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72章 第四乐章《永恒》

第72章 第四乐章《永恒》

        二月八日,从凌晨开始,就在躁动。

        三大娱乐公司早就动自家各大大小小的明星帮忙拉票,而极光,作为如今整个银翼唯yiyi个成功的虚拟偶像,更是受到整个银翼的推动。

        不管是刚签约的新人,还是已经混到yi线的a级签约明星,都开始帮忙拉票。这是延洲这么多年来,第yi次在虚拟偶像事情上,三大公司的公开竞争。

        不过,还有另yi些人,则更关注早上八点的新曲布。

        年纪已过yi百六十岁的薛景,早上起来之后,并没有如往常yi样在楼下的公园走动,而是坐在自己的书房,打开音响影像设备,等着八点钟的到来。

        桌面上放着yi个纸质的笔记本,yi支笔,这是他待会儿打算在听完第四乐章之后书写感想和分析的笔记本。相比起电子记录方式,薛景更偏向于手动记录,更有感觉。

        桌子边放着yi摞书,有些是薛景编写的教材,有些是作为参考的其他人编写的书籍。很多同行觉得薛景接下编写关于交响结构的乐曲分析和创作指导这个任务,是个不明智的决定,这个类型太过孤高而没有人气,有才的人都藏着掖着,公开写出来的也肯定没什么干货,都是yi些似是而非的废话,yi些买书的人翻阅之后会给差评,看看以前那些教材就知道了,谁编写谁挨骂,属于吃力不讨好。

        不过薛景每次听到这种话也只是笑笑,有人问他参编都有些谁,薛景也笑而不答。

        薛景yi直在分析百年灭世已出的三个乐章,越往深处解析,越心惊,惊叹于方召的驾驭能力,诧异方召的大胆与进步。这三个乐章里面,有很多时下并不流行也被忽视的手法,但那些在这三个乐章里面,却完美地将乐章所要表达的意境诠释。

        “还剩yi个。”薛景低声道。

        其实在听过前两个乐章之后,就能明白创作者的目的和打算,第三乐章是战争的主题,那第四乐章,应该就是结束了。

        八点yi到,薛景就打开了视听平台。高配音影设备,将mV清楚地呈现在面前。

        影像中显示的是黎明时分的肃杀画面,与第三乐章的末尾相接,全面的战斗在继续,但画面并不显得阴沉暗淡,乐调也不那么紧迫和压抑。

        两种相差半音的yi暗yi明的调性,在第四乐章的开头交替出现,高、低音提琴构造着天与地的广袤空间,使音乐的画面感非常鲜明。短小带重音的十六分音符,如这个黎明猛烈吹刮的寒风,全身每yi根汗毛都能感觉到空气的流动yi样。大提琴加重音的震奏,仿佛天地都因为这场生存激战所散的杀气中瑟瑟抖。

        全面反击的树群,身上到处都是飞溅的泥水,每yi根树枝都似乎渗着浓稠的血腥与杀气,带着不顾yi切的悍勇,将目光所见的yi切掠夺他们生存世界的狂兽,击杀!

        长号与木管的复合音色之中,加过弱音器的号声,本身刚硬的音响带上些沙哑与暗淡,如同影像上那些在树群反击之下,已经开始胆怯、开始退缩的狂兽。曾经的凶暴和不可yi世的杀戮之身,变得脆弱、疲惫不堪,在这个寒风呼啸的凌晨,瑟缩着。

        不同的是,木管音的力度在yi点yi点积攒。

        影像上,悍勇的树群将那些狰狞的面目逼得步步后退。略带沙哑的金属号声中,属于狂兽的阴森与杀戾,做着最后的挣扎,色厉内荏地张着血盆大口咆哮着。

        yi个带着凛冽的杀气的拳头,死死锁定前方狂兽心脏位置,如打磨得尖锐的长枪,带着毫不犹豫的冷厉冲击。

        被击中的狂兽在空中划过yi道弧线,坠入不远处的湖中。湖面破开,掉落进去的狂兽挣扎了两下,便下沉。

        湖面也有yi些断裂的树枝,散乱漂浮在上面。

        那个身影看了yi眼湖面。

        弦乐强力度的拉奏中,带着没有呼出的悲痛,但同时,弦乐组绵延不断的演奏,又带着顽强与不屈。

        与管乐和打击乐相比,弦乐带着yi种柔和,但却并非yi味的柔和,柔中带刚,悲痛不再是软弱的悲情,而是转变为yi种刚强的气势和爆力。

        画面中的身影转过身,朝着前方的山顶跑去,地面稀疏的几根不知名的野草,在这身影跑动带起的气浪吹袭之下摇晃。

        yi只只狂兽被打倒,被踩在脚下。

        树人相互之间配合得天衣无缝,这是无数次死战磨合出来的默契。

        yi步yi步向前,yi步步攀高。

        当画面中的身影,最终站在山顶的时候,长号与木管的复合音色之中,木管yi点点积蓄的力量,终于爆。

        管乐组相隔三个八度同音奏出,空旷的音色组合之下,是画面中从山顶俯视的宽广视野。

        山下的战地尸横遍野,有狂兽的,也有树群的。但是,相比起yi开始,地面上活动着的身影,占主体的,不是那些肆掠的狂兽,而是树群的同伴们。

        放眼所及,四面八方,随处可见的是同伴战斗的骁勇身影。

        号声与和声的展开,高亢的声音象征着这场战争,终于接近尾声。鼓点不再那么紧急,更加的振奋。打击乐以新世纪人们熟悉的定音鼓为基础,更为原始的鼓音复合,这是yi个不同时空声音的完美神奇的融合。

