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从凡间来在线阅读 - 一百九十九章 合谋

一百九十九章 合谋

        石而立连连摆手,“什么愉快决定,你这是变着法往我夹袋里塞人。”

        许易道,“你来都来了,自是送佛送到西,帮忙帮一半,这个人情,你叫我怎么记。”

        石而立怒道,“你的人情多重要?知不知道现在一个随役的价钱,黑市上炒到多高?”

        许易斜眼盯着他,“你说个数,我给你。”

        “你!”

        石而立气得直喘粗气,他发现自己这几年精修的养气工夫,在这家伙面前全然无用。

        许易拍拍石而立肩膀,“我妹妹就是你妹妹,去了你要好好待,废话不说了,我先去安顿一二,你走时,帮我把门锁上。”

        说着,径自出门去了,留下石而立在房间内气喘如牛。

        许易将事由交待明白,晏姿从善如流。

        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在她看来,多年积累的经验告诉她,听公子的安排,便是最不给公子添麻烦的办法。

        交待完晏姿,许易直接离了竹庄,朝昆仑墟进发了。

        在碧游学宫世界安居了三年,许易就住在昆仑墟脚下,但从不曾踏足昆仑墟。

        但关于昆仑墟的传说,他实在听得足够多了。

        什么谁谁在昆仑墟中得了一件秘宝,从此威震天下,被某某道场看中,直接纳入道场。

        谁谁偶然获得天材地宝,服之,脱胎换骨,成就修行之圣体,修为一日千里。

        这些传说,到底有没有夸大的成分,许易不得而知,但许易确信的是,昆仑墟的确是个神奇所在,机缘的世界。

        就在许易朝昆仑墟进发之际,一场以他为核心议题的秘密小会,正激烈地进行着。

        两忘峰,坐落在昆仑墟左麓,造化神秀,神仙居所。

        两忘峰半山腰的大片建筑群中,一间向北依着喧豗巨瀑的轩敞石洞内,四名修士团团围坐,激烈这个争论着。

        “曹师兄,照我说,这事儿你办得不好,根本就不该弄出这么大动静儿,直接悄悄将人擒了,什么事儿都没了,如今可好,真正地打草惊蛇了。”

        生着重瞳子的杜飞,是个白面中年,一说话,重瞳闪烁,引人瞩目。

        曹达半歪在蒲团上,忍不住重重擂了地面一下,“我又没生前后眼,换作是你们,你们能信一个炼野狐禅的,能解开上师布下的难题,说实话,我溜过去,本心不过是去凑个热闹,找找开心,根本就没指望那家伙能解开,可偏偏那家伙入了一遭迷津道,还真将那题解开了,悔啊,悔啊。”

        曹达正是斗笠人,石而立的情报很准,他正是出自两忘峰道场。

        自布道亭归来,曹达便始终沉浸在悔恨中不可自拔,正如石而立所言,高深的数术知识,在两忘峰便意味着巨大的资源。

        若是能将许易擒拿,将其肚里的数术知识,尽数拷虐而出,不啻攥一个金山在手。

        奈何他也没生了前后眼,布道亭之事又闹出偌大影响,他当时想要下手,也是不能。

        正闷坐洞府惆怅,平素相熟的三位同门闻讯,联袂找上门来。

        面如少年的牧屿冷笑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只想知道曹师兄能不能确定那小子的确有解开那题的秘法,要知道,那道题涉及的玄机,绝不是简单的大数聚合,还有七星兵数,一旦解开,斑斓手和魔云神掌这两大神功,将不再是什么难点。”

        面相颇老的童放抚着三缕长髯,哼道,“能直接道出答案,当然是有了解题之法,此事不光咱们知道了,相信关注的有心人不少,咱们与其再这儿空耗时间,不如先下手为强,只要将那许易攥在手中,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杜飞大急,“如此说来,咱们还在这儿议个甚,速速出击,以免被人占了先手,到时便是悔青了肠子也无用。”

        牧屿道,“我可是收到了消息,有人已经往许易的竹庄去了。”

        曹达躺姿越发舒坦了,冷笑道,“许易若是块软骨头,也就挺不到今儿个了,我倒要看看谁那么好的牙口,能占了先手,把这块骨头啃下来。”

        曹达话音方落,童放腰囊有了动静儿,他也不避讳众人,当众取出如意珠,催开禁制,立时有粗豪的声音传来,“主上,许易溜了,竹庄已人去楼空,前后好几拨人来竹庄,有人甚至强行破开竹庄禁制,显然是下了决心的。”

        “知道了。”

        童放闭了如意珠,满面阴沉。

        曹达微闭了双目,看不出悲喜。

        牧屿眼珠一转,“杜兄,童兄,难道忘了曹师兄的雅号。”

        曹达有个绰号,号曰“铁索横江”,说的便是此人绵密、难缠。

        牧屿一提这茬,杜飞、童放同时醒悟过来,纷纷夸赞曹达,皆言一切必定都在曹师兄预料之中。

        曹达含笑道,“既知是块肉骨头,自然断断没有放过的道理。”

        说着,曹达一拍腰中的黑色囊袋,钻出一只牙签粗细的焰红小蛇。

        “达明蛇,曹兄竟弄到了此物。”

        “有了此物,不怕姓许的躲进哪个猫耳洞里。”

        “不过,还是要快,焉知旁人打的什么主意。”

        三人纷纷谏言。

        曹达不置可否,微眯了眼道,“区区许易,何必劳烦三位师弟出马,这不是小题大作么,我一人出手竟可料理明白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三人再也不好装听不懂话了。

        曹达这是明摆着要好处,而且这个好处要得还是合情合理。

        没有谁会无缘无故让旁人分享利润,如今,曹达有达明蛇,便等若将许易大半个身子拿入掌来,的确没有平白将这天大利益让出去的道理。

        三人各自许诺,让渡出了足够的利益,曹达这才终于松口,起身开门,“诸君与我速行,许易行动极快,再拖上一会儿,便是有达明蛇,也须拿不住他。”

        ………………

        昆仑墟广大,多的是禁地,偶有五行秘地,地貌偶尔还会变化,至今没有谁能完成对昆仑墟地理图册的绘制。

        许易入得昆仑墟,一路向东直插三千里,入一座云雾缭绕山峰,寻到一株参天红木松,向北行十余丈,见一青青草地,他取出一颗血色珠子,在青青草地上空一晃,顿时,青青草地消失不见,一株色成七瓣的肥嫩小草,傲娇地生长在一株云松下。

        “彩虹七星草,好东西。”

        许易默默赞叹一声,催动法力,连草带土地,一起掘出,移入星空戒中的灵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