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焚天路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十三章 清洗

第一千九十三章 清洗

        艳阳照天,四方绚丽。那花布蔓地,山清水秀。

        有一名中年男子盘膝坐在湖畔,目光落在对岸,又抬头看着这天际。感知着天地所有。

        他觉得这里很美,这日子过的也很是惬意。

        因为在这座天下中,他是天下第一之人,任何人都只能伏拜在他的脚下。任何人,都不能忤逆他的命令。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尽管他的修为很强,不仅只是在天下之中,就连上一地昊土,也是如此。也能称得上是绝顶大能。

        只是在他之上,还有几尊强大的存在,如尊主、如其他几尊涅境初期之上的大能者。

        当他来到这里,便将这一座天下归作了囊中。什么天下共主、在他面前、只能伏首称臣。

        他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只是这还不够。他想要成为昊土中最强之人,替代尊主。

        若是放在以往,这自然是不可能。但现在、或许可能做到。

        “不会错的,那袁家祖上、便是袁世侯。在他成名震昊土时,我还是玄照初期。”

        “袁世侯之强,可以越阶而战。此越阶...是以天照境越战涅境初期。那一次,我有幸所见,见到那名涅境大能,被其所创。”

        “也得知一个传闻,这袁世侯之所以如此强,是因为得到了一件古之秘宝。这件秘宝中,更是隐藏着一式传承。”

        “因这秘宝,使得他可以越境界而战,因这传承,使得袁世侯修道短短一千多万载时,便是踏入了涅境。”

        “只是可惜,袁世候太过桀骜,惹了不该惹的人,被无比强大的大能者横空追杀百万年,终究是被斩落。”

        中年男子叹息一声,伸手以下向上缓缓抚琴。琴弦未动,但有摩娑之声、惋惜当中多得是喜意。

        “若是袁世侯不死,如今的境界、定然是远远超我如今的境界。很有可能会夺得这一地尊主位。但他已死,境界定格在天照。”

        “只是,他虽死。却还留得一族。我相信、那一件古之秘宝,定然留存在这袁家中。虽说,如今袁家嫡系死的只剩一人。而那一人,也只是个傻子...但我感觉那傻子定然是知道这件至宝的下落。”

        这一件秘宝,让袁家那一位老祖崛起天下,又名动昊土。只是需要被其承认的人,才能够开启。

        自袁家那一位老祖之后陨落后,再也无人开启。再无玄境仙的出现。

        不过中年男子并不担心那件秘宝到手,会无法将其开启,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无比自信。

        中年男子曾亲自出手对袁绍搜魂,并无发现任何异样。但他依然感觉、这傻子很有可能知晓。

        尽管以涅境之力、没有搜出那件古之秘宝的下落。

        只是他相信不会错。对于修士、尤其是他们这等立在玄中的人,对于这飘渺的感觉,都不会是空穴来风,而是确实其有。

        故而,中年男子没有杀了那傻子。而是挟妻女相逼。只是他没料到,就算让傻子面前亲眼目睹自己妻女被折磨成不人不鬼的模样,也没有开口。

        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等待这种事,早已习惯。大不了掀了整个袁家,翻遍这座天下,终归是会寻到的。

        他把这种事,当作了一种闲来之时的乐事。

        中年男子抚琴一弹,立即响了一道美妙的声乐。

        “这天下,这妙美。都是我的。”

        中年男子再次闭目,继续感知着天下中的所有。

        他闭着眼睛,听到四空的鸟叫蝉鸣,听着流水潺潺淌过、从缓到快、拍打着旁石。

        只是他没有察觉到身周那些花海摇动的有些频繁了起来。也没有注意到,那些花色也更加绚丽了。

        或许、中年男子只是以为这是阳光的渲染,使得四周一切都更加幻美了起来。

        有光点在四处冉冉升起,也有轻微的泥土破面之声,与那道琴声未逝、接连了起来。

        就在这时,中年男子仿佛听到了什么。

        那是湖水流潺地声音。

        只是这道声,与原先的有所不同。

        叮叮咚咚,像是响了铃铛声,又像是天边下了小雨,雨珠连坠落湖面。

        只是当到了下一刻,就连未来得及眨眼。这叮咚声、便瞬间而止。

        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

        在这一刻,中年男子终于察觉到了一些异样。

        他看到了那湖面。看到了那原本清澈可见底的湖水变得浑浊了起来。

        这浑浊,并不是来自污泥的乱染。而是来自于光。

        因光过于盛炽,故而看不清那湖底。银色的流水,像萤火中一样、先是发出一点微亮。

        在微风阵阵中,河水泛起层层波浪,那些微光又在水面中急剧地散开,就好像天上的星辰开始了撤落。

        这一切都太美了,只是美景、经过岁月过迁,总会化作腐朽。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但这一幕、也未免太过迅速了。

        天地间有了变化,那娇艳的百花、从艳到淡,又到枯萎。

        湖面绽放如极昼的光,也开始更加暴耀了起来。

        一场风,一场星空退流。一场星辰碎裂、卷起白光。

        那些枯萎的花,在最后一瓣凋落之时。再开璀璨。

        明明只是黑白两色,却是超越了世间所有光华。

        那些光似春雨洗尽天地尘埃,是天地正气浩然,洗扫世间墨迹。来自十面八方,集于这一地。

        天如水,只涌银雾、洗了清明。只是,这气机圣洁,却是给这一座天下带来的崩溃。

        九座天下齐动,甚至动震了上面那座昊土。

        在这一刻,四周一切夷为了平地。举目而望,已经再也看不见任何自然之景。只剩这似浩瀚无垠的白光。

        中年男子感受到了生机危机,在心神剧颤中慌忙后退。只是任他如何退步,都是深深陷入这惊天地正意当中。

        空气出现了极为微妙的变化。

        在他的身后,并无人出现。但却是让中年男子心惊肉跳。

        他没来得及转身,也没来得及前行一步。

        一声破空,这是血肉被穿透才能发起的音声。

        他的心脏已经失去,却并没有鲜血流淌。

        只能看到他的身躯,以那个缺口、在茫茫白光之下、开始瓦解、在于白茫翻涌之中,卷成了细沙。