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在线阅读 - 第468章:雨过天晴

第468章:雨过天晴

        “你也不要放松得太早,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走之前,谭念用手指指自己严厉的双眼,再指了指韩觉。

        韩觉点头哈腰连连称是。

        目送谭念离开包厢之后,韩觉坐回椅子,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果汁,跟喝了两口酒似的,长舒一口气,看周围的一切都有一种雨后放晴的明亮。

        章依曼笑着说:“我就说师父很好人的吧~”

        韩觉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下筷如飞。刚才韩觉绷紧了神经应对谭念出的各种考题,直到现在才有心思吃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苦尽甘来的韩觉觉得这里的菜真是好吃。如果照片能打折,他下次还要来吃。

        章依曼看着生龙活虎的韩觉十分开心。一个爸爸,一个师父,一个秦姐,三个她最重要的人对韩觉的印象都很好,一点都不像电视里各种刁难。她觉得以后和韩觉结婚的话,至少长辈方面是不会有阻碍了。

        章依曼一想到这里,就想痛快地浮三大白!

        白酒是没有的,而且也不能喝,毕竟还在录节目,不能喝多,只能用啤酒润润喉,代替代替。

        结果章依曼才刚站起来,就停住了动作,表情慢慢沉下来,觉得这个痛快酒恐怕是不能喝了。因为她想到了评论区的那条留言。当时心里的委屈和心酸现在都还没有消除,怀着这样的心情去憧憬未来,结婚照似乎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实在是痛快不起来了。

        章依曼叹了一口气。

        少女初尝恋爱的暗涌,心里愁得不得了。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她伸手去拿酒瓶,看着酒哗哗跌进酒杯里,就觉得酒真是好东西哇,开心可以喝痛快酒,难过可以喝浇愁酒。喝喝喝!

        章依曼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然后独坐在《墨梅图轴》前,看着画,喝一口酒就叹一口气,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

        “咔嚓!~”

        旁边响起拍照的声音。

        章依曼去看,发现是韩觉在拍照。

        韩觉一连拍了好几张,还换了好几种角度,神色很是惊叹,时不时发出咋舌声。

        章依曼心头略有喜意,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继续喝。

        “染发,烫头,喝酒,真像个不良少女啊!”韩觉看着手机啧啧惊叹。【¥!ABC小说网    #*免费阅读】

        “啊!”章依曼恼羞成怒,气得把酒杯一放,扑过去勒着韩觉的脖子要他删掉。

        两人吃饱喝足见过了章依曼的师父之后,就要去下一个地点——章依曼的母校了。

        在节目组收拾设备准备转场的时候,韩觉摘下领口的麦克风,找到章依曼,说是有话要讲。

        章依曼显然知道韩觉要跟她说什么话,于是和秦姐打了声招呼,就跟着韩觉先去了她的保姆车里。

        车门是打开的,秦姐和关溢站在车外稍远一点的地方,留出空间,同时也防止外人过去。

        车里的韩觉和章依曼坐在车尾,门外人的视觉盲区。

        章依曼一脸认真地等着韩觉解释。

        “还记得那条留言吧?”韩觉开门见山。

        “嗯。”章依曼点头。

        “我忘记我之前去过琼省了。”

        “……嗯?”

        “我也忘记自己教过别人游泳。”

        “……”

        章依曼一脸震惊地看着韩觉。

        【我给你几个小时的时间,你就给我编出这么个理由?!】

        章依曼觉得自己被敷衍了。她知道自己与人交往是有点迟钝的,但这不代表她脑子不好使!

        章依曼感觉好失望,心里绽开苦涩和委屈。她憋着嘴,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看着韩觉,似要把他看穿。

        好在韩觉的解释没有停在一句【忘记了】这里。

        “我之前……”韩觉抬起左手,翻转了一下手腕,“你知道的,死了几次都没死成。”

        章依曼点点头,让表情慢慢变得严肃。

        “其实,我那段时间心理出过问题,是抑郁症,”韩觉紧紧盯着章依曼的眼睛,说,“当然,现在是好了的,什么病也没有。”

