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52章 第三乐章《使命》(二章合一)

第52章 第三乐章《使命》(二章合一)

        新世纪532年,yi月yi日。        新的yi年,第yi天。

        银翼总部大楼,五十层内。

        庞普颂有些紧张,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唱得怎么样,因为第三乐章录音的时候,方召的要求比前yi次还要严,过去的这yi个多月,他每天都在练习,有时候可能要用yi两周的时间来唱好yi句,录制的最终成品他没有听过,只能等着mV正式布。

        不仅是庞普颂,整个虚拟项目部门都很紧张。

        在十yi月第二乐章布之后,得到的假期休息完,又连续加班了yi个多月。第二乐章决定的是他们能否成功,而第三乐章则是决定他们能走多远。

        尝到了甜头,不用方召多说,他们就会自己给自己施压。累了就去游戏室放松yi下,然后睡个小觉,醒了接着赶工。

        银翼专门组建了yi支备用的技术团队,就是在他们做不来的时候帮yi把。所以,他们不担心经费,不担心人手,不担心待遇,只需要按照方召所布置的任务,认真完成。而最后的成品会如何,他们也不知道,唯yi能做的,就是相信方召这个项目的头儿。

        “大召呢?”曾晃被闹钟闹醒之后,出来没见到方召的人,便问祖文。

        “在办公室。”祖文道。

        “昨天大家都没回去?”曾晃看了眼工作室内,见大家都在,问道。

        “没呢,哪睡得着啊。”祖文打着哈欠,去洗了把脸之后,又回到工作室坐下,同工作室其他人yi起,等着八点的到来。

        他们没有去打扰方召,他们能明显感受出来,方召在第三乐章的制作中,情绪并不是很好,就像演员沉浸在戏中yi样,需要yi个抽离的过程,yi个情感已经沉浸在乐曲中的创作者,大概也需要时间去抽离深陷其中的情绪。

        所以,曾晃和祖文他们能做的就是将自己手头的事情做好,别让方召再烦心。

        新人部那边,楚光早在看到这个月的宣传安排表的时候,对极光在第yi顺位的事情,已经相当淡定。

        去年最后yi个季度的榜单,他已经被挤到新锋榜第五的位置,这还得庆幸第三乐章没有在十二月就布,否则,他第五的位置也保不住。

        现在,天罚和破茧之后,第三乐章使命也即将布于公众平台,相信质量也不会差。不过让楚光疑惑的是,霓光文化和橦山实华那边,好像没有要继续与极光争夺的意思,只是在yi个劲儿推他们公司的两大明星虚拟偶像米虞和安迪里奥。

        这是放弃新人这边的争夺了?

        不管如何,对于楚光来说,少了两个虚拟偶像竞争对手,是好事。

        银翼顶楼,段千吉同其他几位银翼高管yi起,用会议室的影像和音响设备观看正式上传之后的第三乐章mV,这些人中,只有段千吉听过第三乐章的乐曲,看过制作完成的mV,其他还是第yi次看到。

        整个银翼的人,不管是歌手还是演员,还是其他技术部门或者后勤部门的人,已经到公司的,或者还在中途车上的,都在关注早八点的动态。

        方召自己yi个人在办公室里,拉上窗帘,遮挡住外面的阳光,打开影像音响设备,在八点钟平台更新的时候,播放第三乐章的mV。

        第三乐章不同于前两乐章先抑后扬的乐风,从yi开始,就用扩编的管弦配合,释放出带有明显史诗风格的波澜壮阔的气势。

        mV中,这是真正的冲突时期,画面继承了第二乐章时期的昏暗,开篇整体为具有凄凉感的蓝色,天空布满了阴霾,厚重的云层之中,有闪电划过。

        地面上有许多身影在跑动着,急促的鼓点完美地体现了此时的紧张节奏。节奏急促的鼓点之中,以那个熟悉的男声为主的合唱,将交响乐与歌剧手法揉合了起来,其中又结合yi些新世纪人们更容易接受的风格,表现出了yi种原始的野性与攻击性。随着画面的进行,双方对战的气势,从更加辽阔的视野之下展开。

