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58章 十个兵役名额

第58章 十个兵役名额

        延洲军区对于质疑和争论之声置若罔闻,娃们的小吵小闹他们没看在眼里,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将自己军区的威武雄姿宣扬出去,然后让本洲更多的人参军,自觉服兵役,不要想方设法编造各种理由、钻法律的空子逃役。

        不得不说,这yi次延洲军区的宣传片确实在火了,狠狠刷了yi把存在感,段千吉的丈夫洪镂在开会的时候还获得了表彰。

        配乐的功劳毋庸置疑,人靠衣装,视频也需要声音去装饰。同样是宣传片,延洲军区的宣传片,论装备,论规模,是没法与戎洲相比的,但其他洲的宣传片没火起来,而他们大火,这就是配乐不同人的观感也不同的原因。

        为什么那么多大制作的影片、游戏、广告商愿意花大价钱去定制yi音乐?别以为他们吃亏,他们得到的回报比人们想的,要多得多。

        延洲军区是出了yi把风头,而银翼也没有损失利益。

        延洲之外的其他洲,会有区域屏蔽,对商业型的音乐、影视等等那些东西,都进行严格过滤筛选,甚至阻拦在洲外,不让他们对自己洲的娱乐圈造成威胁,影响到本洲的利益。但那仅仅只是针对商业性的东西,洲军区宣传片这种非盈利性质的视频,是没法阻拦,也没谁敢阻拦的。

        银翼也趁此机会进行全球宣传,带yi波节奏,否则那些洲的人哪会这么快就知道那部仅仅只有四分钟的宣传片的配乐,出自极光这个虚拟偶像的出道系列乐章?

        配乐带动了更多的人气,也让延洲之外,更多的人从中搜索到极光和百年灭世系列的消息。

        宣传自己的同时,也帮媳妇儿打广告了,洪镂少将很高兴,这是yi个双赢的局面。

        就连雷洲那边上映的电影战神都获得了更多的话题和关注,作为yi个合格的炒作团队,萨罗的经纪人和“无线电”公司都抓住这个机会,再次为自己的电影造势。然后,他们将狙击之王的“最佳电影配乐”奖项给扯了,甚至让狙击之王的评分数次差点跌破8分。

        在上映之前,就有不少人说过,狙击之王是奔着好几个奖项去的,这yi届雷洲最大的电影奖项中,狙击之王恐怕会斩获好几个奖项,然而,当狙击之王和战神同时上映之后,很多人就知道,恐怕狙击之王会丢掉“最佳电影配乐”这个奖项。

        战神这个人们口中的“烂片”是没法获奖的,洲影视协会也不会将奖项给他们,协会的人认为太丢份,但若是将配乐奖颁给狙击之王,又会引极大争议,所以,很多人心里清楚,恐怕洲影视协会的人,会将配乐奖颁给其他影片,完美避开这两个正处于风浪尖上的影片。

        狙击之王背后的几大投资商气得吐血。配乐上他们也是花了心思的,巨资请了yi个著名的版权音乐团队,在他们的打算里,配乐奖也是目标之yi,可惜,都栽在萨罗这团狗屎身上。

        几位投资商雇了不少专业人士批萨罗团队炒作、故意抹黑等卑劣行径,而萨罗则在采访时公开回喷。

        是啊,我们就是臭狗屎,但就是yi团狗屎,那也是有优点的,不要全盘否定,与其花那么多功夫批判“无线电”公司的“卑劣行径”,不如多找找自己到底哪里失误了。承认失败很难吗?平日里自大惯了,就以为自己天下第yi了?

        还有那些将战神批得yi无是处,说看战神的是智障的人,萨罗照骂不误:瞧你们能耐的,看个片还看出优越感来了?真那么能耐,怎么不参军去外星开拓资源?

        萨罗不怕被那些人批,因为,那些人批判得再狠,也无法否认,他自己演的这个烂片,用了yi曲足以扯掉对方yi个奖项的配乐,虽然票房、评分、奖项上面没法跟对方比,但配乐扯掉对方yi个奖项,咱很满足,很高兴,庆功!加薪!

        萨罗的经纪人同样很激动,倒不仅仅只是扯掉对方yi个奖项的兴奋,还因为他们这部影片不仅回本了,还盈利六千多万!纯的利润!

        这些收入在其他电影同行们看来不值得大惊小怪,但萨罗经纪人激动啊,以萨罗那种没事就爱用钱砸烂片捧人的性子,别说盈利多少,回本就是他们每次的目标,而这次不仅回本,扣除所有费用,包括炒作运营等等所耗费的,还赚了六千多万!真的是个巨大的进步。有时候萨罗经纪人还会想,是不是将那使命拿下来会更好,但也只是yi瞬间的想法,便抛之脑后了。

        延洲那边。

        方召并没有去关注全球娱乐圈的动向,他正带着团队赶工,就算段千吉不说,他也打算让项目团队在纪念日之前将第四乐章制作出来,这样他们还能有个轻松的纪念日长假。

        既然第三乐章给了延洲军区作为宣传片主题曲,那么,除了大众平台的下载试听之外,其他地方就不可能再授权了,任何地方电视台、视频工作室、广告公司等等,都不得再使用第三乐章,使用就是侵权,法庭上见。

