十秒,十秒在常规赛可能不是多大的差距,但在决赛中,可能直接决定他们能否挤进前四。不过,就算不满意,那农场主也没有摆脸色,只是笑着摇头,在赛完接受采访的时候说道:“今年的羊不yi样。很难驱赶。”

        很难驱赶?观众们疑惑。

        解说员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说,接下来第二个出场的队伍,比第yi支队伍多用了近半分钟的时间,原因是他们在转弯的时候耗时太长。

        “今年的羊跑得很慢。”第二个队伍的农场主也说道。

        yi开始听到这话,看直播的人可能会觉得这是他们没跑个好成绩而找借口,而在接下来第三个、第四个农场主都这样说之后,大家都开始怀疑了。

        “在第二场比赛的时候我特意观察了,”观赛厅里,伍益说道,“今年决赛会场安排的羊,与常规赛的不yi样,应该是,看起来yi样,但性子不同,胆子更大更暴躁,刚才第四支队伍就是,跑到中途,羊群就差点散了。好几只羊还朝牧羊犬跺蹄子,还挑衅过头犬差点撞上,不好办哪!”

        伍益叹息着,不过,这时候也不能丢了士气,转身拍了拍苏侯的肩,“别担心,难度加大,别人也yi样加大,耗时都比去年要长yi点,不用太有压力。”

        “第五个出场的是寿北农场,咱们得好好看看,据说这场子的头号要去争今年总决赛的最佳。”伍益几人的面色严肃起来,要说给他们最大压力的,肯定就是寿北农场了,现在还是积分榜头名,也是今年最有可能获得东部第yi,甚至全洲第yi的农场。

        寿北农场的头犬金驹,yi上场就获得了许多人的尖叫,当然草场里面是听不到的,各个观赛厅和观看直播的人都盯着那道身影,那是yi条真正用眼神就能牧羊的王牌犬!

        外洲的明星,牧洲的狗,牧洲人在牧羊犬身上倾注的感情是其他洲的人想不明白的,对牧洲人而言,牧羊赛场上的那些狗,就如明星yi样耀眼,牧羊赛官论区早就被留言轰炸,若是通过拟看台去观看直播的全息影像,能听到震耳的喊声。

        前面几个农场主都说了,今年赛场的羊格外难驱赶,但是,到了寿北农场这里,却又是另yi番样子,羊群奔跑的度比前四个队伍的时候,要快得多!

        “要到转弯点了,寿北农场的运气不错,头号犬金驹开始加!它在对头羊施压!”

        “转向了!羊群转向了!”

        相比起前面几支队伍,寿北这边转弯的时候简直神,整个过程不带停歇的。

        “寿北农场的头犬金驹!神勇!!深刻阐释什么叫眼神牧羊!”

        “进栏!全部进栏了!完美!四分三十二秒!四分三十二秒!放在去年也是第yi了,这还是在今年赛场换了羊种的情况下跑出的!”解说员激动得有些变调的声音通过优良的音响设备传来,也没再瞒着今年更换羊种的事情,“本场最佳!它很可能还会获得本届总决赛的最有价值赛犬!”

        解说员又跟旁边作为嘉宾的老农场主道:“曾经有人说过,十年或者二十年才会出yi个神犬,比如当年帮您老获得五连冠的闪电,比如十几年前的金刚,在比如今年寿北的金驹”

        旁边邀请的嘉宾是yi位老农场主,他的农场二十几年前曾获得过五连冠,直到他的那条冠军头犬因为突然的意外去世,后来农场虽然也通过培养新的头犬而获得过冠军,却再也无法重复曾经五连冠的辉煌了。

        对牧羊犬的饲养、训练以及看犬的眼力,这位老农场主都是很让人佩服的,所以,解说员问这位五连冠农场主他的看法。

        老农场主也回忆起了曾经的爱犬,“今年的金驹确实让人眼前yi亮,有当年我们家闪电的神犬风范”

        方召他们的观赛厅里,气氛很严肃,大家都很沉默,只有音响设备中传来的解说员激动的声音以及嘉宾的赞叹声清晰传来。

        “神犬?”方召意味不明地说道。

        说完方召就听脚边传来“嗤”的yi声,低头看过去,见卷毛好像是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吗?!”伍益立马转移注意力,yi副天都快塌的表情。

        厅内的人顿时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伍益和他的家人,还有专门的兽医团队,都冲过来检查卷毛的身体情况。

        “怎么样?”伍益觉得肝胆都在打颤,他怕昨天卷毛自己又乱吃了什么东西,虽然昨天和今天都给它们检查过yi边身体状况,没现异常,但谁知道会不会在这里又染上什么疾病或者场地不适肠胃异常之类?

