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9章 没想到你是这种小秘书

第9章 没想到你是这种小秘书

        这个时间点,睡懒觉的人也起来了,还有大把没课的学生在逛,见到推歌贴便跟了进去。

        还有些懒得进去听的在下面闲扯。

        吉他的翔:什么歌能把人帅醒?

        帅哥的帅歌:呵呵,亲爱的你。

        游游鱼鱼:啥?

        帅哥的帅歌:自己去搜,不说了,觅食去,下午还有周公的课。

        最爱米虞:且慢!楼主说的是学院三大催眠神人之yi的那位周公吗?

        帅哥的帅歌:正是那位。

        吉他的翔:我去听歌了。

        游游鱼鱼:我也去!

        最爱米虞:同!

        之后还有许多安静围观的人,见状也都进传送门去试听,他们也想知道,什么歌能抵抗三大催眠神人之yi的周公的“催眠术”。

        “周公”其实是这所学校的yi位老教授,还没退休,曾经是教哲学的,现在跨行教编曲。这几年老头没那么多精力了,于是改教选修课,这种课课程比较少,教学质量的要求也不如主业课程那么严。

        只是,这位老教授的风格有那么点慢条斯理,用学生们的话来说,周教授说话就跟树懒似的,听得人犯困。学生曾多次提议周老教授将课程改为课,可惜被驳回了。

        课程催眠,还得爬教室上课,按理说应该没人选他课程的,无奈的是,这位老教授的课学分多啊,选他课的学生自然也多,于是,被催眠的人大把大把。曾经有位年轻讲师私下里听学生们的议论,不信邪,去旁听了yi下,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他们再没见过那位讲师旁听周教授的课。

        周教授资历老,为学校也做过许多贡献,yi般人不敢说他老人家,而敢说他的人也不想管,于是,周教授的课就yi直这么上下去。yi年接yi年,周老还教上瘾了,这人在课上要求严,上课的时候,学生可以不听他讲,但是绝对不能做其他事情,包括睡觉,情节严重者挂科消学分。

        这天,周老教授悠闲散步似的走进教室,往教室扫了yi眼看不清,人太多,他眼神不好,就感觉人到得挺齐。

        同往常yi样打开监控器,周教授仔细看了看近千人大教室的各个角落,很好,没有见到玩手环的,再看看别的几处,也yi样。

        这令周老教授非常满意,唯yi古怪的是,今天上课的同学,意识仿佛与宇宙合为yi体,精神脱离了在仰望星空yi般,如yi群迷之思想者在与星辰神交。简言之,他们在集体走神。

        若是以往,周老教授见到这种就直接忽视了,可今天越上课越感觉不对劲,出现这种情况的并不是yi个两个学生,也不是少数,而是大片都是这样!

        气氛古怪之极!

        周老教授越讲越慢,终于停下。气氛不对,讲不下去了!

        周老教授按下yi个按钮,“这位同学,你将我刚才的话重复yi遍。”

        被点名的同学,是被桌子上闪烁的红灯给拉回神的,桌子上的红灯闪动,表示他被点名了。站起来想说句“没听清”,嘴巴却鬼使神差来了yi句:“呵呵。”

        周老教授:“”

        教室其他学生:“”猛士!

        周老教授是沉yi张脸下课的,而且出教室的步伐快了很多,完全不似平常那种树懒般的爬行!看得上选修课的学生心惊胆颤,总觉得要起风暴。

        没心情去理会学生们的反应,周老教授回到自己办公室之后就打开他已经从学生那里问出了原因,登进就直奔试听页面。

        戴上耳机,周老教授打算好好听听,到底是怎样yi歌,让他的课都上不下去!

        听到歌曲开头的人声,周老教授本来就皱着的眉头挤得更紧,“现在的年轻人,都唱的些什么”

        拿起笔,打算开始写评论,动作与评论的话语却随着前奏的响起,戛然而止。

        直至yi曲终止,周老教授深吸yi口气,笔尖点了点空白的纸张,搁下笔,翻页面上的歌曲详细信息,目光放在次级页面的编曲人信息上面。

        “方召?”

        看了歌曲信息之后,周老教授在自己的朋友群说道:“今天现了yi新歌,推荐给大家听yi听,编曲挺有意思,我没听出流派。今年齐安音乐学院那边的毕业生不得了啊!”

        “哈哈,能让你这般评价的歌还真没多少,难得你评价的还是yi新人新歌,确实得听yi听。”yi些老朋友也来了好奇心,有些并不懂什么编曲,也跟着去凑热闹。

        两日后。

        又是周老教授的选修课。

        今天上课的学生格外乖巧,没有偷偷上有戴耳塞,就算戴了也没开音乐,他们想看看周公今天的反应,上次课结束的的时候,周公的面色实在是太差了,让他们提心吊胆两日,生怕周公yi气之下将他们集体挂科。

        可让他们惊讶的是,周老教授今儿进教室的时候看着心情还挺不错。

        周老教授扫了教室yi眼,打开投影仪,“今天,我们来分析yi新歌,划重点,期末考就考它了。”

        后方,十米高的光幕上显示出六个闪瞎眼的大字呵呵,亲爱的你。

        光幕前面,是周教授那张笑得异常和蔼的老脸。

        全体学生:“”

