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75章 真可怕

第75章 真可怕

        对比yi下百年灭世四个乐章的mV片尾字幕,再看看银翼新公布的这个信息。

        有区别吗?!

        有吗?!

        不就只多了yi个百年灭世四乐章作曲和编曲?!

        “太奸诈了,枉我昨天打听到小道消息之后,今天yi大早等在这里,没想到竟然被摆了yi道!”

        “就是,这明摆着耍人嘛,这与mV后面的字幕根本没多大变化。”

        但这并不是结束,刚才的字幕往上滚动,露出下方未显示的更详细的名单,比如混音、分类编曲,录音,和声,顾问等等在整个极光项目中做过贡献的人或者工作部门的名字,从主要到次要排列。

        “交响乐混音师和电子乐编曲师为什么也显示的方召?”

        “顾问只有yi个人?!方召?”

        你以为我们会信?

        呵呵

        我!们!不!信!

        “制作人、作曲、编曲、顾问那里是不是显示有问题?”

        “传说中的顾问团呢?怎么只有yi个人?”

        “我猜想,银翼故意找了好几个同名同姓的人过来。嗯,yi定是这样,哈哈哈我真是机智要不然怎么可能全部显示同yi个名字?!!”

        原本兴冲冲准备抢头条新闻的媒体们也呆了,这这让他们怎么写新闻稿?

        银翼大清早遛人玩呢?

        齐安市高人气媒体燎原火主编钱承敲动着手指,看着工作室大屏幕上显示的字幕,沉默不语。

        “头儿,怎么搞?要不先yi条?我看已经有人了。”旁边yi名员工说道。

        钱承看了看手下员工转过来的信息,上面是延洲其他媒体抢的各类消息,不管真假,乱说yi通,怀疑的怀疑,嘲讽的嘲讽,阴谋论的阴谋论,随时准备开始带节奏。

        “先等等。”钱承将这些信息甩到yi边,他们燎原火可不是那些目光短浅的小媒体,虽然有时候也会胡扯,但胡扯也得扯得吸引人。他也知道更多人在等他们的报道,所以,yi定不能因为银翼扔出的这个不知是真是假的炸弹而乱起来。

        两分钟后,钱承收到两条消息,严肃的脸上才露出笑意,将这两条消息转给手下小编。

        “可以了!”

        外界,许多人确实被银翼大清早的这个消息给炸醒,不过,这种时候,他们还是更相信燎原火。

        在其他中小型媒体各种喧闹的时候,燎原火依旧按兵不动,随后,官方公布了yi则新闻,上面引用了延洲音乐协会副会长戴纳新的动态。

        看看戴纳这条状态的时间,正好在银翼扔“炸弹”之后两分钟。

        戴纳:“我曾经在第二乐章布的时候说过,第二乐章的背后,有非常厉害的交响乐混音师和电子乐编曲师,并且,我没有从中听出我所熟悉的同行的手笔,我yi直非常好奇,也问过很多人,都得不到解答,直到昨天我从明苍那里了解到真相。

        我yi直以为,这背后的混音师和编曲师是业界的哪两位前辈,但现在看来,不仅是同yi个人,而且,还是个毕业不到yi年的年轻人。后生可畏!”

        看着这条新闻的人思维有片刻的混乱。

        “什么情况?”

        “戴纳不至于让也跟着银翼yi起忽悠人吧?”

        热议中,燎原火随后又yi条引用消息,不过这次引用的不是戴纳的状态,而是明苍的。

        明苍贴出了yi张照片,是他从银翼离开前,与方召的合照,照片下面写了yi句话:“见到恩人了,如我前两日所说,他的确是yi个令人惊讶也值得佩服的人。”

        “照片上,站在明苍旁边的就是方召?字幕里的那个方召?”

        “就是他没错!我是同他yi届毕业的学生,我能证明!”

        燎原火连的两条新闻,让很多人迟疑了。

        戴纳和明苍都这么说,他们两个作为延洲音乐协会的副会长,延洲音乐圈的权威,总不至于骗人吧?

        “这么说,是真的?真不是同名同姓的人凑在yi起?”

        “银翼的虚拟项目制作人,真就是mV字幕里显示的方召?作曲、编曲、混音、顾问听说极光的形象也是他敲定的吧?”

        “嘶真可怕!”

        外行人可能只是凑个热闹看个八卦娱乐,得到这两位音乐圈权威人士的肯定之后,就只会觉得“哎哟喂这人真厉害”之类,感叹yi下。但相关专业的人就觉得震撼了,正因为清楚其中艰难,才会觉得难以置信

        燎原火曾经推测,银翼的这个项目背后yi定有yi个实力强大的有名的顾问团队,但现在看来,都错了。

        曾被燎原火邀请点评过第yi乐章,延洲大学历史学院专门研究灭世时期的教授布拉德利,以及延洲科学院研究灭世时期病变生物的研究员寇达,此时都强烈表示,想与这位身兼数职的年轻顾问探讨yi下学术与人生。

        音乐相关的专业人士同样觉得接受不能。

        “乐章里面的那种感染力,仿佛真的就要步入那个时代了,那种强悍的功底,是yi个刚毕业的年轻人能做到的吗?!”

        别说看到这些新闻的人觉得不可思议,早在第yi乐章的时候,银翼编曲部主管亚尔林,都觉得方召这人简直就是怪物yi般。

        在录音之前,方召yi直在研究新世纪的那些有趣的电子音色和旋律,前期录音时也研究了所有的人声素材,新世纪的电脑技术不熟练,方召就指导那些电子编曲师如何去做,让虚拟乐器出他所期待的电子音色。每yi个乐章,数百轨的虚拟乐器及音频,方召身兼交响乐混音师和电子乐编曲师,竟然完美地将这个乐章完成!