        章依曼神情凝重地点点头。

        抑郁症病因复杂,生病的人外表行动与常人无异,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判定一个人是否生病。章依曼自出道之后,就被她爹介绍了一个心理咨询师,因此对抑郁症并不算陌生。

        韩觉在观察着章依曼的表情。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不在意恋人曾有过严重的心理疾病史的。

        看到章依曼脸上并无异样,韩觉才继续说:

        “我的抑郁症当时算是挺严重的,已经影响到生理了。智力没有减退,记忆力是减退了。健忘,有些事情就会想不太起来。就算现在好了,那些想不起来的,就一直想不起来了。所以,你应该注意到了,我经常说错一些历史,还有一些很火很经典的歌你唱起来,我也感觉跟没听过一样。”

        章依曼一脸恍然大悟。

        她以前在跟韩觉聊天的时候,韩觉经常会对一些耳熟能详的事情表现出第一次听闻的反应。一开始章依曼还以为韩觉是故意在逗她,后来次数多了,她就感觉很奇怪。

        直到现在才终于明白。

        “另外有一些回忆,并不是单纯的因为健忘,而是因为太过痛苦,被我的大脑自动删除了。这是大脑在自我保护,”韩觉抿了抿嘴,“比如,跟她在一起的那段经历。”

        章依曼屏住了呼吸。

        “那段经历可能是病源之一。当时我有多喜欢,后来就有多痛苦。所以我记得那个人,记得我曾喜欢过她,后来也很喜欢,但关于细节,我统统不记得了。那条留言上面说的,我去过琼省,教过别人游泳,我其实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知道的并不比别人多。”

        “万一那上面是真的,那么我希望你知道,我跟你说我是第一次去琼省,是真的以为我第一次去,跟你说我从来没有教人游过泳,我也以为我是第一次教人游泳,我没有故意想骗你,讨你欢心的意思,”韩觉掰着手指说,“想讨你欢心还有很多办法呀,比如写诗给你听,比如唱情歌给你听,比如拍电影给你看。”

        “嘻~~”章依曼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于是笑了一下,但她又马上绷住,“可是,可是,你去年跟我录节目的时候,还说她是很好的,是很优秀的……也不像忘掉了啊。”

        【因为我们说的不是同一个人啊。】

        韩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也是那天和章依曼出门逛街,逛到【乌鸦餐厅】看到《恋爱信号》,才知道章依曼知道了前身和翁楠希的那段恋情,并且还把他很早之前对前世女友的描述,统统套到了翁楠希身上。当时韩觉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同时也怪自己年轻的时候(去年)说话不留余地,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敢往外说。

        也终于明白傻妞为什么会那么忌惮翁楠希。

        后来韩觉和章依曼在电话通话,韩觉才知道章依曼说当时在上《恋爱信号》之前,做了多少准备,又鼓起了多大的勇气。什么连续一个星期,又是运动又是吃蔬菜的,要调整状态,并且还看各种辩论的视频,预演战斗。简直比备战《歌手》总决赛还要紧张和努力。

        韩觉从那时起,就决定之后说起所谓【前女友】的时候,不再提前世的女友了。

        韩觉当下开始纠错道:“我也想说她坏话来着啊,但具体相处的细节已经遗忘了很多,控诉没有案例支撑,就是谩骂了。而且我觉得吧,在一段恋情结束了之后,两个曾经相爱过的人恶语相向,那个样子实在太难看了。越把对方说得不堪,就越是在坦白自己的眼光到底有多差。虽然我去年之前的眼光确实差到不行,但还是要留点体面的。”

        章依曼心结打开,咯咯笑着。

        “是真的忘记了?”章依曼眨着水灵的眼睛发问。

        “真的忘记了。”

        “那你会不会忘记我?”

        “我的病已经好了,如果非要说哪天会把你忘记……嗯,除非我死吧。”

        “你不可以死的!”

        “傻妞,人都是会死的。”

        “除了老死其他都不可以!大叔你那么怕死,你要活久一点!”

        “……好的。”

        韩觉解释清楚留言上的事之后,心头也是松了一口气。他总是一不小心就被前身坑,一次比一次突然,一次比一次严重,每次都弄得他心惊胆战,心力憔悴,郁闷至极。

        “那我们等下见了。”韩觉准备下车了。

        “等一下!”章依曼拉住了半个屁股离开座椅的韩觉。

        “怎么了?”

