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我不属于这

第四百二十七章 我不属于这

        “我听it砖工说,你是个大佬?”

        问这话的,是那个因为男性地位跟我在网上讨论的老先生,我叫他老先生,其实推断,他并不老,大约也就40多岁。但是,他的观念陈旧,我有明显的感觉。

        他是一个中学老师,从网上的发言来说,他愤青的心态比较重,对好多事情看不惯。但是,他因其老师的职业,又喜欢教训人。意见领袖,是他想追求的。但是,他的意见,往往受人忽视,而我的意见,却经常受人追捧。

        我本不想与他纠缠,淡淡地回了句:“不是大佬,我是个年轻人。”

        “但是,搬砖工说你长期住在五星级酒店的,这怎么说?”

        这完全是审问的口气,我毕竟年轻,回敬了一句:“住哪里并不重要。”

        “很重要,兄弟,看你的发言,我原以为是大学教授,想不到,你还是个有钱人。”

        这话说得,好像大学教授就不应该有钱似的。他语言背后,充满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味道。

        “比我有钱的人多了,我不算。”

        “不对,你到底多大年纪,做什么工作的,有多少财富,我怎么就猜不出来呢?”对方不依不饶。

        我几乎不想与他纠缠了,说到:“你就继续猜呗。”

        我内心中,倒不喜欢那个it男了。他喜欢在论坛里问这问那,仿佛,这论坛中有个宝,需要他去挖。而我的信息,他也许是无意给这个老师说出来的,但对我来说,却是个困扰。年轻人,毕竟社会经验不足。

        “不对,你这段时间的发言,包括历史、社会、经济、心理、文学,老实说,这些知识,我不相信不是一个大学教授,肯定说不出来。按年龄来说,估计也不会比我小,要不然,不会有这多的社会经验。但搬砖工说,你是个富翁,这就让我费解了。”

        我注意到,他总说人家的搬砖工,故意忽略了it这两个字。

        “兄台,我不是大学教授,年纪三十来岁,这下,你满意了吧?”

        “不可能,你骗我!”

        “我骗你的动机是什么呢?兄台?我有什么好处?况且,我有必要向你透露我的真实情况吗?你也不要查户口。”我比较烦这种人,因为虚拟世界的交往,没必要非要跟现实挂钩。网上正因为隔离现实,所以言语才真实,要不然,论坛就没意义了。

        “那我来猜猜可以吧?我猜,你是学社科专业的,并且经验丰富,来这个网上,是个偶然。你不是大学老师的话,估计也是其他原因。但是,你又有好为人师的习惯,所以来这里找存在感。你是富翁这没说的了,因为搬砖工已经查到你的地址了,所以,你来论坛,是来寻找艳遇的吗?”

        这话有一点对,就是我好为人师。但他居然推导出艳遇的结论,让我很是无奈。我不得不反击了,这种人,就得有人教训一下才是。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古来有之。想不到,你一个中学老师,还这样,怎么给学生作榜样?兄台,你想过没有,如果我是富翁,就根本不需要在网络上寻找艳遇。因为,富翁的性资源,是从来不缺的。”

        对方显然在我的压迫下,变得更为尖酸起来。“你是说街上卖的那种?”

        这明显是挖苦,我当然不能忍。“以你的生活圈子,估计也只能想象到这一步了。告诉你实话,富人的生活,是你无法想象的。感情和身体,都可以随时得到。但是,跟你说不着,因为,你不是没钱,而是,你的心穷。”

        “一个饱读诗书的人,心是不穷的,对吧?”对方拿个大旗,处于防守地位。当然,最后的“对吧?”还是有进攻的意思。

        “兄台,你的好多判断其实是错的。因为,你仅凭自己的见识就推断从未接触过的人和事,难免会犯些错误。尽管你年纪比我大,但幼稚起来,确实够可以的。”

        我用幼稚来形容他,是免得用骂人的话来说,毕竟,彼此保留一点体面。读书人的事嘛。

        “我倒要听你说说,你说我心穷,是什么意思?”

        “心穷,就是以为自己越穷越有理。”我先简单总结一下概念,免得说复杂了他不懂。“兄台,你估计是个失意者,但不是失败者。在今天这个社会,一个中学老师,已经可以受人尊重了,职业体面,收入小康。但是,你总认为社会应该给你更大的重视,你有一种被剥夺感,对吗?”

