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小世界其乐无穷在线阅读 - 第822章 主动自首

第822章 主动自首

        「你怎么也来了。」

        从银辉之门走出来的红发丽人,转头对身后淡淡说道,语气里微微有些不满。

        「因为我们是好~姐~妹~啊~」

        嘻嘻哈哈的蓝发丽人从银辉之门里跑出来,伸手抱住红发丽人,俏脸贴着红发丽人的脸庞不停磨蹭,亲密无间。

        银光地面浮现出两张椅子,蓝发妹妹拉着红发姐姐坐下。

        而看着手机屏幕的任索却是瞪大眼睛,双腿情不自禁地夹紧,脸红耳赤,忽然有点羡慕那两张椅子。

        只见红发姐姐赤足穿着踩脚黑丝裤袜,黑色包臀短裙,黑色半身衬衫,露出雪白的平坦小腹,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表露无遗。而且不知道是衣服太紧还是咋样,她每走一步,就会引起轻微的颤巍,拥有「洞悉尘世」的四转修士任索自然完全目睹在眼里,视线完全无法移开。

        蓝发妹妹也不逞多让,跟红发姐姐的朴素简洁的妖精风格不一样,她穿得更花俏,戴着挂有铃铛的项圈,穿着哥特黑上衣和超短裙,踩着金属朋克长筒靴,充满一种禁忌的诱惑力,整体也是束腰紧身凸显身材的打扮风格。

        一个妖精,一个禁果。

        虽然她们一个红发一个蓝发,相貌也略有差异,但任索马上确认她们的确是姐妹——至少身材方面是同一等级的姐妹。

        任索都舍不得继续进行对话,眼都不眨地尽情欣赏这两姐妹的风姿——其实任索真的不是这么随便的人,他好歹也是从和尚专业里毕业的大学生,早已通过影像资料完成启蒙和获得抗性。

        现在网络上美女也是一搜一大片,明星网红层出不穷,ps技术又是如此先进,你让任索发花痴也实在太难为他了。

        毕竟人类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再漂亮也就是那样。

        任索一直以为自己抗性很高,事实上这些年的经历也的确证明他的抗性很高。然而在看见游戏里这两姐妹的时候,任索居然瞬间破功,陷入无法自拔的发情状态!

        当游戏视角忽然转移到无上至尊的兜帽,任索几乎完全看不见这两姐妹后,任索才回过神来,手机啪的一声砸脸。

        他盖住手机,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让冰冷的自来水冷却血管内沸腾的热血,认真思索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任索,居然对两个游戏里的角色一见钟情了!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他真的好想好想跟那两姐妹滚床单啊!

        怎么会这样!?

        任索觉得自己三观都要崩溃了。

        他虽然有几个女朋友,搞暧昧,一个都不放手,甚至想在现代社会享受齐人之福,但任索知道自己依然是一个纯情好男孩。

        他不是那种肤浅的,沉浸于欲望的那种自走打桩机,绝不是!

        但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无法抑制地喜欢上游戏里那两姐妹,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了解,仅仅是因为看见她们的美丽就彻底沦陷了。

        同时在五条轨道狂奔的自己,居然还想出轨?

        任索啊任索,你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对,我绝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肯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反正错的不是我。

        等等,无上至尊刚才非常认真地迎接这两姐妹吗?

        作为被任索钦定的无上至尊,他可是在四转不如狗、七转遍地走的2049年也能成为拯救世界的超级强者,拥有万般神通,掌握无数法则,一旦出手,就是光寒银河系级别的碎星打击!

        连他都要忌惮的人,肯定也是超级强者!

        如果这两姐妹是超级强者,那她们勾魂夺魄的穿着打扮很可能就是一种施法道具……难道她们是专精灵魂侵蚀,利用自己无人能挡的魅力,令所有目睹她们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爱上她们的魅惑修士?

        任索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不然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一见倾心,他可是很专一的男人哎。

        想到这里,任索不禁对2049年的高端武力感叹不已。

        哪怕是隔着屏幕,但任索居然光是看了一眼就中招,足以说明这两姐妹是何等强大。

        而且还有银河歌姬、天女主宰这类神秘莫测的强者,30年后的世界也未免太可怕了吧?