        兽医团队满是严肃地、极为认真地检查了yi遍,摇头:“没现异常。”

        “真没有?!”

        被怀疑医疗水平,兽医团的人不高兴了,“你质疑我们的能力?还是你希望它得病?”

        “不不不绝对没有!”伍益使劲摇头。

        方召看了看地上用后腿挠头的卷毛狗,对伍益道:“不用担心,它好得很,继续看比赛。”

        寿北农场的神勇表现,确实惊艳了yi大批人,而且带给后面两个出场的队伍很大的压力。接下来第六、第七个农场的队伍跑出来的成绩虽然也过得去,但都没有能进七分以内。要不是解说员将换羊种的事情直接说出来,或许还有人会怀疑是那几个农场表现不佳找借口,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看出羊种不同来。

        第七个农场出场时,伍益就带着人送苏侯和赛犬去赛场了。

        等第七个队伍跑完,也到了东山农场这边出场。

        “好,接下来第八个出场的是今年的另yi个颇受大家关注的团队,东山农场也有yi条很特别的赛犬”

        解说员在作赛前解说的时候,伍益匆忙跑回来了,坐在椅子上,双眼直直盯着屏幕,生怕错过任何yi幕。

        “出牧了!”解说员的声音拔高,也挑起了人的神经。

        “聚集羊群很迅,驱赶也很顺利,到现在为止,东山农场的赛犬完成得很好,用时也算短的,除了寿北农场,就是它们用时最短了。”解说员看着数据统计员给出的结果,说道。

        椅子上的伍益坐不住,索性站起来,走到离屏幕更近的地方,攥紧拳,放嘴边用牙齿咬住,嘴唇还动着,像是在祈祷着什么。

        方召也盯着屏幕,他知道,yi个关键点要来了。

        入哪边的栏,是临时给出的,还是随机的,在这之前根本无法预料,只能看运气,考验赛犬和指导员的应变能力。

        羊群驱赶到yi半的时候,屏幕上显示出了随机答案。

        给出的是左侧方向的栏,这对东山农场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因为他们的头犬卷毛在左侧,依照惯例,在右侧出牧的头犬会将羊群往左边驱赶,而左侧出牧想往左边赶的话,有三种可能,yi种是头犬跑到右边,再逼羊群转弯,yi种是不变位,指导员给另yi边的队伍二号犬下指令,让它们协助逼羊群转弯,还有yi种最保守的,就是先逼停羊群再转向,不过这种太耗时。

        东山农场队伍中的二号犬是宾果,该如何选择,赛前也讨论过,最后决定还是依照方召的建议,选择了第yi种方法。

        “转弯,要开始变向了!注意跑位!这时候就是考验头犬能力的时候了!看看它们能不能依照指导员的指导,驱使羊群转变方向,或者如很多队伍yi样,先逼停,然后驱赶头羊”解说员依然在那里唾沫横飞解说着,“苏侯申请临场指导!哦?苏侯还是给头犬卷毛下的指令,这是要它绕到另yi边去?”

        屏幕上,苏侯申请临场指导,是直接给卷毛下的指令,意思是让它到羊群的另yi边去,逼羊群转向。

        “注意!它开始加了,看起来应该是要绕咦?!它直接飞过去了!!”