        “你继续,看你说得对不对。”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我知道,我已经说中了,毕竟社会上算命的那几招,我都知道技巧。

        “兄台,你原来以为,自己饱读读书,不要说万人景仰,至少也是人中龙凤。但是,现实给你的生活和地位,在你看来,是平庸的。这种平庸,是你所不能忍受的,年轻时愤青的习惯,直到中年还保持着,不得不说,你是一个执着的人。但是,你反问一下自己没有呢?”

        我这一串推论,显然让对方激起了更大的反弹。“你不要用你那心理学知识来推断我,我不上你的当。你也看过几天书,我看得出来,许多方面比我强。但我不理解的是,你跟我一样的读书人,凭什么挣那么多钱呢?”

        这种询问,有不服气,但更多的是寻求答案。看样子,他也是一个可以转弯的人。儒子可教,也许是读书留给他最好的品质吧。

        “兄台,你的知识虽然不少,但结构陈旧,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了。况且,过去的知识框架并不完整,不能够对今天的实践起指导作用。你不要不服气,我只是问你,四书五经,你也读过。但是《周易》你懂得多少呢?你会算命吗?《黄帝内经》你也许看过,但你会看病吗?孔子教学生,是按政治家的标准培养的,你学了那么多,你有机会从政吗?”

        又是一连串问题,估计他得反思了。

        “难道你会?”他不服气,反击了。

        “我不是专门搞这些研究的,也不是你所谓的大学老师。但是,我见过会的人。顶好的预测大师我见过,顶好的中医大家我见过。不仅见过,还跟他们学过两招。兄台,你会吗?”

        对方有了几一段沉默,我知道,他是受了打击了。几分钟后,他来了这一句。“我不信,你举例说明。”

        “我没法给你举例。因为,所有理论只有碰到实践,才显示出它的价值。但是,你可以考问我,关于这两本书的知识点,看看我们谁知道得多。”

        显然他被我问住了,他说到:“我知道你很有知识,但这也许是你的专业,毕竟大学老师与中学老师,层次不同。”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大学老师。我也没有什么专业,兄台,什么知识点记得多,这根本不是本事。比如,我很熟悉无线电的知识,知道数码相机和手机中,数字电路和模拟电路的基本原理,我知道商业上的一般规律,比如在哪里开什么商店,赚钱的概率大。我还知道一些关于电镀机械加工及养老产业的发展现状及趋势,那么,你说,我是学什么专业的?”

        通过这一段夸口,对方说到:“如果你没骗我的话,那么,请教,你究竟多大年纪了?”

        这是第一次在他嘴里听到“请教”两个字了。对此,我觉得,对面这个人,还是有教育价值的。毕竟,比那些只认理亏只认死理的人,要强些。读过书的人,知道天外有天,所以,起码的对知识的敬畏,还是有的。

        “我给你说过实话,三十来岁,所以叫你兄台。”

        “你怎么可以学到这么多的知识的?”

        “因为我每天都在学。不仅在书本上,更重要的,在实践中。跟高手混多了,也就找到了便捷的学习途径了。”

        “在我看来,你就是高手。”对方说到:“我很少碰到你这种人,理论如此丰富,并且挣到了钱。”

        他引以为傲的知识,已经比不上我了。他一直期待的发财,我也走在他前面。此时,他如果又说些社会不公、为富不仁的话,我肯定是不会理他的。

        今天的社会中,有一群老愤青,他们的观点有点不太合逻辑。只要一看到有钱的,就说别人为富不仁,恨不得出现个绿林好汉劫富济贫。其实,这是人类嫉妒的天性。他们总爱在社会中找原因,说什么社会不公平。

        但是,你哪里去找一个完全公平的社会呢?分析整体,可以用解剖个体来找答案。从生下来,每个人的智商、体格、家庭环境,都是不一样的。你羡慕的人,或许还在另一个地方羡慕你呢。

