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70章 等你出名以后

第70章 等你出名以后

        坐在客厅里支着耳朵偷听的人,听到方召的回答之后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他们谁都知道,老太爷最不喜欢听到小辈说玩游戏,偶尔玩玩也行,但沉迷游戏,那简直就是浪费生命。

        老太爷心中也郁闷,看在这小子终于来yi次的份上,打算将十年的红包yi起补了,但听到回答之后,瞬间没心情了。

        眼见着老太爷那两条眉毛竖起,旁边坐着的老太太拍了他yi下,又看向方召,她倒是没因为这个生气,反而和蔼地问道:“你现在过得好我们就放心了,刚毕业工作肯定不会太顺利,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有。”

        “哦?”

        “我对兵役不太了解,能说说您二位当年在天狼星号上服役的事情吗?”方召问。

        老太太原本以为方召会趁这个机会向他们寻求些帮助,儿孙里面,不少人平时想不到他们,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跑来寻求支援,这种她看得太多了,所以,在方召说出那个“有”的时候,她心里是有点失望的,但方召接下来的话却让她诧异。

        “天狼星上服役的事情?”老太太视线带着打量,似乎在猜测方召这话是真想知道他们二老当年服役的事情,还是借这个话题让他们帮忙解决兵役的事情?

        “二叔说起兵役的时候,提过您二位服役就是在天狼星号上服的,所以才想问问。”方召直视老太太的眼睛,认真说道,“我查过,保密期已经过了。”

        老太太收回打量的视线,回想了yi下当年的事情,虽然已经离得很久了,但她如今记起来却仍旧清晰,也会将那时候拍下来的视频和照片拿出来看。随着天狼星号的退役,他们这些曾经在上面服役的人,也拿到了yi些录像和照片。

        退休后,没事的时候就将以前的视频和照片拿出来看,所以,想忘也忘不了。视频和照片的存在,就是为了提醒人们他们曾经经历过什么。有些即便过去yi百多年,因为视频和照片的存在,因为yi遍yi遍的回想,记忆才会更深。

        “当年在天狼星号上服役的时候”

        “这事你得问我,我在天狼星号上服役的时间比她久,当年在天狼星号上服役的时候,跟你差不多大,想当年”

        老太太才起了个头,旁边的老太爷就坐不住了,赶紧截了话,吧啦吧啦吧啦跟方召说起了他当年在天狼星号上服役时的经历。刚才还要怒而竖起的眉毛,又度飞扬起来。

        太空,不比6地和海洋上的服役,它的不确定性更强,随时都可能遇到难以预料的危机,所以才会有很多人想方设法让自己或者自己孩子,留在本星球服役。

        但方召不同,他曾经的战场是6地,从未经历过天空之行,很多人在服役前都会从自己父母那里获得不少经验,找到的资料有限,大多数都是官方放出来的,私人的很少,因为到太空服役的都签过保密协议,就算过了保密期,他们说的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也只有面对自己亲人或者信任的朋友时,才会说真话,说出自己真正的感想。

        方召只是从方二叔那里了解到点,不过方二叔的服役经历,比较平淡,而老太爷和老太太的经验更跌宕起伏,他们在服役期间立功,服役期满后被选中留队,老太爷混到团级之后就爬不上去,那时候年纪也大了,带着遗憾专业,到延北市政府办公室,yi直到退休。不过,对方老太爷来说,在延北市政这边的生活就跟养老yi样,没多少值得怀念的,退休之后经常没事就将收藏起来的军功章拿出来跟老太太对着说“想当年”。

        方老太爷最喜欢的就是跟人说在军队时的“想当年”,可惜,儿孙们都不太喜欢听那些,有些小辈好奇心强,还能多听会儿,但听yi听就开始走神,老太爷当然也就没心情继续。

        老爷子说得唾沫横飞,yi边坐着的老太太就拿着天狼星号的航模指给方召看,告诉他老太爷所讲的事件生在天狼星号上哪个地方。

        老太太说的时候还观察着方召,她现,方召并不是刻意挑起话题来吸引他们俩老的注意力,而是真在认真听!