        仿佛度过了yi个漫长的没有日照的寒冬,当那个站在山顶的身影抬起头,看到天空厚厚的云层慢慢散开,看到天空中照下的那yi抹金色的阳光时,那双刚刚击杀了不知多少狂兽的沾满血腥的双拳,却轻微颤着,抖个不停,眼中带着隐忍的激动情绪,下yi刻就会热泪盈眶般。

        阳光似乎带上了灼热的温度,将他们因为这场战事而武装起来的带着尖锐棱角的内心融化,触及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这样的阳光,他们在很久很久以前看过。那代表着温暖和希望。

        他们,也曾是yi群饱受痛苦的地上的普通生灵,经历过不曾想象的绝望和消沉。

        他们,在冰冷的绝境中抗争、战斗,赢的不只是自由和新生,他们要赢得的,是yi个世界!

        汹涌的情绪喷,来自山顶的呐喊,与磅礴乐声中高亢的男声重合在yi起,仿佛带着yi股不可估量的力道,要将整个世界都举起yi般。

        管弦合奏的宽阔乐声中,激昂的和声如所有重见阳光的生灵的狂欢,庆祝着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

        提琴的拉转演奏,如时间梳理着这个重获新生的世界。

        天空自由的云在湖面上方徘徊,战争中搅得浑浊的湖水,变得澄清,漂浮在湖面的断枝残骸,沉入湖底。湖边稀疏的地面,已经布满旺盛的草丛。

        节奏更为畅快有力的复合鼓声中,大的小的树枝虬结而成的脚掌,踩在已经茂盛的草地上,跑动着,不带急促与紧张,而是喜极而泣的兴奋。

        从今天起,不会再看到那些凶残如血的身影。

        从今天起,他们无需颠沛流离,四处逃生。

        从今天起,世界,将是yi个新的世界!

        所以,可以休息了吗?

        可以吧。

        雄浑的和声之中,扩编管乐声势浩荡的吹奏,不断上扬的弦音,鼓点yi次次有力的确认,预示着yi幅即将展开的开阔画卷。

        树群最前方的身影,站在高坡上,看着分布在四处的闲散而自由的同伴们的身影,踩了踩脚下松软的泥土,露出yi个明朗释然的微笑。

        温暖的阳光下,放松地张开双臂,虬结的树枝终于散开,结实的臂膀变成四面伸展的枝条,双腿再次变成根须,深入土地中,扎根。

        恍若新生。

        四处走动的树群,也在找到满意的地方之后,展开虬结的枝条,扎根于土地之中。光秃秃的枝条,在阳光的照耀下,冒出嫩绿的叶芽,叶芽展开,带着生命的晕彩。

        有些奇异的人声在耳边哼唱,带着电子音色的合奏,营造出yi个全新的波澜壮阔的缤纷世界。

        弦乐组不同的声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好像是战争中牺牲的亡灵俯瞰着这个新生的世界,又好像是yi些新的,从未有过的生命在低语,还像是重新扎根于新土地的树人们内心雀跃而复杂的声音。

        战争中的尸骸被灰尘和新生的草木遮盖,那场灾难性的战争,毁灭了yi批生命,同时也培养起来了yi批觉醒的生命。

        充满生机的大地上,有新鲜,也有腐朽,但至少,yi切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展。

        从高空俯瞰,无边的大地上,整个世界再次变得宁静,祥和,仿佛那yi场毁天灭地的劫难从未生。

        但世界安宁悠远的表面下,是历经劫难之后的那些坚韧而壮阔的灵魂。

        什么是永恒?

        永恒是多久?

        不知道。

        如果,哪yi天,再来yi场劫难,他们将重新站起。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影像中,画面飞快越过地面已经形成森林的树丛,更远的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没有灰霾和阴森,而是璀璨神秘的星空。

        乐调逐渐平静下来,优美中带着些许忧伤和感慨的弦音,力度渐渐变轻,低沉的男声在弦乐声中渐渐远去。

        字幕渐起。

        “mV主角:极光

        种属:龙象天罗

        歌曲名:百年灭世第四章永恒

        制作人:方召

        制作团队:极光项目组,方召,祖文,宋秒,庞普颂,曾晃,万悦,付应天,斯特拉,章禹等。

        出品公司:银翼传媒。”

        薛景盯着字幕上制作人那yi栏的名字,叹息着摇了摇头,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捡到宝的欣喜。

        “方召那小子啊!”

        摇晃着脑袋,薛景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下yi句话:

        “极光,从平凡众生的yi员,到领导yi个群体的反击,yi段史诗般的旅程,乐章的每yi个曲调都带着yi种强烈的真实感和震撼力,就好像,创作者真正经历过yi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