        与此同时,在景港市休养的银翼前虚拟项目负责人葛列菲兹大师,又病了。

        争不过,也比不了,现实是最好的清醒剂,葛列菲兹从内部人员那里知道真相的时候,已经放弃了重新回银翼的想法。这段时间他也yi直在调整心态,但真正看到这些新闻,看到真相爆出的这yi天,他还是受到了再次打击。

        当然,不可避免的,也有yi些不同的声音。

        “我分析过方召以前的作品,并不是这种风格,所以,对于方召百年灭世创作者的身份,我依旧持保留态度。”

        “说不定这里面酝酿着什么大新闻。”

        “有人查到方召的背景吗?至于让戴纳和明苍都护着?”

        曾经新人榜上的呵呵,亲爱的你或许yi些人会喜欢,但是在更专业的人看来,是有很多不足的,与百年灭世中四史诗乐章跨度太大,没有可比性。

        “不可否认,虽然听说过方召这个人在大学时成绩不错,但齐安音乐学院优等生多得去了,他以前的作品也看不出什么来啊。”

        而对于这种质疑声,齐安音乐学院的学生们很快给出回应。

        “呵,有些人就是这样,别人解释的话都听不进去,摆着yi副我不管,反正我觉得换我肯定做不到,那么你也yi定做不到,yi定是你有问题的心态,还觉得自己特有理。傻哔”

        “时下的流行乐风与交响构架的乐风不同,但创作就跟做菜yi样,这道菜可能不拿手,但另yi道菜却能作出宗师水平,或许,人家方召只是找到了yi条属于自己的展路线呢?在艺术界,这种事情多得去了。少见多怪!”

        “创作与灵感,以及顿悟,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你可能在上yi刻茫然无措,也可能在下yi刻灵感爆棚。不要小瞧任何人,世界上还是有天才的。只是有些早早被人现,而有些慢慢光而已。”

        针对方召是否为百年灭世的原创者的争论,在热议中,银翼也乐得如此,只要有话题,有热度,就是好事,他们自然有办法让关注的人去投票。

        不过方召这两天都不在银翼,公司的事情现在不需要他动手,而且公司附近经常有人蹲点,有些是为了等其他明星,有些则是为了盯他这个最近的话题人物。

        以前方召没多少名气,就算名字挂在字幕上也没人找过来,出去也不怕被人认出,但现在,出门还坐公共列车的话,就有些麻烦了。息的传播是很快的。

        银翼给他配了yi辆专车,有专门的司机,现在不去公司,每天就直接从住的地方,坐车去薛景家。

        这天出门还有些早,方召在前往薛景家的途中,让司机开车去yi家店子,笔记本没了,他作曲还是习惯用纸质的笔记本写草稿,也不怕稿纸被偷,他作曲时写的曲谱都是用自创的“密码”写的,除了他自己,没人能看懂。

        薛景给他介绍了yi家店面,这家店专门卖手写纸质笔记本,纸质是很多有同样习惯的创作者都非常喜欢的,虽然贵,但用着舒服。

        有些古色古香的店内,年过中年的老板正哼着小曲,看着最近的娱乐新闻,方召进店时,新闻里正好贴出方召的照片,是yi张齐安音乐学院的毕业照。

        老板看了看方召,又回头看屏幕上的人,随后对方召露出亲和的微笑,“欢迎光临。”

        来店内购买纸质笔记本的人太多了,其中不乏大师级别的,所以,看到方召时,这位老板虽然有片刻的惊讶,但很快就恢复淡定了。

        “喜欢什么样纸质的本子随意看,上面有样板,边上有笔,可以自己试试。”

        方召对纸质什么的要求不是那么严,点了几个薛景给他推荐的款,付账走人。

        只是,从店内出来时遇到了点麻烦。他被堵了。

        方召沉默地看着围过来的人。他刚才的第yi反应就是掏枪,还好因为没察觉到杀气,也记起来这里并不是末世,忍耐住了。

        “你好,我是燎原火音乐版块的实习生,方先生,请问您对这两天的质疑声有什么看法?是否还有其他的证据证明您是百年灭世四个乐章的原原创者”

        问话的人,对上方召那双看不出情绪的眼睛,结巴了。

        明明看不出明显的怒气,但还是让人忍不住心虚,话音也磕磕巴巴地停了,像是被枪口抵着脑袋yi样,那人扒在车门上的手颤了颤,在方召的眼神下收了回去。

        方召站在车门前,扫了围过来的三个人yi眼,两男yi女,看着都只是二十出头,应该是没毕业就提前进公司实习的实习生。

        现在二月初,齐安市最近天气不太好,气温比较低,今天风还挺大,三个人也没太多保暖装备,鼻子和脸都冻得通红,边上yi个女生还吸了吸鼻子。

        方召想了想,掏出yi张卡递给刚才问话的人。

        “拿回去拍,拍完记得送到银翼。”

        说完方召坐进车里。

        司机赶紧开车离开,他也没想到竟然有人会在这里堵方召,方召又不是那些歌星影星,竟然已经有这么多人盯着了?

        等车离开,在店门口堵方召的三个人才跺着有些僵硬的脚,看向方召留下的卡片。

        “卧槽!”

        看清卡上的图案之后,那人手yi抖,差点将卡抖落,又赶紧用力捏住。

        “这这这这个是真的吗?!”

        “火火”

        不大的卡片上,yi只“s”形的火焰组成的鸟的图纹,像是要燃烧起来灼伤人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