        处处布满的骇然危机之下,高涨的气势直冲而来。

        yi道身影高高跃起,如若穿入云端的鹰,yi根根树枝虬结成线条分明的肌肉形状,仅仅只是yi眼,便能感受到其中蕴藏着的可怕爆力。

        下坠的身体,yi脚踹在前方狂兽的侧腰,拳头仿佛打磨过的磐石紧逼砸下,凶暴地砸在那只狂兽的咽喉处。

        炸响的鼓点与诡异的电音之下,人耳仿佛听到了清脆的骨骼断裂声。

        那不是乐器出的声音,而是影像与音律的“暗示”之下,人心里听到的声音。

        影像中,飞溅的泥星带着血与水射向四周,有些溅在那个树人脸上,溅在眼周,这让看着影像的人,注意到了他的眼睛。

        那是yi双满是杀气的眼睛,仿佛从沉睡中惊醒的暴怒的凶猛野兽。

        看到这yi幕的人,仿佛被yi双手拨动了yi下脑中的神经,骨头都颤了颤。他们甚至会怀疑,狂的是那些凶残的狂兽,还是这些曾经与世平和的虫鸟不伤的树人?

        这样的变化,并不仅仅只是生在最前方的那个身影身上,在他身边,身后,还有很多很多同样带着杀气的身影。

        扩编的铜管吹出的变奏,令弦琴拉出的旋律更加雄壮有力,狂暴激烈的定音鼓,代表着不屈的抗争。

        对比第yi乐章时这些树人的样子,就能现他们身上的不同来。从外形,到气势,都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才是真正的适应战场、适应这个时期的状态。

        他们选择变成曾经自己最不愿意成为的样子,来反抗这残酷荒诞的命运。

        就如延洲关注百年灭世系列的人们所料的yi样,第三乐章,就是yi个斗争性质的主题。

        带着进行曲性质的铜管、木管的变奏,狂暴的节奏交替,如双方的对峙与厮杀,紧张而激烈,不弱于前两个乐章的气势,恢宏的影像带来的巨大视觉震撼,与乐声完美地结合在yi起,这是直达心灵的冲击。

        在这种偏蓝的暗沉的背景色之中,是蜕变之后的树群与残暴狂兽的激烈碰撞。

        即便只是虚拟的影像,却让人感受到了yi种真实的、立体的感觉,体会到了yi种穿越时间的沧桑感。

        蜕变之后的树人们,yi开始的怯懦早已经在yi次次的生死厮杀中磨掉。为了寻找yi片安宁之地,他们愿意放开yi搏!

        从高山到草原,到盆地,到丘陵,然而,没有哪个地方是乐土,四处都是危机。

        只是,在第三乐章里,已经没了第二乐章的妥协与认命般的消沉。

        从胆怯,到抗争,到对战争与死亡的习惯和麻木。这途中有人离去,也有新的伙伴加入。直至,他们终于找到了yi块相对安宁的地方极地。

        极地寒冷,白雪覆盖,很多病毒和病变生物并不能适应这里的气候条件,所以,相对而言,这里算是这个生病的世界里,最后的净土。

        在这里,天空没有厚厚的红褐色烟尘,在这里,能看到白日的阳光,能看到夜间许久不见的星辰,以及如梦似幻的绚丽多彩的极光。

        如喧嚣之后得到的暂时平静,乐声变得平和了yi些,略显轻柔的树笛与琴音的交织,令听者们紧绷的精神也随之放松下来,这是yi段对平和生活的描述。

        在这片极地,树人群体得到了歇息的机会,不用担心随时会蹦出来的那些长着獠牙的狂兽,yi些小树人也露出了轻松的笑。虽然这里冷,但是更安全,不是吗?

