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81章 赢

第81章 赢

        虽然现在已经开了好几代“机械犬”来放牧,还能让农场主们更好地掌控放牧情况,但牧羊犬放牧这种旧方式却保留下来。    当天气恶劣,或者其他不可抗力的因素影响到电力、统的时候,还是这些在草地上如风yi般奔跑的身影管用。

        牧洲的人们也愿意保留这样yi种文化,虽然这种牧羊文化被其他洲的人声讨过许多次,说已经失去了大将苏牧举办比赛的初衷,变得资本化、利益化,但牧羊赛到现在为止,仍旧在继续举办,因为最受益的,yi直都是牧洲人。

        每年都是yi个新的牧羊赛的赛季,赛季从年初持续到年末。

        赛季yi开始只是简单的牧羊赛,之后会从积分最高的yi批里面选出队伍进行下yi轮的比赛,每yi轮都会增加难度。而方召他们现在看的,只是初始的比赛,难度也不算大。

        方召没放过牧,但他在末世的时候,听老友苏牧讲过很多,私底下几个老友聚在yi起的时候,苏牧这人最喜欢说的就是自己的放牧经验,就算在末世后期,他已经不记得正常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时候,放牧的经验却yi直记得清楚,他管理队伍的方法就是从放牧的经验转变得来。

        方召了解到牧羊犬,也是从苏牧那里知道,苏牧的队伍里,作战犬也是最多的,也有几支协同作战的犬队。

        经历浩劫之后,羊不再是末世前的样子,而经农科院繁育筛选,作为畜牧业饲养的羊,在形态上已经朝着末世前的羊还原了不少,只是体型更大,性子也不那么软绵。

        大屏幕上的比赛开始。

        “yi号队伍已经出牧!”赛场的解说开始激动起来了。

        出牧是牧羊犬们围绕羊绕圈、聚集羊群的yi种能力,而牧洲的老手们只从出牧就能判断出这支牧羊队伍的能力。

        队伍的农场主基本就是那些牧羊犬的指导员,牧洲早期的牧羊比赛,是有人在里面指挥牧羊犬队伍牧羊的,但后来大家现没什么难度,就开始将人隔离,让这些牧羊犬们自己去行动,而人只能站在场外看着,但有三次指导机会,牧羊不利的时候,农场主们会申请投影,让跟拍的机器在指定位置投影,他们则用手势和指挥棒来指导犬队继续牧羊。

        第yi支队伍中途就遇到了些麻烦。

        “第yi队的c号犬跑位出错!侧边!注意侧边!还是没有改过来!”解说员大声说着,“喔,yi号队农场主申请投影指导,也没办法了,如果不及时纠正,等丢羊就危险了。”

        因为单侧出牧容易生羊只丢失,必须将全部的yi百只羊驱赶进入栅栏才算完成,所以,改不了单侧出牧习惯的狗是不适合上赛场的,而有些狗,就算改得过来,但有时候还是会错,现在yi号队就是,农场主倒也没因为这事生气,只是苦笑着申请投影,打手势、挥动指挥棒,指导那条跑位出错的牧羊犬往正确的位置跑动。

        虽然因为主人的投影指导,跑错边的那条牧羊犬最后回到了正确的位置,但时间还是耽误了,八分零五秒,并不是个太好的成绩。yi般在这种程度的比赛上,七分钟之内的才能算差不多。

        第yi队完成之后,第二队开始,因为有yi条牧羊犬在牧羊时驱赶方式过当,轻咬没控制住力度,将羊咬出血,所以依照处罚,比赛时长上加了十五秒,最终成绩八分零yi秒,算是比第yi队稍微好了点点。

        第三队是刚才这里的农场主们热议的队伍,旅行团的人也有不少下注买它第yi。

        “噢,三号队伍采用的是圆形出牧方式跑位!跑位封锁前沿!漂亮!”赛场解说员大声吼着。

        而方召前方的农场主们也开始激动了。

        “宝贝儿们!跑位!注意跑位!这种时候千万别出错!”伍益站在躺椅上大声喊着,就算他再大的声音,比赛场地也听不到半点。

        “快跟上!偏了偏了!又回来了!好!”

        小农场主站起来恨不得冲到现场去将那条刚才差点跑偏的牧羊犬拨yi拨。

        “头羊,找头羊!好!很好!对的,就是那只!控制住!”

        方召看着屏幕上那些奔跑在绿草地上的身影,狂吠着将零散的羊群赶到yi起,而观看的农场主,不管是在赛场那边观看的,还是隔着大老远的距离看直播的人,都跟打了鸡血yi样的激动。就连伍益旁边的狗,都盯屏幕盯得起劲。

        而旁边坐着的旅行团众人,被农场主们激动得张牙舞爪的行为吓住了,他们大概也没想到这些人看个狗牧羊能看成这样。不过几个年轻些的人大概也买了不少第三队赢,虽然听不懂什么跑位,什么封锁之类,但他们能从屏幕上看到大致的情势,以及屏幕右上方不断变动的计时。

        聚集羊群、驱赶羊群进入目的地,当解说员高喊着“完成”的时候,观赛厅的农场主们都出yi声吼叫。

        “五分三十二秒!3号的胡萝卜农场目前暂列第yi,将二、三名甩了两分多钟的时长!看来今天第yi名提前产生了”赛场解说员说道。

        这个比赛成绩也算优秀了,完成之后,屏幕上还放出了yi些专家解析刚才结束的那场牧羊中,每yi只牧羊犬的运动表现,从影像捕捉技术,分析它们四肢及各关节角在牧羊过程中,触地缓冲阶段的变化规律与特征,大大夸赞了那几只牧羊犬的身体素质。

        “卡瑞拉大姐的农场又要火yi把了。”yi个小农场主羡慕道。

        “哈哈,到时候我得让我大姐带我yi把!”伍益对于表姐农场得到这个成绩也很高兴,“知道刚才那支牧羊队的头犬是谁吗?金刚!就是我们家黑胖的爹!咦?黑胖呢?黑胖!”

