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47章 买房

第47章 买房

        方召拿到第yi笔钱之后,就找人盯着方声,知道方声有钱后就不住在公司宿舍,晚上还经常出去逍遥。

        跟两人说了个地址,方召放他们离开,相信今晚上方声那边会非常热闹。

        待那两人离开之后,方召依旧坐在那张椅子上,并未起身,静静坐了会儿,手指在枪上摩挲着,深深呼吸,将心中涌起的戾气压下去。

        他刚才真的差点开枪,他知道对方身上没有杀气,只有波动的恶意,但他却有yi种要开枪的冲动。

        虽然重生在新世纪,但方召上辈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末世中度过的,如今短时间内没法完全调整过来,虽然表面上看去方召已经与其他人没什么不同,在新世纪融合得很好,但方召自己知道,他只是压制着心中的戾气,那种形成于末世,积累了近百年的凶煞之气。

        大概是那两人刚才有所察觉,所以才那么“乖”。

        方召不知道心中的那股凶煞之气还能压制多久,是会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慢慢消散,还是会如末世时候那般继续积累,他只能继续压制,并且尽量不动手。

        上yi次他在街角那里被打劫的时候,他在抢了对方的枪之后,还差点控制不住将对方射杀。岳青听到的那声枪响,是他开的,子弹就打在那个小混混脑袋旁边的地面。

        而自那之后,方召就察觉到了心中的那股凶煞之气,随他yi起来了。

        新世纪是yi个法律约束的世界,即便是黑街,也不敢太过,方召也不想破坏规则,只能等着机会将它们慢慢释放出来。

        为什么方召那么期待在办公楼安装游戏设备?因为新世纪的游戏是能与思维、感觉相连的,如果现实社会没法泄心中的凶煞之气,方召会在游戏中尝试yi番。

        在方召想着什么时候能玩游戏泄yi把的时候,在家里等消息的方声被人堵上门yi顿爆揍,还被逼着转了五十万,作为对方的压惊费。

        霓光那边转过来的yi百五十万违约金刚到手,就被劫走了五十万,方声庆幸自己谨慎,在拿到那yi百五十万之后分三个账户储存,要不是这样,可能yi百五十万yi分都没法留下。

        方声被打、被劫,也不敢声张,往深了调查,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但方声不明白,那俩人怎么会知道他的地址?不是去找方召要手环吗?怎么又跑来打他?

        方声还记得对方呲着yi口荧光绿的牙说他坑他们,他哪儿坑了?

        方声在医院住了五天,这还是新世纪医疗技术远高于末世前的情况下,若是以末世前的医疗技术,至少得住yi个月。

        的确,那两人下手比较重,在方召面前他们是怂,那是因为他们丰富经历锻炼出来的直觉让他们知道,方召并不是个好的下手目标,真要硬对上,那得拿出拼命的觉悟,不过他们只是接任务赚生活费,没打算拼命,所以选择怂。但对上方声,他们就恢复本性了,他们要让方声知道什么叫“混黑街的”。

        方召看着收到的消息,方声出院之后就换地方住了,大概是知道原来的地方已经不安全,也防着那两个专业讨债人再上门打劫。

        给雇佣的几人留了消息,方召前往齐安市三环附近的yi处居民楼。黑街那边属于齐安市六环以外,三环这里,还算是比较靠中心的,不过这边的商业楼不多,大多是居民楼。

        方召接到段千吉的消息,那位要卖房的老人回来了,想见yi见方召,顺便谈谈房屋出售的事情。

        依着地址找到目的地,这楼yi共yi百二十层,高六百多米,建筑整体从下往上由宽变窄,底层楼面积数千平米,到顶层,就只有两百来平了。

        而方召拿到的地址,就是最顶楼。

        顶楼住房的主人是yi位年纪已过yi百六十岁的老人,比方召上辈子年纪还大,是yi位作曲家,很多音乐相关的高等教育学校,创作方面的书,都有这位参与编写,方召从记忆中就能找到好几本。

        薛景,这是yi个业内很多人都听过的名字。

        方召过去的时候,薛景的助理已经等着了。

        “请进,薛老师就在里面。”那位助理只是将方召带到yi间屋子,并没有再走进去。没得到薛景的同意,他们都不能进这个房间。

        方召走进屋时,薛景正坐在yi张木质的沙上,这年代用天然木头做沙的人已经很少了,书柜、桌子等等,都是木质,整个房间都带着yi股古色古香的韵味。

        沙和椅子上都有yi层木纹软垫,室内的温度也维持在yi个温和的区间。

        “薛老师好。”年纪大,教龄长,方召叫他yi声“老师”也是应该的。

        薛景放下手中的曲谱,抬手指了指对面的单人木沙,“坐。”

        虽然年纪已过yi百六,但在新世纪,这个年纪大概也就相当于末世前的六七十岁。

        薛景头上已经有不少白,但身上有股精神气。

        “对我这屋子的布置,有什么感想?”薛景审视的眼光从方召身上扫过,然后对上方召的眼睛,问道。

        “您肯定不养宠物。”方召道。

        刚得到薛景允许进来送茶的助理,听到这话,抬眼瞟了下方召。以前学音乐的其他年轻人来这里,谁不是进屋先将里面的陈设夸yi遍,再将墙壁上挂着的用音符画成的薛景自己都看不懂的画夸yi遍,然后拍薛景马屁。

        可惜方召的脑回路似乎与其他人不同。

        宠物?

        助理回想了yi下自己上任以来的经历,薛景还真没养过宠物,养那玩意儿屋子里的书柜沙还能看?

        听到这话的薛景也愣了愣,随即笑道,“的确。你养了?”

        “养了yi条狗,在黑街捡的。”方召道。

        很多人会避免提及“黑街”相关的字眼,总觉得会拉低自己的格调,但方召并不觉得有什么,他住在黑街是事实,没必要骗人,也骗不过。想必薛景已经从段千吉那里了解到了yi切。

        “那就可惜了,本打算将这些都留给你的。”薛景叹息道。这些家具可是他当年请yi位巧匠亲手制作的,而不是机械自动化打造。

        “同yi段曲谱,不同的人编写,会得到不同的风格,没什么可惜的。”方召道。

        “的确。”薛景低笑,脸上露出几道深深的褶皱,感慨道,“现在很少有年轻人能沉下心来去创作了。如果不是千吉跟我保证创那两个乐章的作者只有你yi个,只看那两个乐章,很难想到,创作者竟然如此年轻。但在见到你的时候,我突然就不怀疑了。”

        薛景也说不出为什么,只是在看到方召的时候,就觉得,这人的确能作出那两个乐章。

        “年纪并不是音乐好坏的决定因素。”方召道。

        “是啊!”薛景看向窗外,身周透着yi股岁月沉淀下来的平和。从这里,能看到远处不少更高的楼,曾经窗外还有yi栋百年以上老楼的,但前不久已经被拆了,现在那里正在建造新楼,会比以前更高,更漂亮,吸引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