        前段时间的梦提醒我,与其做对面老师所说的高人,不如做一个普通的汽车修理店老板,如果父母双全的话。

        过去有一段历史,仿佛是公平的。大家一样都穷,就是当官,也贪不到什么东西。这段经历影响了一两代人,主旨是:天下不患贫而患不均。

        但是,那时就均了么?城里的人,生下来就吃商品粮,有工作安排。而农村,种粮食的人,还经常处于饥饿的边缘。父母有工作的,不管什么文化,都可以接班。而我们这农民出生的,连父母双全的家庭,都难以维持。

        但多年的宣传,让大家对平等的理念信以为真。其实,一个社会只要机会公平,就是最大的福利了。如同大地一样,不管香臭,它都公平化育,让你的种子,长出来。这是最大的德。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土地给每一粒种子,都给予生长的机会,这就是最好的社会。

        但是人们追求结果的公平,这就违反自然法则了。土地里长出来的东西,高矮不同,对人类而言,有补有毒,有好看的花,也有的臭味比较大。如果追求结果公平,那么,有狐狸,就不该创造兔子。有大树,就不该有低矮的小草。有稻谷,就不该有稗子。

        土地因公平给予机会,造就了丰富生动的世界。而只有完全一样的单种植物,这种结果公平,会导致生物的灭绝。

        我给他讲了上述一大通道理,他总算听明白了些。引用了一句大人物的话发了过来:“万类霜天竞自由。”

        这是好的转变,我肯定到:“兄台,你要的太多,但现实中得到的太少,所以,你有不平感。但是,你细想一下,你所要的东西中,有多少追求是必须的呢?况且追求与现实过度偏离,是不是只会给你带来痛苦呢?”

        对方发了两个字“呵呵”。

        按一般网络的规律,发了这两个字,就意味着谈话的结束。但他好像并不清楚这个规矩,继续问到:“难道,我读这些年书,都不起作用了吗?”

        “也许你认为你读的书多,但比你读书多的现状生存状态比你差的人,还有很多。你想想?”

        “不错,有这种情况。”

        “好的,你是一个诚实的人,这就是走向幸福的第一步。知识,你也许知道很多。但对现实和实践没用的知识,就不起作用。比如你所说的知识点,如同一堆铜钱,存在你大脑的仓库里。但是,你要到市场买东西,不可能把整个仓库搬去。”

        “我知道那个比喻,你的意思是,我没有串钱的绳子?”

        这是一个读过书的人,他知道这个比喻,我下面的话,说起来,他就更容易接受了。

        “对,知识点重要,但分析和组合能力更重要,这就是绳子。用已知知识来解决实际问题,需要强大的思维科学,也就是框架组合和分析,逻辑和数学,就起到这种作用。”

        “你说得对,兄弟,你虽然比我小,但知识比我多,见识也比我多,怪不得,你能够发财。”

        他三句不离发财,并不是说他太物质。毕竟我们生活在市场经济社会里,钱是非常重要的。况且他不避讳谈钱,不故作清高,也算是有不错的品质了。

        “我不是说你没有绳子,只是猜测,也许你的绳子不太长或者不太坚固,串不了多少钱。但是,你还有口袋啊?如果口袋装得多,照样可以到市场潇洒啊?”

        “什么意思?我第一次听到口袋理论。”

        我解释到:“用口袋装钱,这个好理解。那么,什么是你装钱的工具呢?多缝几个口袋,就装得多。也就是说,知识涉及面广,见识多,就相当于多几个口袋。比如,你在学校教书,如果业余时间写几本书或者编几本教材,就相当于你多了几个口袋。再比如说,你在社会上,成功的朋友多,也相当于多了几个口袋。”

        “对对对,这个意思,我明白了。我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职业里,封闭在交际的狭窄空间,所以这些年来,长了几岁,却见识没增长。”

        他承认自己的短处,说明,他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当小知识分子佩服一个人的时候,他还是有虚心的态度的。

        “并且,你得有这个力量,当所有的口袋都装满钱时,你得有力气走得到市场。所以,你自身的力气,也很重要。这就是你的心量。因为力量是物质的,对于知识来说,心量是意识的。你的心量其实并不狭窄,从你对我的态度来说,你是可以接受新事物的,所以,你以包容的心态来看这个世界,来接受现实接受他人,你是可以装很多钱的,让你的知识变现。”