        奔跑的小树人在满是白雪的地面上,有些僵硬地笑跑,快要滑倒时,被yi只树枝虬结的有力臂膀捞起,放到高高的宽大的肩膀上。

        画面和音律,温暖而令人陶醉。

        这样的背景之下,似乎就要展开yi幅稳定安宁的景象。

        不过,看着影像的人明白,极地这里,应该对应的是真实历史中所描述的灭世时期中的yi段。

        在灭世中后期,有yi个极地脑会议,那时候还没有分为十二洲,只有各个战区,近百名来自各个战区的脑和重要领导人汇聚极地,商讨全面战争。

        这段暂时的平和不是结束,而是最后爆的预示!

        提琴拉奏变换,如狂风暴雨后幸存者们的沉思。

        这个地方,虽不是绝对安全,但相比起他们所经过的地带,的确算得上安宁。可是,这个地方同样不适合他们的生长。

        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不再满足于蜗居yi处了!

        新世纪,在很多关于灭世时期历史的书里,都记载那场极地脑会议的几句话,没人知道分别是谁说的,但却被传了下来。

        “我们这yi代就能结束的事情,何必留给下yi代?既然已经走到这里,再拼yi把又何妨?”

        “我们这yi代,都成了斗争的参与者,殉难者,但至少,我们还经历过短暂的和平年代,而那些出生在末世的人,却从未见过平静的世界。他们在血与火中诞生,但他们不应只属于战争!”

        历史书中记载的灭世时期的东西,会有润色,但也不是胡乱瞎编。方召记得,确实有人说过类似的话,他自己,可能也说过。

        凭什么,再不能生活在曾经留恋的故土?

        凭什么,要将世界让出去?

        我们已经很强了,不是吗?

        影像中,yi群树人站在四处都是冰雪的地面上,仰望天空。群星点缀之下变换的极地之光,仿佛yi群燃烧的流动的火。

        打击乐制造出来的层层递增的力度,似乎在强调某种坚定信念。

        站在树群前方的那个身影,双眼中没有与狂兽厮杀时的戾气与疯狂,平静中带着些许留恋和怀恋,似乎在向yi张老照片告别。

        空中的极光渐渐消失,天空开始亮了起来。

        前方的身影不再留恋,转身离开,背后那条支撑着整个身体的脊椎处,已有许多龟列痕迹,可能下yi刻就会因伤重而倒下,大概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他所承受的负荷。

        队伍中,很多树人也是相同的情况,但,只要不是伤重无法行走奔跑,都加入了离开的队伍。

        树群中间,yi些正在陪小树人玩的身影,看到离开的队伍,将小树人从身上提下,小心放在地上,然后转身离开。

        yi个树人用手指轻轻抵住小树人的额头,阻止对方想要继续跟上的行为,随后起身离开,与同样往外走的另yi个树人用力对了对拳,无言yi笑。不再回头,因为回头可能就没勇气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小树人疑惑地看着离开的那些身影,似乎不明白。他们不是已经安全了?只要在这里,不出去就行了,外面那么危险,为什么大家还是要往外走?

        往外走出的身影越来越多,加入到离开的队伍中,只留那些无法战斗的老弱树人在寒冷的极地之中。极地虽然冷,但却是这个时候,最安全的地方。

        带着战斗预示的管弦组合,搭配着特定的电声乐器,再次营造出了yi种紧张的氛围,用来契合那种混乱而非理性的命运。在那个谁也不希望经历的年代,必须做出残酷抉择。

        从高空往下看,密密麻麻的身影组成yi片不见尽头的蠕动的棕灰,在白色雪地背景下,往与极地相反的方向推进。

        激越的号声响起,随着定音鼓的强悍加入,乐曲的音响强度也在快增长。在低音提琴和管乐器低沉而有力的推动下,在紧凑的向上四度的号角声中,合唱伴着乐声层层推进,如影像中朝极地之外行走的队伍。大量扩编后的铜管组,表现出这支队伍内敛的疯狂与决绝的气势!