        韩觉回头一看,看到章依曼张开了双手,目光灼灼地看着韩觉。

        意思是想要抱抱。

        韩觉笑着坐回位置,侧过身,没有犹豫地抱住了章依曼。

        章依曼被韩觉拥在怀里,贪念着与韩觉亲密的感觉,闷闷地嘟囔着:“我还没有原谅你喔……”

        “对不起。”韩觉轻声说。

        韩觉不喜欢说谎的感觉。

        说谎最糟糕的部分,是你爱的人相信了你的谎言。

        但事关韩觉最深的秘密,他除了撒谎别无他法。

        韩觉抱着章依曼,在心里决定,除了这件事,他不会再对章依曼说谎了。

        “我原谅你啦~”章依曼脆脆地说,尾音上扬。

        “谢谢你。”韩觉说。

        章依曼抱了一会儿韩觉,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侧过身,倚在韩觉的怀里,抓住韩觉的左手,转头跟韩觉说:“我能不能看看?”

        她想看韩觉的纹身。上次看是在昏暗的酒店,当时看得并不仔细,而且摸到伤疤之后,迅速遮住了。

        韩觉点点头,同意。

        章依曼就把韩觉的袖子一点一点挽上去。

        终于,她在明亮的白天看到了那几只乌鸦,看到了扭曲的树干,和错杂的枝丫。

        章依曼跟当时一样,用食指沿着黑色的纹路走过了每一根树枝。面带疼惜和沉重,每每想起就满是后怕。

        她差点就失去她的大叔了。

        “那时候一定很痛吧?”章依曼摸着伤疤,轻轻询问。

        “还好。”不是韩觉亲身承受,当然还好。

        章依曼噘了噘嘴,自残和轻生,在抑郁症里算是很严重的程度了。

        抬起韩觉的手腕,轻轻吻了一下第一根凸出的树枝。

        韩觉感觉有点痒,但没有把手抽回。

        章依曼看了看韩觉,然后低下头又吻一下。吻的是第二根凸起的树枝。

        韩觉笑了一下。

        章依曼像小猫似的,亲一下,又亲一下,一路往上,把所有伤疤都亲了个遍。

        然而章依曼亲完韩觉的纹身之后仍未止步,路线不改,隔着衣服亲到韩觉的胳膊,然后是肩膀,脖子,耳朵,脸。

        韩觉才刚感到温柔的唇瓣离开了自己的脸颊,下一秒,章依曼跨坐在了他的腿上,面如桃花地看着他,一只手扶着韩觉的肩膀,一只手的食指,指了指她的唇。

        韩觉的心跳声咚咚咚地砸在车里。他会意地伸出一只手,揽住章依曼的腰,慢慢将她往怀里带。最后看着那水润到能反射高光的柔软嘴唇,韩觉像咬住夏天水淋淋的水蜜桃一样,一只手捧住章依曼的脸,就要轻轻含住那唇。

        就在这时。

        “嘣嘣!”

        秦姐在车外敲门。

        车里的两人被吓了一跳,喘着气,拉开距离。

        “准备出发了!”秦姐并没有探进头来,只是在门外喊。

        “噢……!知道了……!”章依曼大喊。

        韩觉呼出一口气,遗憾地双手握住章依曼的腰,就准备把章依曼从他腿上放回座位。结果章依曼扭着身子完全不肯配合。

        章依曼很郁闷。

        电视里男女主角要亲亲的时候,不是被电话打断,就是被别的意外打断。章依曼每次看得几欲抓狂。

        亲一下又能费多少时间?!!!

        现在这种意外找上她了,章依曼觉得这都不是事。

        面对韩觉疑惑的目光,章依曼又一次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不亲不许走。”她说。

        韩觉笑了。

        他那放在章依曼腰上的双手,一只手环住她,再次把章依曼往怀里带,让两人之间肌肤的距离彻底为零。另一只手则在章依曼的后背游走,一路往上,最后停在章依曼滚烫的脖颈处。

        章依曼红着脸喘着气,身子一下子软掉了。

        【那就亲呗。】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