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三章 燃烧与黑夜(一更!)

第二百七十三章 燃烧与黑夜(一更!)

        之飞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厚厚的笔录和刚刚医院传来的身体检测报告,在他的桌子上那杯由同事送来的咖啡已经由温热变成了冰凉。

        但是之飞没有要喝它的意图,他现在很疑惑。

        就在昨天晚上有多人被袭击,作为一个老刑警,出现这样重大的恶性群体事件,他第一时间就被抽调了过来。

        目前报案的受害者只有八个人,但是根据相关的监控来看,这个数字不断在扩大。

        就现在之飞他们根据监控录像来推测,至少有50人在昨天夜里遭遇了某个或者多个犯罪份子袭击。

        但是很令人奇怪的是,这些受害者并没有遭遇财产损失和受到侵害。

        根据他们目前所汇总的信息,所有受害者被袭击的方式都呈现出相同的规律。

        他们都是突然被袭击者袭击并且失去了意识,当恢复清醒后,他们发现自己正静静地躺在地上。

        但是之飞注意到,某些受害者在笔录中纷纷提到,在苏醒的时候,他们感觉到了肩膀有微微的刺痛。

        第一批的报案者已经被送往医院,现在他们的身体检测报告已经汇总过来了。

        然而并没有发现他们因为遭受袭击而产生的异状,甚至连袭击者如何击晕他们的痕迹都没有显示,倒是有一个受害者被检测出了晚期的肺癌。

        因为有多名受害者表示清醒后肩膀存在刺痛,所以警方要求医院对此进行了专项的检查。

        但是并没有什么发现,所有受害者的肩膀检测都很正常。

        不过有一位老中医在对受害者把脉的时候,觉得所有受害者体内的阴阳之气有些异状。

        但是在抽取几个受害者进行了更详细的检测后,仍然没有发现。

        基于老中医在医院的地位,最终他的发现被记载到了医院的身体检测汇报里面。

        不过很显然,无论是之飞还是后面的那些警察都自动忽略了这一条。

        他们更信任的,是拥有详细数据的检测报告。

        …………

        …………

        之飞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拿起桌上已经冰冷的咖啡喝了一口。

        苦涩的液体缓缓流下喉咙,之飞觉得精神缓和了一些。

        之飞喝咖啡是不会放糖的,因为只有苦涩的味道才能刺激他的精神。

        作为一个老刑警,之飞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案子。

        他遇到过棘手的案子,但是像今天这种却是从来没有看见过。

        没有作案动机,也没有任何痕迹,受害者除了遭受惊吓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损失。

        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任何有关的嫌疑人,似乎袭击者是一群黑夜中的幽灵,又或者那只是报案者的集体玩笑。

        不过无论是根据监控视频显示,还是各个受害者所描述的情况来看,这显然不是一场闹剧。

        而且袭击者在袭击过程中所表现的未知的袭击方法,让警方产生了警惕。

        如果这种袭击方法被运用到其他的犯罪行动上,很可能会无往不利。

        在诸多推测之中,袭击者是在实验某种新型的眩晕迷药之类的推测是拥有最多人肯定的。

        目前这个案件还没有上报,因为涉及的人数过多。

        如果处理不好,对于当地的警方而言会陷入一个很糟糕的局面。

        而且似乎有某种力量在暗中施加着压力,迫使他们快速结案。

        作为一个老刑警,之飞自然发现了受害者中有不少老面孔。

        他们或多或少都在局子里面走过,可以说都有案底在身。

        而这些人,也是被发现的受害者中占据主要数量的。

        所以之飞明白他们为何不来报案,毕竟他们有很多人的案底记录里面有是显示有毒瘾的。

        不过正因为受害者身份的特殊性,让之飞起了疑心。

        但是当他试图深入进行调查的时候,便被安排过来整合受害者的笔录。

        看着杯中宛如漆黑泥泽的咖啡,之飞摇了摇头。

        在这个世界上,有光明的地方自然也会存在阴影,有人选择了光明,自然也就会有人选择黑暗。

        沉默了许久,之飞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见惯了黑暗,容忍性也许提高了,但是瞅着他们丑恶的面孔总是不免让人犯恶心。

        灰色是最难除去的颜色,因为它非黑非白,掩盖着一切颜色。

        但这世上,总归是煌煌大日的天下。

        选择光明者,有时候会需要作出一些牺牲。

        因为光,本就源于燃烧。

        之飞觉得他还年轻,而青春总该是燃烧的……

        …………

        …………

        疤脸有些怏怏地瘫在自己散发着汗臭的床单上,他感觉自己在昨天被人放倒了之后似乎有某些奇怪的变化。

        当他在今天开车的时候被人超车之后,他就发现了。

        如果是以往的话,他能够在对方脱离之前,将对方十代以内女性亲属问候个遍。

        如果对方停车找事的话,他会提起旁边的棒球棒给对方一记狠的。

        疤脸从来不是一个善茬子,他做过马仔砍过人,也帮过贩卖妇女的人看守过“货物”。

        大恶没有,小恶不断。

        但他从来不会后悔,他从不相信报应。

        只是今天这些遭遇,让他隐隐有了一种“报应来了的”感觉。

        当那个超车的彻底脱离他的视线之后,他也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只是静静地开着车,好像那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他似乎无法再发怒了,就好像他身上那些产生愤怒情绪的器官已经失去作用了。

        但是在他们老大开的私人医院进行检查后,除了发现他血压莫名降了一点外没有任何异状。

        只是他知道,他失去了一些东西。

        在匆忙地赶回住的地方,当他一脸默然地打开电脑看起自己收藏的以前最喜欢的小电影之后,他发现问题大条了。

        他的内心毫无波动,小兄弟自然也没有任何反馈。

        当他换着打开人兽、gay片之后,他继续一脸默然地关闭了电脑。

        他发现了自己有问题,但是他却连绝望或者恐惧的情绪也无法产生。

        他觉得他自己应该会有想死的念头,但是他的身体没有产生出一点能提供他自杀动力的情绪。

        他觉得自己应该感到迷茫,但是他没有。

        好像他已经变得残缺了,不再是一个拥有完整灵魂的人。

        疤脸静静地拉开了窗帘,外面是宛如深渊的黑夜。

        乌云笼罩了一切,所有的事物淹没在那吞噬一切的黑暗中。

        在疤脸视野尽头,没有一丝光,因为这是最为寂静的深夜。

        而此时,夜还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