        整理好心思,任索回到客厅拿起手机,发现视角依然是无上至尊的兜帽。

        「这人好碍事,赶紧闪开让我看美女啊。」

        任索第一反应是冒出这个念头,然后果断湮灭了它:这样就好,我不能对不起女朋友们,不可以精神出轨,我要做一个忠诚的男朋友。

        不知道是游戏机在保护任索,还是无上至尊故意遮挡视线,反正任索之后都看不到红发蓝发两姐妹了,只能通过对话框头像分辨说话者:

        红发姐姐:「我记得我们约定过,一个月至少六次吧。任务这段时间就算了,我不追究,但布置时空逆乱大阵之前那段时间里,无上至尊你可是一直都不见人。你自己说,你欠了多少次?」

        蓝发妹妹:「就是就是,大骗子,你怎么可以欠姐姐那么多次?」

        红发姐姐:「闭嘴。」

        蓝发妹妹:「姐姐我在帮你说话啊,你怎么可以吼我,哭哭。」

        红发姐姐:「你每晚都能享尽欢愉,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无上至尊终于开口了:「血莲宗主,次元女皇,我们不如先谈正事吧?」

        果然!

        不出任索所料,这两姐妹果然都是大人物!

        一个是血莲宗主,难道2049年终于出现修仙门派了?

        一个是次元女皇,按照字面意思,难道她是掌控一个次元的女皇?

        红发姐姐是血莲宗主,她冷漠说道:「一笔一笔来,无上至尊,先算好我们的帐吧。」

        蓝发妹妹是次元女皇,用风铃般的声音笑道:「哼哼,要不是我们之间其实隔着时空屏障,不然姐姐现在就已经冲过来找你这个大骗子讨债了!」

        无上至尊明显有些无奈,说道:「欠了大概……7次吧?」

        血莲宗主冷笑道:「是70次。」

        无上至尊听得连连摇头:「没有那么多,绝对没有那么多,本尊怎么可能欠你70次?」

        血莲宗主:「欠一罚十没听过吗?」

        无上至尊:「没听过!你这是不讲道理啊!」

        「对,我就是不讲道理,那是因为你错误在先。难道你忘了,一旦你违背约定,我就有最终解释权吗?还是说……你不愿意接受?」

        游戏里忽然静默好几秒,若不是次元女皇一直在笑,任索都以为游戏卡住了。

        任索依然只能看见无上至尊的兜帽。

        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任索忽然有种心血来潮——血莲宗主正在做什么!

        绝对是在做什么!

        无上至尊的反应也肯定了任索的猜测:「好……吧,但补偿这事要延后到本尊回去之后再说。」

        血莲宗主:「那你打算怎么还?一次性还光吗?」

        无上至尊连连摇头:「怎么可能!分期还债吧,就分成70期……」

        血莲宗主:「分成7期,一期10次,一个月内还清。还债期间,我可以当你完成当月任务量,算便宜你了。」

        无上至尊:「血莲宗主,你这是欺人太甚!」

        血莲宗主:「那你接不接受?」

        游戏画面陷入沉默,明显是血莲宗主又在施法了!

        无上至尊:「好吧。」

        本次的胜利者是,血莲宗主!

        任索已经确认了,血莲宗主肯定有某种精神魅惑能力!

        像这种丧权辱国的约定,无上至尊居然都愿意答应下来,说明他的思维活动已经被影响了!

        游戏静默的时候,就代表血莲宗主施法了!

        任索转念一想,连历代主角最强的无上至尊都无法抵抗的魅惑法术,他自己隔着屏幕都会中招,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想到这里,任索心里的愧疚便烟消云散,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无上至尊的背影。

        哪有欠一次还十次的道理,虽然不知道无上至尊每个月要向血莲宗主供应什么,但现在无上至尊要还债十倍,回去2049年之后,怕不是要大出血。

        不过这也不关任索事,他只是一个路过的吃瓜群众。

        只是通过这些充满信息量的未来通讯,让任索心里慢慢勾勒出30年后的未来。

        血莲宗主、银河歌姬、水晶室女……未来还真是多姿多彩。

        无上至尊答应了丧权辱国的约定后,血莲宗主便跟次元女皇说道:「你呢?你有什么帐找他算吗?」

        「有啊,这个大骗子,欠了我几十年的帐,到现在就只还了一个,根本不打算兑换所有承诺。」次元女皇哼哼说道:「等大骗子回来我再找他算账,大骗子大骗子大骗子……」

        这是什么暗语吗?还账怎么会是‘一个’‘一个’还的?

        难道‘一个’指的是一百万美金吗?赌圣电影里好像是有这类设定。

        2049年的暗语好难猜啊。

        无上至尊终于说正事了:「本尊需要你们的力量。」

        血莲宗主冷漠说道:「我早有预料,若不是需要帮助,你根本不会联系我们。」

        次元女皇:「大骗子,姐姐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无上至尊叹息道:「但本尊能依靠的人,也就只有你们了。」