        夜晚,yi些临近毕业的学生们聚在yi起联络感情,告别他们最后的学生时代。

        kTV无疑是yi个相当好的泄情绪的地方,服务员保持着职业微笑,端着托盘从yi个包厢内出来,面上依旧维持着无可挑剔的笑容,但心中却在叹气。

        毕业时说分手,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每年这个时候他们店里都会见到好多批情绪格外强烈的毕业生。

        左边包厢,yi个yi米九的汉子正yi把鼻涕yi把泪地忧伤他学生时代枯萎的恋情。右边包厢,yi个身材娇小的妹子用她地动山摇的吼声,唱着肝肠寸断的凄婉情歌。

        唉,这帮小孩

        服务员心中长叹yi声,便也不再去想那些了,他们只要保持微笑就好,yi想到最近生意更好了,他们本月又有奖金,脸上的笑意又浓了三分。

        就在那名服务员刚经过的左边包厢内。

        七个学生在聚餐,唱过yi轮之后,他们就唱不下去了,关了投影和音响设备,六个人安慰坐在中间的高壮汉子。没了乐声,气氛也冷下来。

        “哎,说起来今天我还没让我小秘书给我推荐音乐呢。”坐在边上的瘦高男生见安慰效果不大,便试着转移话题。

        他口中所说的“小秘书”,正是如今比较火的yi款音乐应用软件“懂你音乐”里面的yi个功能,与试听历史相关推荐、私人电台这类作用yi样,只是,这款软件里面的“小秘书”是可以自行设置形象的,前提是得付钱。

        打开应用的时候,那瘦高男生声音有些荡漾:“我小秘书可是米虞yo”

        说话间,手环上方影像显示,米虞曼妙的身姿出现,似是从远处款款而来,与此同时热情的声音响起:欢迎回来懂你音乐。”

        “卧槽,你居然把小秘书设置成米虞的样子!花了不少钱吧?”其他同学羡慕道。

        使用明星形象也是需要收版权费的,而越是受追捧的那些形象,费用越高。米虞如今正红,身价自然不低,相应的版权费也高,yi般听歌的人舍不得花大价钱去购买小秘书形象。

        瘦高男生yi脸得意,本想再嘚瑟yi番,但想到这里还有几个失意的哥们儿,话头还是止住了,而是道:“听听今天我小秘书给我推荐的些什么歌。”他最近喜欢听让人心情飞扬的歌,今天推荐的歌应该也能活跃气氛。

        “米虞推荐什么我都听!”这位是米虞的脑残粉,即便推荐歌曲的只是yi个借了米虞形象的音乐软件。

        “听听听!气氛再搞起来!”

        热闹总是能驱散yi些负面情绪,为了安慰失意的、失恋的、以及感性的宿舍兄弟,他们也是拼了。

        连接房间里的音响系统。

        “呵呵,呵呵呵”

        yi阵带着三分自嘲七分悲伤的笑声响起。

        包厢内齐齐yi静,包括刚才还沉浸在失恋中黯然的人,视线都看向那个瘦高男生,无声控诉:这就是你的品位?这就是你说的搞气氛?!这就是你说的心情飞扬?!!

        瘦高男生也纳闷了,想骂推荐歌曲的小秘书,可对上米虞那张完美的脸,实在不忍骂下去,只幽幽yi句:“没想到你是这种小秘书。”

        “别介意啊,咱换yi。”瘦高男生抬手打算换歌,却在笑声结束,前奏响起的刹那,顿住了。

        与主流有些不同的略微复古的和旋,跳跃的鼓点,音色浑浊的乐器声在编排之下如风沙渐起。

        “距离上次跟你说话

        已经过去好久

        同yi座城市

        太多东西令人止步

        时间走得好快,

        我有些紧张”

        人声、和声以及各种乐器的完美配合成功构造了yi个意境,仿佛yi个被抛弃的旅人在孤独前行,叹息往事如昨,故人不在,步履之艰辛。

        电子配乐的广泛应用,如今的听众们自然是非常熟悉的,但这歌里面的电子配乐却不拘yi格,耳朵灵的专业人士能从各段歌曲中听出作曲者的师承,然而,这歌,他们听、不、出!

        这歌的前半部分有种哀愁苦闷的气氛,yi起高音就令人鼻酸,但渐渐地,生了变化,随着yi阵惊艳高昂的贝斯声过后,升华到另yi种境界,心境都变得宏大了起来。

        如洪水般往外喷涌的纷杂糟糕的情绪,像是突然间被坚固的堤坝给挡住了,听者的心情就像坐在飞车上,从低端,高飞而起。

        有时候,yi歌胜过无数话语。

        包厢里,坐在中间的那人将脸上的鼻涕眼泪yi抹,“这歌叫什么?我要唱。”

        瘦高男生回过神,听到这话面皮yi抽,扯出个笑,“是新歌,这家店还没有伴奏。”

        “那我清唱。”

        “”

        其他几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还是憋回去了,“行吧,你高兴就好。”

        听yi个天生五音不全的人在情绪高昂时的清唱,是怎样的yi种感受?!

        从那大高个儿“呵”第yi句的时候,室内的其他人就同时露出yi副惨不忍睹、yi言难尽的表情。随后齐齐掏出耳机戴上。

        算了,他们还是听原唱洗洗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