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69章 奇怪的重孙

第69章 奇怪的重孙

        方召暂时在二叔这边住下,白天去了他在延北市买的房子,简单收拾了yi下,只是当做yi个落脚的地方,八十来平米,yi间卧室,yi间工作室。        收拾完之后,去陵园看了这具身体的父母。

        在新世纪,普通民众的陵园,不能算是传统的陵园,而是yi种公司形式。由于原主父母当时是因为意外爆炸,整栋楼都炸得不剩多少,存放在陵园的不是骨灰盒,而是原主父母生前的yi些物品。

        原主以前并不会回到延北市拜祭他父母,而是通过陵园所属公司的官方行拜祭。拜祭同样需要预约排队,然后在yi个划定的区域等候,将骨灰盒或者遗物存放盒从集中存放室移出来。相比起烈士陵园,这种公司式集中存放骨灰和遗物的陵园,显得比较拥挤。方召去的时候,陵园的人告诉他已经欠费yi年,补完欠费,方召还yi次性支付了十年的存放费。

        新世纪不准许公众肆意安葬,都是集中在类似的陵园里,根据各人的经济条件和喜好选择不同的陵园公司,有些是政府出资办的陵园,有些是私人所办,原主父母所在的这个就是政府出资办理,虽然看起来并不那么奢华,但也比较人性化,欠费yi年了没有将存放的遗物移出,除了yi条通知讯息之位,并没有不断骚扰。

        方家二叔说纪念日那天要yi起去干休所看望老太爷,到时候还会带着方召见yi见其他长辈,因为方家人的挽留,方召买了延北市的房子之后也没在那边住过。

        方宇的事情解决,再加上方召回来,方家二叔每天脸上的笑就没停过,这让考试差点不及格的方启松了yi口气。不过唯yi让方二叔yi家人觉得别扭的是,他们在方召面前总会不自觉带着些小心。倒不是方二叔因为方召弄兵役名额的事情,这虽然也占yi定因素,但并不是全部原因。方二叔也说不明白那种感觉,就是不自觉就那么做了。

        有时候方宇也觉得,方召看他的眼神与住楼上的老大爷挺像,像是看小辈、看小孩的眼神。以至于方宇在面对方召的时候,总是觉得矮yi截,说话都带着些小心。

        方宇分析了自己这种心态,可能就像他爹说的那样,有本事的人,总会在无形之中让人生出些敬意来。

        方召也察觉到了这yi家子的态度,但他yi时也改不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装年轻人,或者说,不知道该怎么去将yi个年轻人装得像。他会过来延北市,只是想来这个新世纪的城市看yi看。六年没回来过,就算性情大变,认识的人也不会说什么。

        纪念日这天,方召跟着方二叔yi家人乘坐公共列车前往延北市郊的yi个干休所。

        干休所今天格外热闹。

        因为医疗技术的快展以及灭世之后人体素质的增强,平均寿命增加,于是,现在很多行业的退休年龄都在yi百五十岁左右,而到了这个年龄,五世同堂也是非常常见的,那样yi来,人数就多了,有些yi家生六七个孩子的,总的算起来数量更多。

        不过,在新世纪,并不看人数多少,还是看个人能力。更何况,新世纪生活节奏也快,感情易淡,就算是亲兄弟姐妹,也可能长着长着就疏远了。

        来方家老太爷这边也都是各家自己的意愿,并非组团行为。

        yi行人来到干休所之后,并没有去两位老人家住的地方,而是前往干休所的yi片林子。

        “每年的纪念日,都会有很多人来看两位老人家,儿孙多了,要是都赶到yi起,去了也挤不下,所以干休所都会提前安排地方供老人家与儿孙们见面。”担心方召不记得这里的规矩,方家二叔又给方召解释了yi遍。

        方召yi行人到的时候,那yi块已经有二十来个人了,都是yi桌yi桌地聚在yi起,关系好的凑yi起聊天,关系不好的yi个眼神都懒得多给。

        “两位老人也会跟小辈们聊yi聊,不过,不同的人,聊的时间长短不yi样,越看重的人,聊的时间越久。去年俩老人跟yi个堂姐聊得就挺多,前年跟yi个表哥聊的时间久,不过我跟堂姐和表哥他们不熟,没说过话。”方宇yi边走,yi边跟方召说yi说每年纪念日过来这边的见闻,他们家yi向都是打酱油的,不会突出,过来看望yi下两位老人。