        血莲宗主冷笑道:「是吗?但我记得未来通讯对象,似乎是随机的吧。」

        「这个世界没有偶然,只有伪装成偶然的必然。」无上至尊:「本尊相信,这次通讯必然是你,必然是她,因为是我,因为命运。」

        胡扯,这次未来通讯明明是我指挥你的。

        任索一边暗骂无上至尊大骗子,一边记笔记。

        果不其然,血莲宗主终于松口了:「我要怎么做?」

        无上至尊:「做你们想做的事,你们的行为会自动影响到1999年的命运。」

        血莲宗主淡淡说道:「我现在想做的事,就是让你还债。」

        次元女皇叫嚷道:「我也是我也是,大骗子快兑换承诺!」

        无上至尊故作叹息:「可惜时空屏障横亘在你我之间,本尊根本无法触及你们,更无法还债。」

        血莲宗主冷哼一声,似乎看穿了无上至尊的借口。

        次元女皇忽然说道:「姐姐,那我们跳舞吧!我刚编了一个新舞,很好看的。」

        跳舞?

        超级强者还跳舞?

        不过次元女皇的个性比较独立独行,会这样做也正常。但血莲宗主明显就是一个唯我独尊孤芳自赏的女性强者,怎么会愿意跳舞——

        血莲宗主:「可以。」

        任索愣了一下。

        然后手机响起音乐,任索听了一下,发现赫然就是银河歌姬的歌曲!

        屏幕视角忽然前进了,然后任索便看见——

        整个屏幕都是无上至尊的背影。

        任索连一点点风光都看不见!

        他脑子里仿佛有根线崩了。

        可恶啊!

        能不能将视角转过去啊!

        我好想看她们跳舞啊!

        她们这么好看跳起来肯定超级好看呜呜呜——

        暂时精神出轨几分钟我都愿意啊,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我要投诉这个游戏,无上至尊快点滚啊,别挡我视角!

        然而任索奋斗了好一会儿,视角就是固定在无上至尊的背影,纹丝不动。

        直到音乐停止,任索还是无法一尝所愿,一饱眼福。

        感觉好像亏了几个亿。

        这时候,血莲宗主的声音响起:「早点回来,我等着你偿还债务。如果你回来的晚,那这七期债务就不是分散在一个月里,而是连续7天将70次债务全部偿还完毕。」

        次元女皇乐呵呵地笑道:「大骗子,回来之后也是时候兑换承诺了吧?都几十年了,你只兑现一个也太过分了!」

        银辉散尽,美人归去,未来通讯所恢复如初。

        任索忽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哪怕他千般否认,但他也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他真的对这两个惊鸿一现的美人一见倾心,死心塌地的那种。

        一看见她们,千般柔情,涌上心头。

        我到底是怎么了……

        任索心情复杂地浏览这次未来通讯的成果。

        「血莲宗主的铁律:1999年的命运受到血莲宗主铁律的管辖,本章的公开招募将删除七个标签,剩余的标签将变成稀有标签,必定寻访出高转修士。」

        「次元女皇的慵懒:1999年的命运受到次元女皇慵懒的加成,公开招募的时间越长(现实时间),招募的精英修士质量越高。(最低生效时间为1小时,最大生效时间为72小时)」

        果然都是跟「公开招募」有关的效果吗……任索一点都不惊奇,毕竟《明日之劫》最重要就是精英修士数量。在这场以太阳系为棋盘的战争中,精英修士就是任索能操控的棋子,自然是越多越好。

        “不过,如果想完全发挥这两个加成效果,那这三天基本就只能发呆了啊……”躺在沙发上的任索喃喃自语道。

        “你还可以陪我玩啊。”

        柔顺的发丝轻抚任索的脸庞,露娜的俏脸塞进任索与手机之间,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宛如闪烁的星辰。

        任索下意识关掉手机,坐起来看着露娜:“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等等,露娜你为什么不是猫?”

        任索忽然想起来,数小时前他就已经好好为露娜服侍了半小时,那时候露娜已经就消耗光她人类形态的时间了吧?

        才过了几小时,怎么又能变身了?

        露娜歪了歪脑袋,坐到他身边问道:“你更喜欢猫猫形态的露娜吗?也是呢,人类状态都不知道怎么舔毛,你们人类都是舔嘴巴的……”

        “我都喜欢,只要是露娜,我就不会讨厌。”任索摸了摸露娜蓝色秀发,问道:“但你不是只能变身半小时吗?”

        “嘿嘿,我这些天的修炼终于有成果了。”露娜缠着任索磨蹭,笑道:“露娜现在的变身时间已经延长到40分钟了!不过我没告诉她们,假装只能变身30分钟,然后晚上我就能多10分钟找索索玩了!露娜是不是很聪明?”

        什么,你真的有修炼的吗?

        任索忽然对这个世界产生怀疑:露娜吃饱睡、睡饱玩、玩累吃、吃饱睡,她哪里有过修炼了?

        真的是就连林羡鱼都比露娜勤奋啊!

        还是说露娜吃喝玩乐就是修炼了?