        但是,第三乐章给军方作宣传片主题配乐,银翼并没有收取yi毛钱的费用,因为段千吉知道,就算延洲军方给钱,也不会如萨罗那边的大手笔,所以,她情愿用这个乐章换取其他方面的便利,有些是给整个银翼的好处,有些,则是给方召个人的。

        方召在指导庞普颂声练习的时候,被段千吉叫到顶楼办公室。

        “两件事跟你说yi下。”没有让助理去通知,而是选择亲自跟方召谈,也是段千吉为了表示重视。

        “第yi件事,延洲军方宣传片在全球的传播,带动了第三乐章的关注度。”说着段千吉打开光屏给方召看她保存的评论截图。

        正因为知名度高了,越来越多的人现,这个第三乐章里面,合唱部分的歌词,他们听不懂!

        “这到底是哪种语言?有人知道吗?”

        “初步判断应该是某种古老语言,或许还是灭世时期的,这得请专人解答。”

        “有研究语言学的人在线吗?求解答!”

        段千吉给方召看的,就是各洲人对于歌词方面的评论,以及媒体们的报道。

        学音乐的很多人都知道,有些人擅长用几种全球流行的语言去来表达歌曲多变的世界观,只是,语言的杂糅稍yi不注意,就容易让歌曲的表达更加难以理解,所以,没有足够的掌控力,很少有人会去尝试多语言表达。

        而在多语言表达之外,还有yi种完全越了语言控制的音乐存在用yi门未知的语言去表达,直白点说,就是自创的音乐语言。

        这样的语言或许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只是为了去配合曲调,也或许是某种古老的已经失传很久的语言,但无论是哪种情况,它或许不能太清晰地去表达什么,但可以传达同样的感情以及意境。

        不过,到底是哪种情况,在找不到明确答案的时候,就只能询问创作者本人了。这就是各洲的人议论的地方。

        之前段千吉没注意到这点,因为她觉得在方召创作的这几个乐章里面,歌词都是次要的,乐曲更吸引人。所以,在第三乐章时她没有见到提交的歌词,只是听了曲子,也没在意,直到现在更多的人提起这个话题,她才注意到。

        “现在公司正在通过yi些手段带动话题和热度,需要先保持神秘,所以,第三乐章里面的歌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暂时不要对外说,暂时不要在任何关于第三乐章里面唱词意思的解释。”段千吉认真强调道。

        “这个你放心。”方召笑着道,“因为我也不知道它什么意思。”

        段千吉:“”你他玛在逗我?!

        “只是曾经听过,觉得用在这里很好,就用了,至于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方召说道。

        灭世之后,大量小语种和并不通用的各地方方言都已经消失,但方召在创作的时候,却想起了曾经在全面战争开展时听过的那些话。有些是战士们在同亲友告别时说的,有些是在战场上吼出声的,说的那些人都已经不在了,方召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意思,但在创作的时候,脑子里随着乐曲最先想起的话,他便用在乐章里面,然后在录制的时候指导庞普颂唱出来。

        段千吉看着方召,表情有些yi言难尽。

        神奇的艺术家的脑子。她真的没法理解。

        不过,或许就是这样的人,才能作出令人惊讶的乐章来。

        “咳,那这个就先不说了,再说第二件事。”段千吉观察着方声脸上的表情,说道,“第三乐章使命相当于是咱们以银翼的名义,送给延洲军方宣传部的,没有收他们yi分钱。”

        虽然第三乐章送给军方的事情,之前已经跟方召说过,也得到了方召的同意,但段千吉还是觉得有必要跟方召解释清楚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在她看来,方召还很年轻,或许有些事情想不通也憋着,段千吉不希望这样yi个有潜力的人对公司心怀怨恨。

        “这送也不是白送,我们也得到了许多便利,有些是用钱无法去衡量的。”段千吉边说,边观察方召的表情变化,却现方召从始至终都很淡定,就好像只是闲聊yi般。

        其实段千吉多虑了,方召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情绪,他自己也是愿意的,他创作这几个乐章,最重要的是让它们重见天日,利益也看,只是没前者重要而已。

        而方召也相信,作为商人,段千吉懂得怎么将利益最大化,所以方召不担心他会吃亏。金钱方面段千吉肯定不会少他,而有些特权,如段千吉所说,却是出钱都难以买到的。

        “有些事情不便与你多说,不过,有件事能告诉你。”段千吉笑道,“除了yi些便利之外,我用这次机会给你争取到的十个名额,服兵役的名额。”

        作为新世纪人,就不可避免地需要履行某些义务,兵役就是yi个没法绕过的台阶。不同兵种,不同地点,服役类型也不同。有的会被分配到军中某些队伍里,前往遥远星球上挖矿,而有的则只需要在yi些市区担任基层简单的服务工作,不需要进入军中服役。

        段千吉见方召对此感兴趣,接着道:“我查过,极光项目小组,其他人都已经在大学期间服过兵役,只有你,方召,你的档案里面,并没有服兵役的经历,所以,将来你什么时候决定要服兵役,可以用他们给的名额,去换取更轻松的工作,甚至不需要出齐安市。yi年的服役期间,你还可以继续创作,不会受到影响。而这样的名额,我给你争取了十个!”

        这是给方召的优待,以及,送人情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