        伍益大声喊着,没过yi会儿,之前在停留场吼过方召他们的那条黑狗就冲进来了,在伍益面前使劲摇尾巴哼哼唧唧地撒娇。还别说,这条狗跟牧羊赛场上的那些狗相比,确实胖了些。

        将狗捞到旁边,伍益继续对周围的人道,“金刚的名字可能很多人也不熟悉,但它祖奶奶的名字你们肯定知道,旋风!”

        “哦就是十几年前,曾经获得赛季最佳奖的那条?!据说当时身价数千万啊!”

        “对对对!就那条!说起来,我们家黑胖还是名门之后呢!”

        几个农场主开始聊起了曾经的赛季最佳,说起名门之后,旁边的旅行团yi脸懵圈:好神奇!yi条放羊的狗竟然比他们这群人加起来还要值钱!

        吹完自家狗的血统,伍益端着yi杯酒慢慢品着,瞟了眼屏幕上第四队的出牧行为,转头看向旅行团那边,道:“很惊讶我们牧洲的牧羊犬身价?我知道,你们外洲的很多人活得还比不上我们牧洲的狗。”

        听着刺耳,但牧洲人说这话的时候还真没有多少故意鄙视贬低的意思,只是yi句陈述而已。

        牧洲人将牧羊犬看得重,yi些知名的狗,地位比外洲人高。所以牧洲很多牧羊犬比人还嚣张,将狗仗人势挥得淋漓尽致。

        “很多外洲人都想来牧洲生活,只可惜,牧洲的土地yi般不对外洲人开放。”伍益翘着腿,说道。

        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开垦的祖辈们有yi些话是yi代yi代传下来的,有些故事也是从小就听起的,最清楚的就是,当年开辟土地的时候,yi些人主动放弃的这片土地。人各有志,也没什么说的,但在看到这边土地开始好起来的时候又反悔想回来?对不起,您们还是留在外洲吧!

        从人情上,他们将那些人离去又反悔的人视为叛徒,从利益上讲,谁也不希望自己分到的大片土地以及那些还没开垦出来的将来可能被分给自己后代的土地,被新来的人瓜分,当然要联合排外。离开,就别回来了!

        所以,牧洲人抱团抱得紧,从建洲到现在,还没哪个外洲人能在牧洲拿下yi块大农场的。

        不过,也不是没有其他方式能从牧洲弄到地,牧洲的牧羊赛,决赛时竞猜奖品就有“土地”选项。从牧洲的牧羊赛场上赢yi块地,是很多外洲人的梦想,只是,这个梦想,还从没有哪个外洲人实现过。

        看着屏幕上第四队、第五队的成绩都没有第三队好,似乎就如之前解说员说的那样,第三队提前获得第yi。伍益笑了,却没有旅游团的人所想的那种狂喜,旅游团的人心中还在想:不愧是牧洲土豪,赚的那些钱大概也没看在眼里。

        倒是旅行团有几个花了不少钱买第三队第yi的人,现在非常兴奋。

        左俞看着自己的下注单,咂咂嘴。好吧,果然不能对旁边这位艺术家抱太大希望。

        而当比赛到最后yi场,第七队开始出牧时,农场主们却格外认真。

        第三队出来的时候,农场主们很高兴,大声地议论,张牙舞爪地为第三队加油,但第七队的时候,虽然看上去没有那么激动,但从他们的眼神中能看出更强烈的期待和隐忍的火光。

        有经验的旅游团带队人心中叹息,以他对牧洲这些人的了解,恐怕,这第七支才是这些人真正的目标了。谁规定了yi个人只能买yi个队伍?那些农场主们,可能看在人情上买了yi些自己认识人的队伍,但在暗地里,恐怕另有打算。

        第七队从yi开始就非常犀利,解说员的语气再次高扬起来。

        “七队八条犬,采用的是梨形出牧方式!好,很好封锁前沿!它们聚集羊群的度很快!解除封锁漂亮!完美的配合!驱赶!开始往前驱赶!注意眼神,注意头犬的眼神!”

        “头犬,看头犬!第七队的a号犬!这是yi条自带杀气的狗,它从羊群中找到了头羊!注意!它们有yi个短暂的对视压制!厉害!这是它第yi场正式的牧羊比赛,但是,从它身上,我看到了今天的最佳!不,我觉得这条新秀要崛起了!”解说员激情澎湃,还能听到他拍桌的声音,听声音就知道手疼。

        优秀的牧羊犬,以目光的注视就能控制住羊群的头羊,压制住头羊躁动的反抗情绪。而这种眼神和气势的压制,相比起狂吠和扑咬,更有效率。

        “进栏了!全部进栏!四分四分零六秒!四分零六秒!第七队,四分零六秒,绝对的优势,获得今天赛场的第yi名!”

        旅行团刚才还在兴奋得想着这场比赛能赢多少钱的人,现在却傻了。

        七队第yi?三队被挤到第二了?怎么可能?

        同样愣住的还有左俞。

        看了看大屏幕上显示的今天牧羊赛的七支队伍的排名,又看看自己的下注单,轻咳yi声,端起茶杯灌了yi杯水,让自己冷静冷静。

        左俞是照着方召的下注单买的,不同于那些只赌第yi,或者猜全部排名的人,方召买了前五名的排序,还yi次性买了两万注!

        而前五的排名,全、部、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