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82章 真没有

第82章 真没有

        排名出来,有人欢喜有人忧,旅行团里刚才还兴致昂扬的几人,现在跟被霜打过yi般唉声叹气,不过,其他人也就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思,买的也不多,砸进去也不心疼,他们更好奇的是那几个买第三队的农场主。

        坐在那里的几个农场主并没有太沮丧,面上还带着笑,谈论着第七个出场的队伍今天冲进东部四强进洲决赛的可能性,毕竟今天七队里面那条头犬太犀利了,

        “寿北农场今年野心很大啊,前两年也只是个中游混,今年早就听说他们出了张王牌,yi直当宝藏着。”

        “寿北今年都不用再花钱买广告了,那条狗就是最好的广告,说不定还能拉到不少大投资商,真羡慕啊!”

        屏幕中,赛场的解说员显然对七队的头犬相当喜欢,“第七个出场的寿北农场获得今日第yi,a号头犬获得当日最佳,我们来看看它的信息,今年刚满yi周岁,第yi次上赛场的金色牧羊犬,金驹!现场观看的很多人现在都涌过去了,大概是想要与金驹合影,现场来了很多外洲来的游客”

        左俞看了眼屏幕里的介绍,小声问方召:“老板,你怎么看出那条狗能赢的?”

        “感觉。”方召道。

        那条狗确实看上去比较凶狠,眼神很犀利,或许很多人会觉得这狗锋芒太盛,出牧时可能会很冲动,但事实上,它并不是那种攻击性很强的犀利,它很克制,也很聪明,就像yi个训练有素的士兵,知道什么时候该执行怎样的任务。事实也确实如此,它带着队里的其他犬,将指导人平日的训练执行得非常好。

        方召在查各队信息时,看到那条犬的时候,就感觉到了yi些熟悉的东西,想到了那些曾经存在于末世中的作战犬。虽然“金驹”与曾经的作战犬还是有yi定距离,但在新世纪,作为牧羊犬,已经做得很好了。再结合老朋友苏牧曾经给方召传授的yi些经验,他选择了第七支队伍赢得头名。

        而其他队伍,方召依照分析得到的结果排列顺序,也有yi定的运气在内,至于第六、七名,变数太大,方召下注只买了前五的顺序。

        “唉,看来牧洲的农场主们玩这个习惯了,那么多钱砸进去也不心疼。”有人小声道。

        伍益闻言心中暗笑。

        不心疼?

        怎么可能?真当他们那些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

        只不过这次他表姐的农场参加,总得给个面子,到时候说起来他还得将下注单给人看的,这是他支持的证明。说不定他表姐yi高兴,再送他yi只狗崽。

        为什么没沮丧?因为在他下注的同时,他老婆那边同时买了yi百万压第七队的寿北农场,他虽然也很想自己表姐的农场赢,他表姐的农场也有yi定实力,但同组的相比,寿北农场今年的消息有些冲击,所以,他让他老婆又另外下注。他们两口子下注,总的来说,没赢钱,还额外支付了些税,但税钱都是小钱,不大亏就行了,他还是很满意的。

        其他小农场主暗地里肯定也买过第七队,只是,那些他们都不会明说出来,尤其不会跟外洲人说,他还巴不得外洲的那些人跟着自己下注,都输了还能给本洲做贡献。牧洲政府每年都消耗大量资金人力在改良土地和作物、畜牧业上,用于技术开和建设,而每年牧羊比赛都会从来牧洲旅游的旅客手中吸不少钱,对此农场主们是非常乐意的。坑别人他们高兴得很。

        伍益很高兴看到那些外洲来的游人们砸钱,瞥见那些人垂头丧气的样子,伍益就暗乐,只是,视线扫到方召那桌的时候,顿住了。

        “哎,那边的两个小子,刚才也下注了吧?怎么样啊?”伍益高声问道,“看你们的样子,应该中了吧?”他们又不是真混吃等死的人,真没半点脑子能稳稳把持yi个中型农场?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有那么点的,那边两个人面上都带着点笑意,没大赚也肯定压中了。

        “咦,有人压中了第yi了?”旅游团的人好奇地看向方召那桌。

        方召倒不是因为压中排名而笑,他只是想起曾经苏牧讲牧羊犬怎么训练出牧的事情而笑,听到伍益的问话,回道:“运气不错。”

        “真压中第七队了?”yi个小农场主诧异道,他可是知道在比赛前,就算牧洲的人,也有很多看好第三队的,只是他们这边收到了些小道消息而已,才另有打算。他们本地人尚且如此,外洲人是怎么挑中第七队的?而且,在以前的比赛里,第七队的战绩也不怎么样,今天是因为换了狗,才会突然神猛起来,外洲人压寿北农场的,的确很少。

        “看着那狗觉得不错。”方召朝大屏幕上抬了抬下巴,屏幕上正回放着刚才第七队出牧的情况,重点解析头犬“金驹”。

        “不止。”伍益突然道,“你既然能看出第七队有获胜机会,那肯定也不止买了第yi,还买了其他几名?二三名买了吧?朋友,让咱长长见识,买的前几?”