        这支队伍,蕴藏着无限的力量与希望,仿佛要开凿出了yi条更高更远的轨道。

        合唱声渐渐加强,画面快越过极地,越过高山丘陵。

        耳边仿佛有yi阵呼啦啦的如冬日凌冽的寒风吹过的声音,影像中yi个棕灰的身影用力踏地,yi蹿yi冲,如闪电般来到yi只狂兽面前,树枝虬结的强壮的手臂,仿佛yi把磨得锋利的大斧,带着豁出去的肆无忌惮的凶暴之气,对着狂兽的胸骨喉骨击去。

        耳边具有倾向性的三连音,猛烈如这爆力极强的yi击,相继向耳膜袭来。

        没有了顾忌之后,那些棕灰的身影动起手来也越肆无忌惮和疯狂,断裂的树枝,四散的木屑,与狂兽飙飞的血液混合在yi起。

        阵阵猛烈的风,从那些拼杀在yi起的棕灰与红褐的身影之中吹过,带起地面无数掺杂着木屑与毛血的碎泥,令人隔着影像都似乎能闻到空气中那新鲜而又浓郁的血腥和木屑味。

        持续的定音鼓的咆哮、狂暴的不协和音响、不规则重音的运用、繁复的音乐配器,融合了古典交响乐、新世纪音乐、圣乐唱诗、挽歌、军乐进行曲、电子乐等多种风格,气势如沉眠亿万年的火山骤然喷,声波似乎要高高掀起yi场能淹没世界的海浪!

        影像中画面的主题颜色,已经渐渐从压抑的蓝,转为明耀的黄,像是太阳穿透云层的颜色,也更像是燃烧的火焰的颜色,整体画面的亮度,比乐章开始前要强两倍!并且,亮度还在增加之中!

        树什么时候能出明亮的光?

        燃烧的时候。

        影像在这场荡气回肠的交响声中落幕。

        “mV主角:极光

        种属:龙象天罗

        歌曲名:百年灭世第三乐章使命制作人:方召

        制作团队:极光项目组,方召,祖文,宋秒,庞普颂,曾晃,万悦,付应天,斯特拉,章禹等。

        出品公司:银翼传媒。”

        方召关掉所有的影像音响设备,拉起窗帘,没有去看评价,没有去关注下载数,而是起身站在五十楼的大落地窗前,看着窗外。

        他想起了曾经几位老朋友的对话。

        “什么是使命?”

        “鬼知道呢,只是战着战着,突然就觉得,应该这么做罢了。”

        没有经历过,没谁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人可能会变成自己厌恶的样子,也可能会变成自己崇拜的样子。

        在那场持续百年的与天地、与命运抗争的时期里,yi开始是为了活命,但到了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明知道自己可能看不到那个期待中的盛世,很多人还是会自愿参与那场用命去燃烧的战争。

        人,才是那个黑暗时期,真正的奇迹!

        方召自己,参与过极地脑会议,但最终死于全面战争后期的yi场战役中,死于第三乐章末尾描述的时期,死于灭世时的齐安战区,即,新世纪十二大洲之yi延洲的中心,齐安市。

        “再见,老朋友们。”

        与此同时,与延洲相差三个小时时差的雷洲。

        延洲的早上八点,相当于雷洲的中午十yi点。

        今天是新yi年的第yi天,也是雷洲娱乐圈万众期待的双话题影片之战。不过,“无线电”公司说了,他们的影片战神会在yi月yi号的十yi点整上映。

        这让很多人好奇了,他们很少见到这种在中午上映的情况,还有人猜测,这是不是yi种变相的退让?

        不过,狙击之王为了配合,也将时间推后,放到中午十yi点整上映。

        萨罗的经纪人这几天yi直忙着炒话题,他不看好战神,但为了回本,所以yi直在同团队yi起炒话题,将话题炒热了,看的人才多,看的人多了,他们才能回本。

        眼看着时间到十yi点,他能做的也都做完了,能不能回本,只能听天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