        这时候,任索才深刻地明白【理性任索】所说的话:「过去的我不知浪费了多少实现人生自由的机会……」

        任索心里忍不住对露娜升起一丝嫉妒,然而当他看着眼前一副期待表情的露娜,心里的嫉妒便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愧疚。

        他紧紧抱住露娜,轻声说道:“露娜真聪明,超喜欢露娜。”

        “嘻嘻,露娜也超喜欢索索。”露娜很享受任索的甜蜜,说道:“有奖励吗?”

        “露娜要什么奖励?”任索笑道,心想露娜如果说现在想吃冰淇淋,他也会马上冲出去便利店给她买。

        “我要生一窝小崽子!”露娜兴奋地在任索怀里动来动去,如果她现在还有猫尾巴和猫耳,肯定都在摇:“至少五个!最好十个!”

        任索眨了眨眼睛,为难地摇了摇头:“能换一个吗?”

        露娜嘟着嘴说道:“你说好这个月要加倍对我好的,现在连说好的奖励都不给我……”

        任索本就心怀愧疚,听见露娜这么说就更加受不了。急需通过付出来弥补心中愧疚的任索考虑了一下,说道:“但在露娜你能完美化人之前,我们是无法生崽子的啊。”

        “我不听我不听。”露娜将脑袋藏在他胸膛里发小脾气。

        “以后,等露娜你以后能完美化人之后,我们再生一窝小崽子,怎么样?”任索许诺遥远的未来。

        露娜抬起头看着任索,亮闪闪的眼睛闪烁着期待:“说好的哦?是约定哦?谁不守信,谁就是大骗子哦!”

        “说好了,约定了,我一定会兑现诺言的。”任索认真地说道:“我不会骗露娜的。”

        任索一点都不慌,毕竟先不论露娜能否完全化人,就算露娜也彻底化为人类,但化形猫妖和正常人类能孕育新生命吗?

        就算能孕育新生命,但那时候任索肯定也是高转修士了,生育几率极低,别说跟猫妖,就算跟其他人类异性都未必能孕育新生命啊。

        根据内网调查报告,高转修士的生育率会大幅下降,四转修士的生育可能更是跌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几率,哪怕做试管婴儿都极难成功。

        也就是现在四转修士数量较少,不然迟早会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但任索一想到2049年的时候就四转不如狗,而且四转修士的生理寿命工作寿命远超常人,如果四转修士的生育能力还没有限制的话,怕不是整个太阳系都不够人类折腾。

        而向来对自己运气有自知之明的任索,已经做好祖传染色体失传的准备。

        反正家里也没有皇位要传承,任索一点都不介意绝了香火。

        其实他觉得拥有小世界游戏机的自己,怕不是还能再活五百年,普通人的子孙观念根本不适用于高转修士。

        但如果她们很想成为母亲,例如乔木依和露娜,任索也会端正态度,全力配合。

        至于能不能有孩子,那就不是任索能决定的。如果一个都没有的话,那也不能怪任索吧?毕竟修士的生育问题,不仅要看个人的奋斗,也要看历史的进程……

        给露娜许诺未来后,任索心中的愧疚似乎弥补了几分。

        就像是干了祸事后讨好家长以求原谅的孩子,任索提前补偿女友后,便对女友坦白自己的罪过:“露娜,我对不起你。”

        “怎么了?”露娜歪着脑袋问道:“你偷我的冰淇淋吃?”

        “我刚才对两个女人心动了。”任索深吸一口气,认真说道:“虽然我及时压制住自己的念头,但无法否认,有那么一瞬间,我就像喜欢你们一样,难以自拔地喜欢上其他女人。”

        “哦,是吗?”

        上方响起一个平静的女音。

        任索和露娜抬起头,看见古月言倚着二楼的栏杆,穿着宽松的睡衣,墨发如瀑披肩,柔和的月光披在她身上宛如闪闪发亮的纱衣,她抿紧双唇,表情冷漠,直勾勾地看着任索。

        没有走楼梯,她直接从二楼跳下来,赤足轻盈如羽。

        一步一步走在任索面前,古月言双手叉在胸前,拱起颤巍,一副‘抓奸在床’的表情。

        “你对我们以外的其他女人心动了?”古月言冷冷问道:“因为什么?身材?相貌?气质?总不会是智慧吧?”

        因为什么?

        被女朋友质问的任索,脑袋忽然陷入迷茫。

        身材?相貌?气质?智慧?

        都不对,这些美好的东西,他女朋友全都有。

        任索承认自己是一个肤浅的人,但他绝不是一个贪心的人,没有见一个爱一个的习惯,那他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对血莲宗主和次元女皇心动呢?

        下一秒,古月言便看见任索抬起头认真地注视自己。他眼神温柔,语气真诚地回答道——

        “因为她,很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