        老太太觉得这个重孙很奇怪,见到他们二老没觉得不自在,没半点紧张,听老爷子说起服役的事情时还会接两句话,每yi句都正好击中重点,引得老爷子更兴奋,说得口都干了没见停。有那么yi刻,老太太感觉,他们不是在跟重孙说话,更像是对着yi个与他们年纪差不多的老朋友坐在yi起聊天。

        方召拿起yi旁的杯子接了点温水递给两个老人。

        老太爷接过杯子灌了yi口,调出自己存放的照片,“这些枪看过没?还有这个,当年在异星挖矿的时候,遇到异星生物袭击,吃了我们队两个人,最后被我用这把枪打死的。哦,还有这把”yi溜的图都是老太爷年轻时候拿枪的照片,有的是单人照,有的是合照。

        “不过这些里面,只有这把跟着我yi起专业,然后退休。”

        方召看过去,那是yi把黑色泛着冷光的手枪,不大,看起来有些低调。

        见到方召盯着枪的眼神,方老太爷面露得意:“羡慕吧?这枪,yi般人没有。”说着yi激动,老太爷道,“你要是在全延洲出名了,我就将这枪送你玩。”

        旁边老太太听到这话yi巴掌打在老太爷胳膊上,“又乱说!”这种枪是能随意给人玩的吗?违反规定,枪会被收回的,他们yi把年纪还得背处分。

        “我没乱说啊,真要是全延洲出名,人身安全就得注意了,给他防身又怎么不行?咱们可以偷偷的给”瞥见房门没关严实,老太爷清醒了,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就算心里这么想也不能说出来。

        “咳,我就yi句玩笑,逗逗小辈嘛,是吧小召?”老太爷看向方召。

        方召回了个笑。

        不过那笑让老太爷抖了抖,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哎,算了,不说那些,咱们继续刚才的,刚才说到哪儿了?”

        房间里老太爷说得不想停,房间外,客厅里坐着的人面上就不太好了。

        “真没想到,方召那小子,几年不出现,yi来就拍了个精准的马屁。”有人低声道。

        “以前也没人能被老爷子老太太拉着说这么久吧?照这势头,yi时半会儿不可能停。”有人撇嘴。

        屋外有人等得不耐烦了,过来打探情况。

        靠门坐着的那位对打探的人道:“我还没进去说话呢,被那小子插队了,现在老爷子正讲得兴起,谁来也不见,先yi边待着去吧。”

        里面方老太爷yi直说了yi个小时,嗓子实在说不了,才停下,平日里都没这么多话,今天yi下子说太多,难受。

        “那行,您二位先休息吧,我走了。今天就是跟二叔yi家过来看看您二老。虽然你们没提过,但我知道,当年您二老出过不少力。”

        这些都是方召从记忆中推测到的,如果没有这两位老人的插手,当年原主父母遇到意外,整栋楼都爆炸的事情,单凭原主yi个孩子,不可能全额拿到那些赔偿金,之后的赔偿房等等,能轻松地拿到手,肯定也是有人帮衬着。而二叔yi家没那样的能力,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两位老人了。

        “你自己知道就好。别整天只顾着玩游戏,耽误正事!过来,个人终端号多少,红包给你。”方老太爷问。

        方召报了之后,就见手环上有个收到礼物的提示,点开yi看,是个红封,上面显示的金额让方召挑了挑眉。

        两万块。

        根据方宇之前说的,小辈们每年收到的老太爷的红包,平均金额是yi千块,有的人多有的人少,全凭老爷子心情。而依照平均金额,就算十年集yi起,也是yi万,现在老太爷却直接给了两万,这是心情不错,给得多?

        “对了,服役的事情,有想法吗?”老太爷问。

        门外支着耳朵听的人都诧异了,他们中也有人以前因为自家孩子的事情在老太爷面前旁敲侧击过,但老爷子就yi个态度: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办去,老子不管。

        但现在

        您老这是要帮方召?说过的话是放屁吗?!

        门内,方召听到老太爷这话,回道:“想法有yi点。”

        “哦?说说。”老太爷打算听yi听。

        “还没想好,等我多想想再请您二位给参考。”

        “嘿,你还跟我拿乔?!”方老太爷想摆脸色,没成功,心情不错,“行吧,你想好了跟我说,我给你参考参考。”

        方召起身走到门边,没直接出去,而是将门关严实,这样外面听不清他们的话。

        “刚才你说的那句,还算数吗?”方召问。

        “哪句?”老太爷疑惑。

        “等我全延洲出名,你那把枪送我玩送我防身。”

        “算数,你先出名再说,别让我等太久,我yi把年纪,等不了太长时间。”老太爷没当回事。

        “你不老,才yi百五十几岁。”方召笑道。

        方召拉开门准备出去,又听老太爷道:“等等,你别想不开犯罪啊!我说的出名不是犯罪出名!”

        “您想多了。再见,有空再回来看你们。”方召走出去,顺手带上门。

        房间里,方老太爷想了想,对老太太道:“我听那小子出去前问的那话,怎么总感觉那小子要搞事情啊?”

        “你想多了吧?”老太太看着桌子上放着的微航模,有些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