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权倾南北在线阅读 - 第一四七七章 稳坐钓鱼台的皇后

第一四七七章 稳坐钓鱼台的皇后

        翠微宫内很安静。

        摇篮里,大汉的皇长子睡得正香,而一个小女孩趴在摇篮旁边,伸出手在婴儿的头上转了转,后来又觉得无聊,又转过来一步一晃的向着门外走去,几名奶妈忙不迭的跟上,而张丽华已经门口等着,看到晋陵公主跑过来,急忙迎上去:“今天小乖乖想去哪里?”

        晋陵公主呀呀呜呜的向外挥了挥手,显然想表达自己不管去哪里只要能出去玩就好的意思,而张丽华早就已经料到,带着奶妈们“前呼后拥”,好不壮观。

        晋陵公主一走,翠微宫里算是彻底安静下来,小皇子在睡觉,其余的婢女们也不敢开口说话。

        茶杯中的水冒着热气,乐昌端坐在桌案前,桌案上放着一本《论语》。而沈婺华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微笑着说道:“建康府内已经是波澜起伏,皇后在这里是不是过于稳重了。”

        乐昌翻了一页书,摇了摇头:“敌不动,我不动。”

        沈婺华怔了一下,诧异的看向《论语》:“我怎么不记得论语里面还有这么一句。”

        “这是陛下说的。”乐昌笑道,“只是突然想起来了,也没有说就是孔圣人说的啊。”

        沈婺华翻了翻白眼。

        这还真的无从反驳。

        不过真的什么动作都不采取么?

        沈婺华不相信:“自从户部的新政策施行以来,建康府之中多有异议之声,甚至就连宰辅都曾经几次传达下面的不满,显然就算是他个人支持陛下做出这样的决策,也架不住下面的压力。难道乐儿你就一直打算静观其变么?就怕这静观其变久了,不知道会不会横生变故,到时候我们怎么应对?”

        虽然说后宫不得干政,但是李荩忱把乐昌和沈婺华留在建康府,就是让她们盯紧了建康府的风向,而宰辅顾野王也不是傻子,所有送往皇帝行辕的奏章,都会抄送一份送到宫中,美名其曰是为了在宫中留存档案,但是主要目的还是要让乐昌和沈婺华过目。

        而白袍在建康府的力量以及留守建康的侍卫亲军、京城卫军,也都在乐昌的手中。

        大汉长期以来都是实行的边军内调的政策来充实侍卫亲军,所以侍卫亲军的统帅几乎都是边军将领,比如现在在建康府的就是出身巴人八部的卢青,卢青出身板蛮,手下的巴人将士是巴人八部之中战斗力最高的,李荩忱把他们留在建康府而不是带去北方,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忠诚和勇武都无话可说。

        而且卢青久经战阵,是巴人之中仅次于杜齐和李迅的名将了,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当机立断的本事还是有的。

        而且巴人八部和建康府的这些东南士族,当然没有什么恩惠,甚至还有仇恨,因为当初巴人八部追随李荩忱进攻东南的时候,因为骁勇善战,总是冲杀在前,而在他们对面阻拦的将领则多数出身于东南士族当中,巴人的死伤自然都可以算在东南世家的头上。

        只要乐昌一声令下,卢青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对东南士族亮刀子。

        另外大江北岸广陵的汉军陆师、南岸京口的汉军水师,都已经做好了准备。统带水师的是汉军名宿王昌,也是当初跟着李荩忱入蜀的老人了,而广陵的陆师则是在萧摩诃的次子萧世略的手中,萧世略那里有七八千兵马,虽然人都是新人,甚至将领都是新人,但是忠诚都是一等一的。

        更不要说岭南的李询已经奉命率军北上,对外称呼是为了和荆州的汉军换防,但是其沿着水路从漓江转灵渠再入湘水,但是船队并没有出洞庭之后就去近在咫尺的江陵,反而顺流而下抵达安庆,大汉水师已经前去接应,在安庆进行演习。

        这也是为什么南方的林邑多有挑衅,但是汉军迟迟没有展开反击,因为主力都已经不在了啊,谁都不敢贸然开战。

        如今建康府周围的京口、瓜州、安庆等地都是大军云集,如果建康府这边发生变故,趁着大江还没有兵锋,水师完全可以在两天之内将所有的军队转运到建康府!

        而这些兵马的兵符,不仅仅在李荩忱的手中,还在乐昌的手中。

        这也是为什么乐昌有胆量在这里品茶看书,因为她也的确有资格稳坐钓鱼台,真正着急的应该是外面的那些东南士族!

        不过再稳坐钓鱼台,也必须要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世家随时都有可能动手,甚至不惜拼的鱼死网破!

        所以沈婺华还是有些紧张的。

        毕竟作为一个弱女子,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国家的命运会牵系在自己的身上。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乐昌不知道自己说了一句后世的名言,“等到陛下十天后抵达建康府,一切就会尘埃落定,到时候无人能够挑战一个刚刚占领了整个关中、生擒了杨坚的人的威严。”

        “可是还有十天。”沈婺华咬了咬牙,“说不定他们就打算让陛下重蹈刘寄奴的覆辙。”

        当初南朝宋的开国皇帝刘裕北伐,已经把战线完全拉平到黄河一线,结果谁曾想到建康府生变,无奈之下刘裕只能南返,导致北伐的成果付之一炬,虽然刘裕平定叛乱,但是北方的鲜卑已经大规模南下,想要再重新杀回到黄河边,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如果此时建康府乱了,那么宇文宪真的有可能也发动反扑、让李荩忱两头为难不说,建康府这边孰胜孰负也难以判断,若是建康府落入东南士族的掌控之中,保不齐会导致在整个大汉的分裂!

        “再坚持十天。”乐昌低声说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她又如何感受不到?

        只不过身为皇后,身为现在留守建康府的所有人的主心骨,她不能乱。

        沉吟片刻,乐昌道:“召宰辅、两位裴公、唐公、任公以及六部尚书入宫,兹体事大,不得迟疑。”

        宰辅是顾野王,两位裴公则是门下省裴猗和御史大夫裴忌,唐公是尚书省唐亦舜,任公是卫将军任忠,太尉府没人在,卫将军就是军方在建康府的主将了,六部尚书自不用说,这几乎是整个大汉朝堂的中枢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