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89章 风一般的狗

第89章 风一般的狗

        方召联系伍益,问他有没有兴趣参加牧羊赛,大家合作yi把。

        苏侯的事情方召选择性提了几句,其实方召不说,以伍益他们灵通的消息,也能知道yi些,如何选择就看伍益自己了。

        这个还真提起了伍益的兴致。苏家苏侯他们这小yi辈的竞争威胁不到他这里,如何选择,自然是依据利益。

        伍益的农场在东部地区不算大型,但他也不是yi个没有野心的人,只是以前资金有限,牧羊犬队伍也没组织起来,只能支持yi下亲戚中的那些有实力的人,希望他们能带他yi把。但现在看来,得到的利益并不能令他满足。

        方召的提议让伍益很心动,就算捞不到多少好处,让自己牧场的几只牧羊犬白得yi次锻炼的机会,也是不错的,其他手续等费用都有人解决,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伍益给了肯定的答复。他想着,若是自己牧场的几只在牧羊赛表现得不错,明年他也报名参赛了。混不到名次露个脸也好,如果能够让自己农场的名字在东部地区传播开来,那就更好了。

        伍益的选择在方召意料之中,牧洲的农场主,尤其是那些大中型农场主,没几个真傻的,他们是农场主,但也是商人,绝对不像外界大众所想的那样安于现状混吃等死。

        好在伍益这人虽有不少心思,但还算正派,就现在的情势而言,与伍益合作yi把是最快捷的双赢的选择。

        约好时间,方召带着苏侯来到杉木农场。不看其他,只论面积,苏侯买的农场比杉木农场还大yi些,但完全没有杉木农场的“活”气。

        “哈哈哈,又见面了!”

        伍益早就在停留场等着,看着另yi艘飞行器上下来的苏侯,也上前打了声招呼,自我介绍了yi下,并表示自己的热情。他不看好苏侯,但他看好方召。

        “之前就听说西山农场有人买了,没想到是你们。”伍益说道。

        西山农场,位于牧洲东部地区更偏僻的西侧,那边也没什么有名的农场,各种设施也不完善,平时的存在感不高,今年是因为出了yi支牧羊队伍才引起大家注意的,但在能查到的信息,与实际信息并不yi样,也只有亲自去过那边的人才知道实情。伍益也是听几个喜欢到处考察的朋友私下提起,才知道这点。

        不过,信息与实际信息不符,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所以当时就算知道,也没人会直接说出来,他们只关注牧羊赛而已。没想到,竟然是苏侯买下了那个农场。

        以伍益这几十年的经验,就算不问他也能猜到这其中可能有个圈套,而苏侯yi脚踩进去了,至于方召为何要掺进来,伍益就不清楚了。不管如何,只要能让自己得到好处,伍益愿意装傻。

        “这草场的草长得真好!哪像我买的农场,那里还没返青呢。”苏侯就算对这方面yi窍不通,但想想自己买的农场,再看看眼前的草场,如此明显的对比,还看不出来就是眼瞎了。

        “我们这边的草场返青早!”伍益也不问为什么苏侯的农场草地为什么还没返青,只是笑哈哈领着方召和苏侯yi行人去他草场上羊群所在的地方。

        “咦,方召,这就是你养的那个小家伙?”伍益看着紧跟在方召脚边的卷毛狗,问道。

        “对。”

        “看着挺聪明yi条狗,待会儿让我家宾果做些示范,看看它能学多少。”伍益说的时候带着些得意之色,他口中的“宾果”是他现在农场的牧羊犬里面最有头犬气质的yi条。

        坐着伍益的车,yi行人很快来到羊群所在的地方。伍益农场的羊有三百多只,牧羊的狗有七只,但并不是每只牧羊犬都能准确地按照指令去执行,照看羊群的还有负责放牧的雇工,以及几只“机械狗”。

        农场主们用的机械狗,并不是真长得跟狗yi样,它们形态各异,只是因为被明出来协助放牧,所以才会被人们称为“机械狗”,伍益他们这些农场主在家里就能控制机械狗的动向,观察草场放牧的情况。

        车停留在yi处高地,站在那里能看到羊群那边放牧的情形。

        “现在这个时节,得勤换草场,所以并不会只固定在哪yi块,有时候今天在这儿放牧,明天就在另yi边。”伍益跟方召和苏侯说着yi些放牧的事情,在他看来,yi个是外洲的外行人,yi个是苏家的什么都不懂的小少爷,他这个懂行的就得多显摆yi下专业知识了。

        “现在这个季节,不能让羊群走太快,得控制它们的度,挡强羊等弱羊。有时候这样的工作我会训练牧羊犬去完成。”说着伍益朝那边大喊yi声,“宾果!”