        “今天还没见到爷爷,可能早来过,已经离开了。爷爷不太喜欢咱们家,每年都跟小叔和姑姑他们yi起过来。”方宇继续小声说着。

        方家二叔不止跟小辈难交流,跟他亲爹也说着说着就能吵起来,因为两人的脾气都差不多。

        “哟,方朗,来了?”旁边树下的yi桌有人看到过来的人,说道。

        方朗就是方家二叔的名字,那人跟方家二叔yi辈,俩人的爹是亲兄弟,不过关系也不算近,曾经因为yi个项目合作过,熟悉了点。

        “那边那个是谁?”那人注意到方召,问道。

        “是方召,我已逝大哥的独子。”方家二叔道。

        那人还想了yi会儿,才将方家二叔的话对上号。“喔,是他啊。”亲戚太多,记不住,不重要的那些他也不想记。

        不过,相比起方召,那人对方召提着的盒子更感兴趣。但这时那边已经轮到他们家了,要不然他还真会打探打探。

        方召见到那家人进了前面不远处的yi个屋子,这林子里的房屋建造得都比较复古,像是灭世前的那种瓦顶房。这附近只有那yi处屋子,现在是冬季,虽然这两天出太阳,但温度还是比较低的,两位老人肯定在那里面。

        “先坐会儿吧,他们那家刚进去,咱们排他们后面,大概还得等半小时。”方家二叔说道。

        方召过去真打算坐下等,就听前面屋子那边有人叫他的名字。

        “方召!嘿,方召,对,叫你呢,快过来,你老太爷老太太想见见你!”

        是刚才跟方家二叔说话的那人,大概是在屋里的时候跟两位老人提起了方召,所以才先让方召过去。

        “哎,方朗,没叫你,你们还得再等会儿。”那人示意方家二叔别跟着,只让方召yi个人过去。

        “小召,你自己注意点。”方家二叔替方召紧张,他每次去见两位老人家也会非常紧张,那种气场太有压迫力,他担心方召年纪太轻,承受不住那种气场而惶恐。

        方召提起给两位老人准备的礼物,大步过去。

        屋里很暖和,客厅坐着有十来个人,说话的声音很小,见方召进去的时候还互相嘀咕着什么,视线也在方召提着的盒子上扫了好几眼,像是在评估什么。

        “里面呢。”刚才喊方召的人指了指里面的房间,对方召道,“我带你进去。”

        那人将方召带进房间之后,便转身离开,不过,在离开房间时使了点小心机,没将房门拉拢,而是虚掩着,留了yi点缝,坐在客厅就能听到里面的谈话声。

        房间里。

        方召见到了两个头花白的老人坐在那里,老太太还好,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视线打量着方召,似乎再透过现在的方召,对比十年前的那个小身影。不过旁边那老头脸色就不那么好了,鹰yi般的视线,再加上不怒而威的气势,若真是年轻不经事的小辈在这里,也会觉得紧张。

        “您二位还是这么精神。”方召笑了笑,将手上的盒子放到yi旁的桌子上,拆开盒子,将里面的东西拿出。

        方老太爷原还打算摆摆脸色,这小子十年没来,这次得好好说yi说,可板起的面色在方召拿出盒子里面的东西时,绷不住了。

        “天狼星号?!”方老太爷忍不住出声道。

        方召拿出的是yi个微航模,三十多厘米长,整体主要呈银灰色,上面印着yi个标志和字。

        天狼星号,是新世纪人类探索太空之后,建造的yi艘战舰,作为探索先驱之yi的天狼星号,不过这艘战舰已经退役。不过,就算退役,天狼星号依然深受模型商们喜爱,不仅因为它本身代表的意义,还在于它的经济价值。

        而方召选择这艘战舰的原因,就是因为老太爷和老太太当年曾在天狼星号上服役。

        方召将天狼星号战舰航模递过去的时候,方老太爷还摆架子没伸手,旁边的老太太接过去的。

        老太太入手就yi怔。

        “这个触感”再看看模型的几个细微的地方,老太太看向方召,叹道,“你有心了!”

        天狼星号航模以前也有儿孙买过,不过,都被老太爷给扔了,很多人以为他们俩老并不喜欢航模,但实际上,是因为那些航模不标准,有很多细微的地方错了,也大概只有对天狼星号带有较深感情的人才会注意到那些细节。

        而方召拿出的这个,在那些细微的地方都没有任何错误,材料也与真正的天狼星号yi模yi样。能买到这样的航模,肯定花了不少钱。

        看到这个航模,老太爷面上好了点,至少在挑选礼物上面,方召的确是用了心的,他们俩老也挺喜欢。

        既然小辈主动示好,老太爷也不好再甩脸色。

        “十年不见,看来你展得不错。现在在哪儿工作?”老太爷问。

        “yi家娱乐公司。”方召在旁边yi张椅子上坐下。

        “哦,搞娱乐的。”老太爷兴致缺缺,想起什么,又问,“服役在哪儿服的?”

        “还没服役,没时间,今年也已经安排好了。”方召说道。

        “哦?还没服役?”老太爷直了直腰,“工作这么忙?忙着干什么?”

        “玩游戏。”

        “”老太爷伸出去打算给红包的手又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