        既是鼓励,又提及他最感兴趣的钱的问题。他说到:“对,我也要这样想。故作清高没什么用。历代知识分子,不过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变现的能力,需要心量。”

        我觉得,我能够改变一个四十来岁的固执的人,简直就是巨大的成功。这个成功鼓舞了我,我决定,继续我的教学历程。

        “还有一点要注意,就是要接受并判断新旧知识的更替。知识是人类文明的成果,但也有新旧更替的问题。没有一成不变的知识,从日心说到银河理论到宇宙大爆炸,每一个阶段的知识,都在更替。这是符合道法自然的规律的。地球历史上,存在着好多种生物种类,当他们存活时,都是珍贵的,是进化中的胜利者。但当他们淘汰或者灭绝时,都是因为自然变化了。比如强大的恐龙死了,改吃竹子的熊猫,活了下来。人类知识也一样,老迷信古人,老沉浸在故纸堆,是要吃亏的。”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多学习新的知识?”

        “有这个意思,但你要保持警惕。因为新的知识中,许多是伪知识,不太好判别。你最好的办法,是找那些能够判别真伪的人,听听他们的意见。”

        “我觉得,你就是这种高手。”

        “不,我不算高手。你多交一些高手朋友,虚心接受他们的意见,观察他们的作为,总是有用的。判断他们的新知识是否有用,还有一个简单的粗略标准,那就是,他们是否走在一个上升的成功之路上。”

        “我觉得,你这么年轻,就挣这么些钱,是不是,你要我交往的人,就该是你这种人呢?”

        这句话让我警惕起来,我觉得,他剩下的,就是要提出跟我见面了。我说到:“不,不能仅用钱来衡量,你见得多了后,就会发现,许多有钱人,只不过是运气好一些罢了。但从他们事业或者学识气度上升的状态,是可以判别的。”

        “还是不太懂,没有硬标准,还是钱来得实际些。”

        他是钻在钱眼里去了,但我并没放弃劝说的努力。毕竟,他开放的心态刚刚建立,智慧的火苗点燃了,不能被钱风所吹熄。

        “你反思一下,那些中彩票的大奖的,只不过是因为运气,可以作为你衡量人的标准吗?况且,庄子一生贫穷,你能说他没有值得你学习的地方吗?”

        “但是,庄子毕竟太穷,我不想学他,况且,他知识太高深,我这一生也学不到。”

        “你不满现实,是因为你太现实。”我笑话到:“你想过没,像你这样的读书人,还有很多。他们成功,或者如你所说,挣大钱的人,最开始的理想,并不仅仅是只挣钱。比如苏秦的故事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佩六国相印,看不起他的嫂子,跪在他的面前发抖。”

        “他最开始学的时候,是跟鬼谷子。本来,人家的理想是要治国平天下的,财富只不过是他追求的附产品。”

        “是的,取法乎上,仅得乎中。”

        这毕竟是个教语文的,大道理还懂得不少,文言也能够说出原句。

        “你多跟高手们交朋友,见得多了,自然就有判断了。比如鬼谷子就是高手,他本人没有什么财富和势力,但他的学生们证明了。孔子也不是你们想象的迂腐的人,他的学生,在事业上的巨大成功,已经证明孔子是个伟大的人。当然,你我距离这种圣贤还差得远,但是,作为学生,多几个子路或者子贡那样的同学和朋友,不好吗?我觉得,在你同学中,熟人中,总有一些,混得风生水起的人吧?”

        “那倒是,正因为他们的存在,让我有点自卑。”

        “不要自卑,多跟他们混,多听听他们的意见,你就会开阔起来。跟高手混久了,你也就成了高手。你接触面越大,越会谦虚,因为未知的领域边界越大。但是,你的成就也会越大,挣钱,只是迟早的事。”

        “那么,冒昧地问一句,你是靠知识挣钱的吗?”

        “单纯的知识,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太好挣钱的。大体上说,我是靠朋友和运气挣钱。”

        “别谦虚了,兄弟,你是我见识的,最有能力的人了吧。”

        “那是你主动见的人太少。兄台,我已经过了太想挣钱的阶段了,所以,这个话题,我不太感兴趣。”

        “你如果对挣钱不太感兴趣的话,我觉得,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我是说,在这个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