        解说员这次不仅破音,而且还难得结巴了。旁边作为嘉宾的那位老农场主也yi声惊呼,像是看到了什么震惊的事情。

        屏幕中,加的小卷毛狗风yi般冲到羊群边上之后直接跃起,踩在羊群中奔跑的羊背上,就像是踩着石头过溪yi样,横向跨越到了另yi边,说“飞”夸张了,但确实让很多人惊掉下巴。

        这种情况可以说非常罕见,不仅仅考验的是赛犬的跳跃能力,最重要的是,yi旦踩空,或者哪只脚没踩稳,掉落进奔跑的羊群队伍中去的话,命都会被羊群踩没的。

        伍益刚才也是心都提到嗓子眼,塞嘴里的拳头都咬出血也没感觉到,两只眼睛恨不得睁得跟铜铃yi样。他平日里也曾看到卷毛这样从羊背上踩过,但他并不会选择在比赛中让狗这么做,太危险,稍yi不注意狗命都会没了。

        解说员反应很快,也非常激动,“全场最佳!全场最佳!!毫无疑问,如果进入总决赛,它将是本年度牧羊赛最有价值赛犬的有力争夺者!”

        观看直播的人听到解说员这话也吐槽,这货刚不是还说金驹的东区赛全场最佳没跑了吗?还说会是总决赛最有价值犬的有力争夺,这么快就自扇嘴巴?!节操呢?!

        解说员像是完全忘了刚才自己说过的话,节操什么的,当解说的第yi天就喂狗了,依旧在那儿忘我嘶吼:“我已经看到了它的身价在不断翻倍!”

        最有价值犬,它有背后的意思,也有字面的意思。

        每yi条参加决赛的牧羊犬,身价都会涨,头犬涨得更多,而每yi届的总决赛最有价值赛犬,估值更是天价。

        “羊群没有停顿!转向了!苏侯再次申请临场指导!很好,选择的时机非常准!另yi边的a号犬注意跑位,后面的也跟上,别丢羊!这个转向太快了!羊群还在加!我有种预感”

        解说员看着旁边的数据显示,深吸yi口气,“它们可能会”某三个字在嘴边转了转,他还是没敢现在就说出来。

        观赛厅里,伍益紧张得恨不得将手指都咬掉,眼珠子不断从屏幕右上方的计时显示处,和屏幕中间的赛场画面,来回移动,因为全身绷太紧,僵硬得像是石化yi样。

        方召看着屏幕上的赛场画面,突然笑了,补充了解说员没说出来的那三个字:“破纪录。”

        旁边的伍益耳朵动了动,他听清楚了方召的话,脑子里却又像是听不懂yi般,咬着拳头的牙齿开始打颤。

        “进栏!进栏了!”

        “全部进栏!”

        “四分二十秒!四分二十秒!!”解说员嗓子都像是哑了yi样,吼得歇斯底里,“自从八十年前比赛改革之后,东区的最好成绩是四分二十yi秒,是当年被称为神犬的五连冠闪电所在队伍创造出的记录,现在,东山农场的队伍,以yi秒的优势,改写记录!可以说,如果没有更换羊种,这个时间还会被缩短至少十秒!”

        伍益觉得好像什么都听到了,又像是什么都没听见,嘴皮子还在抖,话都说不顺畅,“破破破破记录?”

        “嗯。”方召应声道。

        如果是末世时期的作战犬,方召相信,yi分钟时间,最多不会过两分钟,也不用人去指导,它们就能将羊群全部赶进栏。

        不过,对于新世纪平和了五百年的牧洲来说,农场的普通工作犬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方召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牧洲建洲之初的那些人,会让牧洲的牧羊赛成为传统。

        这就像是新世纪从未取消的年复yi年的兵役制度yi样,牧羊赛亦是,虽然不可避免地会掺杂yi些功利性的黑暗的东西在里面,但比赛以及背后的训练,让它们血液里的那些不管是功勋犬还是幸存野犬的强悍因子,yi直活跃着,yi旦某天世界再变,它们将能迅作为后备作战犬种加入战争,如同曾经的末世时期yi样。

        耳边传来追风乐曲中段高昂起来时的声音,方召看向屏幕,原来是苏侯已经从指导员站台出来了,直奔向终点趴着休息的七条狗那边,泪流满面,又哭又笑的。主办方将这支乐曲作为了这yi幕的背景音,属于这个时期,苏侯的专属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