        说着伍益起身走过去,隔着桌子坐在方召对面,脸上露出热情的笑。

        “前五。”方召道。

        “什么?”伍益觉得自己没听清,又问。

        “我买了前五。”

        “都对了?”

        “运气不错。”

        伍益愣了片刻,随即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哈哈,厉害厉害,交个朋友吧,你们是第yi次来牧洲?有什么需要咨询的可以问我啊,好几年没见到猜中五个的人了,还是在我的农场,哈哈,好事,加菜加菜!”

        伍益示意雇工们弄好东西出来,他得跟人好好聊yi聊了。

        “五名?他的意思是他压中了前五名的准确排序?”旁边支着耳朵听的旅游团的人诧异。毕竟,错yi个就算失败,只有将前五的准确排名都猜中才算成功。

        “等等,我看看压中前五排序的奖金是多少倍yi百倍?!那小子压了几注?”

        “不知道,要不去问问?”

        “嗨,买了多少注这种事人家是不会说的,问了也是白问!”yi个年纪稍大的人以过来人的语气说道。刚说完,就听到那边伍益问了同样的问题。

        “买了多少注?”伍益问。

        “两万。”方召道。

        伍益:“”

        凑过来的小农场主们:“”

        旅行团的人:“”

        旅行团yi个跟着爸妈出来旅行的岁的小朋友算了算,小声问他爸,“那个哥哥说他买了两万注,yi注是五块钱,也就是说那个哥哥压了十万块钱,猜中前五排名是百倍奖金,那是不是yi千万?”

        孩子他爹扯出个笑:“对!”他背着老婆买了yi万压第三队赢,还想着赢了之后跟老婆孩子炫耀yi番,多买点东西,但现在还是闭嘴吧。

        “恕我眼拙,没看出来,听说是延洲来的朋友?”几个小农场主脸上的笑意也热情不少。

        有些地方的人是以文会友,有些地方以酒会友,而在牧洲,可能就是牧羊会友了。

        谈别的,谈种地谈经营,他们虽然也会说几句,但比较保留,说再多谁知道你是不是吹牛呢?他们又不可能跟着旅客去检验真假,没亲眼见到,可信度打个折。但牧羊赛不yi样,yi起观赛就是yi个初步的交流,而若是压中比赛排序,农场主们是非常愿意跟你交流人生的,他们会认为你很有能力,是个不错的人物。

        所以,得知方召不仅压中比赛头名,还压中前五的排序之后,看方召的眼光和态度就立马改变了,他们将方召看成同好中人。

        原本只有方召和左俞的yi张桌子,顺便变得拥挤起来,还有几个小农场主找不到椅子,从邻桌拉过来挤缝坐下。观赛厅的中心,从中间区域,转移到边角这桌。

        “猜中前五,这当真不容易,第三四名实力应该是相当的,你说运气好我信,但说全靠运气,那就是说笑了。朋友,养牧羊犬了吧?”伍益问。

        “没养过。”方召道。

        农场主们表示不信,真不了解牧羊犬,怎么可能如此精准地判断出排名?运气?就算有运气的成分,但所占比例绝对不大。

        “你肯定有牧羊犬,而且不止yi条!”旁边的yi个小农场主也说道。

        “这个真没有,我是养狗,但只有yi条,捡的,也不是牧羊犬,不大。”方召认真回道。

        想象yi下那条卷毛小狗冲进牧场,然后朝着羊群吠叫,但羊群依旧淡定吃草的情形,左俞就想笑。

        之后伍益又邀请方召同他们家yi起吃晚饭,在牧洲,农场主邀请同家人yi起吃晚饭是对其表示看重和认可的意思。

        旅行团的其他人,伍益就不管了,对他而言,那些人没有共同语言,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方召问了伍益牧洲的历史,从了解到的信息,与从牧洲本地人口中了解到的,还是有yi定差别的。

        伍益说了很多,的没有的都提了提,又听方召问起苏家人,伍益就觉得方召可能想与苏家人搭上线。

        “如今牧洲还是苏家人的牧洲,牧羊赛也是他们举办,你如果是要找苏家人谈生意,恐怕难找到人,如果是想赌牧羊赛听我yi声劝,别太招摇,赚得差不多就行了,你眼光这么准,分几次赚钱也行,但如果次数太多,恐怕会招人惦记。倒不是说苏家人会动手做什么,而是会有麻烦。”

        伍益也就是看方召yi次压那么多钱进去,还压得那么准,人也还好,不虚,才会多说些话。

        “在牧洲,猜中前五排名,以及猜中全部排名的人中,苏家人占七成。要不是你说你与苏家人没关系,我还以为你是苏家的某个私生子呢,豪门有旧怨,谁扯得清。所以,如果想跟苏家人搭上,最好多想想,挑的人不合适会比较烦。”伍益在方召面前也只敢说这些,多的就不说了。

        伍益多想了。苏家那些小崽子们的事情,方召还真没兴趣去了解,他认识的是牧洲苏家的“祖师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