        前方正在牧羊的几条狗中,其中yi条带着棕色斑块的大狗飞奔过来,体格结实,毛色光亮,也非常机警,看到方召yi行人时并没有吠叫,也没有露出攻击的意图,它只是看向伍益,在伍益打了个手势之后,才加快步子朝伍益靠近。

        “方召,你这狗平日里都会些什么?简单的口令能听懂吗?”伍益问。

        “简单的口令没问题。”

        方召没有刻意去训练卷毛,但是平日里可能是卷毛跟部门的人相处时间久了,也能听懂很多简单的话。

        “衔取、随行这些应该也会了,向左、向右等方向指令会吗?算了,不如先看看它能不能驱赶羊。”

        伍益带着方召他们朝羊群靠近,苏侯也好奇地看着那些羊群周围走动的狗,有几只在他们靠近的时候出低吼的警示声,还有yi只做出了准备攻击的姿态,只是在伍益打了个手势之后,就收敛了,甩着尾巴朝伍益靠过去。

        挨个奖励yi番,指挥它们继续“坚守岗位”,伍益指着在离羊群稍远的几只羊,“那些离羊群太远的羊得驱赶回去,宾果!”

        下yi刻,宾果就冲出去了,原本已经跑远的羊,被驱赶着朝羊群跑回来。而宾果则在快靠近羊群的时候停住脚步,折返回来。

        “看,就是这样。不过,这看起来简单,训练还是要时间的,而且yi般我们训练牧羊的犬,都是从仔犬开始,已经定性的成年犬就不适合了,方召你这狗不适合牧羊,但是训练训练还是可以多学yi些东西的。喏,前面还有yi只羊,让你这小卷毛去试试。”伍益道。

        “卷毛,去试试。”

        “狗不是这么训的。”伍益见方召站在原地没动,有些无奈,心想:外行人果然是外行人,训狗要是真这么容易,说什么它就照着做什么的话,他早就让自己农场的狗去参赛了。

        方召当然知道正常训狗并不是这样训,但他很早就现卷毛的学习能力很强,而且渐渐地已经能听懂很多话,所以只是试yi试,说了这么yi句。

        而在方召的话说完后,站在方召脚边的卷毛狗就yi路小跑地朝不远处那只羊过去了。

        卷毛的头还没人家宾果的背高,跟草场上的羊yi比,就更小了,羊yi蹄子就能踩死似的。

        如左俞所想的yi样,卷毛走到那只羊跟前,也没见那只羊动yi动,依旧慢悠悠嚼着草,顶多在卷毛靠近的时候,懒懒地抬眼皮用余光瞟了眼,就没理会了。

        卷毛狗有些茫然地回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是不行。你这狗没杀气啊。”伍益叹道,“yi般当牧羊犬驱赶不动羊的时候,会吠叫,会威胁地咬,你这狗太小了,大概也不敢。不过没训练过的狗这样也不奇怪。要不,我让人牵yi只小羊过来,让它锻炼yi下勇气?狩猎是这些食肉动物的天性,就算被驯养成宠物,骨子里还应该还带着那种天性,多训练总能学会。”

        “不急,先等等。”方召看着那边,他现卷毛狗看向其他几只牧羊犬,大概是想模仿。

        yi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

        伍益无聊地扯起yi根草秆,放在嘴边咬着,这是他无聊时候的习惯。

        “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应该”伍益话还没说完,就见那边卷毛狗的头已经下压,对着前方的羊,呈攻击的姿势,而原本在吃草的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下,像是僵住yi般,然后“噔”地yi下,后腿像是安了弹簧yi样使劲弹起,整只羊飞似的跑起来。在它身后,卷毛狗也紧追了上去。

        苏侯嘴巴张得能吞两个鸡蛋:“原来羊能跑这么快?!”

        伍益嘴边的草秆都掉了,“我也是第yi次见到。”

        逃命似的羊,直接冲进羊群,原本平静吃草的羊群骚乱起来。而卷毛狗则在靠近羊群时就停住。

        羊群的骚乱过了好yi会儿才平息下来。

        伍益扭头问方召:“你这狗你这狗它它它它属狼的吧?”不然那只羊刚才怎么像逃命似的飞跑?

        左俞也问:“老板,你怎么看?”

        “我觉得,它挺适合牧羊的。”说着方召又对左俞道,“去飞行器上将我的工具箱拿过来。”

        方召这次在离开延洲前,准备了yi个工具箱,左俞见过,听说那是yi套取材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